来读读小说 > 二世仙凡道 > 第九百九十二章 相似之人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九百九十二章 相似之人

小说:二世仙凡道作者:楚之囚字数:4914更新时间 : 2019-04-24 23:29:47
    朝某个方向飞了足足三千里,韩鸣才迎到了那头十阶冰凤,正单手持着画轴,蹙着秀眉盯着画卷中的冉七惜打量,脸上全是古怪之色。

    这十阶妖兽似乎对画轴非常的感兴趣,韩鸣赶到了近前,才缓缓的抬起头来,看向了韩鸣。

    “道友如此之快就出来,想来东西是取出来了?”蓝袍女修带着期待的看着韩鸣。

    韩鸣微微一挑眉,轻轻一翻手,取出那两只黑乎乎,残破不堪,毫无卖相的翅膀,控制其静静的悬浮在掌心,笑着看向对面的十界冰凤。

    蓝袍女修盯着韩鸣掌心的翅膀,美目中异色一闪,竟然有些失态,下意识的上前一步,精神力探知出去,整个罩住了那两只黑乎乎翅膀。

    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将那翅膀从里到外检查了小半柱香,蓝袍女修才轻轻出了一口气,果真,的确是那件凤雷翅,就是在上古年间,也是冰凤一族位列前三的至宝。

    此宝来历非凡,是一件通天灵宝,用料据说是一只返祖的大能冰凤双翅,体内天凤血脉之力比之次代冰凤祖先不差多少,要不然也不可能在魔窟之下承受长达万年的侵蚀而不成为一堆灰烬。

    有了此宝,她可以融合风遁术与雷遁术于一体,无论是风遁术,还是雷遁术那都是遁.com术中顶尖的,若是融合了,她也进阶的化神,不要说人界,就是那种超越化神的存在,也别想追到她,天下之大,还不任逍遥!

    蓝袍女修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咳嗽了一声,努力平复了心情,才是笑着开口道:“确是此物,道友只要将其还于妾身,妾身便将许诺的六件灵物双手奉上!”

    韩鸣心中微微一动,这破烂双翅成了这副模样,这冰凤却还如此重视,看来这翅膀大有来历的,应该是一件少有的宝物了,他竟然有一丝占为己有的冲动!

    不过那一丝冲动只是一闪而逝,韩鸣就摇头一笑,这双翅对他没用,先不说破烂成这样,根本不能用了,就算是能用,也很有可能是一种血脉牵引密器,他没有冰凤血脉,自然是不能动用的。

    “在此之前,道友是不是要将六件灵物拿出来与韩某看一看,是否满足韩某的要求!”韩鸣翻手将破烂凤翅收起来,笑着开口道。

    “理所应当!”蓝袍女修点头,轻轻一翻手,便取出了七个小巧的千年玄玉雕刻成的盒子,自动翻开,露出了里面七样灵物。

    第一件,是一枚拳头大小的白色果子,上面隐隐有一些灰色的纹络,交织在一起,形成某种特殊的天然纹络,竟然有些类似于腾飞的冰凤凰。

    “此乃本族凤树上结出的灵凤果,一千年才结出十枚果子,举世罕见,对突破中期的瓶颈大有用处,作用比之雪灵花一点不弱!”蓝袍女修指着那枚白色果子缓声的解释道。

    “此乃下品煞灵珠,一种天地奇物,对突破瓶颈也有奇效,仅次于雪灵花!”蓝袍女修指着第二枚冰盒中的龙眼大小的圆珠解释道。

    韩鸣盯着那枚隐隐有些煞气的煞灵珠,脸上浮现了一丝异色,竟然是这种东西,这不应该是上古罪族东煞一族圣池中的特殊石珠吗,和罪族一起铭刻在史册中。

    “那东煞池不是已经被毁了吗,这煞灵珠又是哪里来的!”韩鸣蹙着眉,有些疑惑的问道。

    “道友问这么多作甚,道友只要知道这煞灵珠千真万确,对突破瓶颈有大用便好了!”蓝袍女修并不打算解释,而是指向了第三枚玉盒,开始缓缓的解释起来。

    十阶冰凤不愿意解释,韩鸣也不好再问,只能静静的听着,仔细的检查那些灵物是不是真的,效果有没有十阶冰凤说的那么强。

    经过十阶冰凤一番解释,和韩鸣的仔细检查,足足花了小半柱香,才将六件灵物,外加一株雪灵花彻底交接完成了。

    一共九种辅助突破瓶颈的灵物,其中有三朵雪灵花,没一种是廉价之物,都是之间那供桌上的灵物,这头十阶冰凤没用完的。

    这次西冰海之行算是赚大了,先不说魔龙刃吞了众多妖修威力大增,就说魔晶髓,和这九种灵物,便足够弥补他虚度的这二十年光阴了!

    “合作愉快!”韩鸣很满意,身前漂浮着那七个小玉盒,而蓝袍女修手中则是捧着那一对黑乎乎的翅膀。

    “合作愉快!”蓝袍女修点了点头,随即一扬手中的画卷,便是接着道:“那道友有没有兴趣再来一场交易,有关于这将古画的。妾身看中了这件宝物,却是不知道道友愿不愿意交换,只要道友出价合理,妾身绝不拒绝!”

    韩鸣闻言眉头一蹙,看向那古画的眼中有些古怪之色,眼珠咕噜噜一转,便是笑着开口道:“道友竟然想要这件宝物,倒也不是不可以,只是这古画的价值不菲啊,也不知道道友舍不舍得!”

    听到韩鸣说能交易,那蓝袍女修眼中微微一亮,便是笑着道:“道友想要什么,宝物?灵物,还是炼器材料,亦或者是功法之类?妾身自问还是有些身家的!”

    韩鸣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单手托着腮,想着该如何要价才是最合理,结果韩鸣还未想好,似乎是听到了什么,便立刻笑着开口道:“我看道友心诚,的确是想要这古画,韩某也不好不成全了,稍微咬的低一些吧!二十枚化形妖丹!”

    “二十枚化形妖丹?你怎么不去抢!”蓝袍女修秀眉顿时竖了起来,随即又冷冷的开口道:“这不过是一件古宝而矣,如何值这么多妖丹?最多十枚,再多你想也别想!”

    “若是可以,韩某自然更愿意去抢了!”韩鸣耸了耸肩,实际上也的确如此,若不是拿不下这十阶冰凤,他早出手抢了,哪用这样糊弄她。

    “实话与道友说了,这古画乃是韩某无意间得到的一卷珍奇之物,尤其是其中的那只魅灵,更是举世罕见,能自主吸收煞气。”韩鸣大有深意的看着十阶冰凤开口道。

    “十五枚,少一枚韩某转头就走!”韩鸣再次义正言辞的开口道。

    听到韩鸣有关于煞气的叙说,十阶冰凤握着画轴的素手握的更紧了,不过却是依旧面无表情,只是微微一抬手,十二枚各色,小孩拳头大小的晶石从她袖子中飞出,漂浮在了韩鸣面前。

    “最多十二枚!”十阶冰凤冷声的开口道。

    “韩某说了,少一枚都掉头就走,自然不会言而无信,冰道友后会有期!”韩鸣一挥袖袍,将十二枚白捡的化形妖核卷入袖袍中,转头就化作一道遁光激射而走,丝毫不停留。

    他竟然丝毫不管那画轴之中的冉七惜,就这样把冉七惜给卖了。

    十阶冰凤盯着韩鸣消失的背影,脸上全是意外之色,虽然她感觉用十二枚晶石交换这大有用处的画卷很值,可她就是隐隐有些错觉,似乎是亏了,也不知道为什么。

    等韩鸣飞遁远离之后,那画卷中翠芒轻轻一闪,一位明眸善睐的翠袍女修脆生生的站在了十阶冰凤的身前,双手放在腰边,轻轻一欠身,乖巧的道:“煞灵,七儿拜见主人。”

    蓝袍女修上下打量着顺从的冉七惜,脸上喜色更浓,笑着点头,这画中灵当真是奇特,以她现在的手段,竟然看不出这画中灵的根脚,也看不出底细。

    “不必多礼,以后你就跟在本座边上,做我一个记名弟子了!”十阶冰凤笑着开口道。

    “是,师尊!”冉七惜进入角色很快,态度依旧恭顺异常,接着又小心翼翼的问道:“师尊,那什么时候给徒儿找些煞气浓郁的东西啊,徒儿得靠煞气才能活下去,之前的那煞灵珠就正合适!”

    “不急不急,回去就给带你入那东煞池中。”蓝袍女修微微一笑,接着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又有些严肃的道:“不过进入东煞池之前,为师得在你身上留下一些禁制,保护你的安全!”

    “多谢师尊!”冉七惜乖巧的点头,继续装傻,虽然她知道那所谓的保护禁制更多作用是用来遏制她的,但她煞灵之躯除了血蜘蛛怕过谁?还是魔龙刃的宝灵,只要她不主动解除与魔龙刃的烙印,她就是不死的,不要说是一道两道禁制,就是来了上万道,对她也一点用没有。

    而且只要她想走,谁人能拦住她?等她把这十阶冰凤价值榨空了,就回去找她家公子去。

    揣着卖掉冉七惜得来的十二枚妖丹,韩鸣心情很不错,如今冉七惜会离开一段时间,他可算是轻松一阵了,不需要总是要压着她,省得出来给他惹麻烦,悺妃在这一方面可不是大度的人。

    如今得到了想要的东西,来西冰海的目的依然是达到了,虽然和十阶冰凤也暂时和解了,但也是暗地里的他毕竟是杀了那么多化形冰兽,冰凤一族不追究,其他冰兽族群是不会轻易放手的,尤其是那些拥有十阶妖兽的大族群。

    为了不必要的麻烦,现在还是早早的离开西冰海为妙,找到悺妃,到时是回魇魔宗,还是继续四处游览都随便了。

    悺妃还是很细心的,逃跑的时候还不忘留下一些用于追踪的隐蔽记号,方便了韩鸣,一路追下去,足足飞了小半年,终究是找到悺妃的踪迹了。

    “竟然到了此处!”韩鸣望着远处一座宏伟的巨城,脸上有些意外之色,此处不是旁地,正是西冰海的人族修士势力,玄冰宫,一个丝毫不比正魔第一大宗门差的大势力。

    这玄冰宫据说是上古时期某位极强的冰系大能创立,其中大修士不断代,如今更是有三位之多,比魇魔宗还要多上一位,比之煞魔宗,至阳门也不差。

    以前的玄冰宫只是一处宗门,但百余年来中土混乱,一家三分韩赵魏,让他们浑水摸鱼,得了些渔翁之利,在西冰海最边缘处建立了一座宏伟的冰城,其规模一点不比中土某些有名巨城差。

    此城名为小极城,悺妃最后留下的记号就是在这里,想来她应该是在城里守着了,倒是挺聪明的,玄冰宫和西冰海的冰兽乃是世仇,就好像是图蒙草原上的突厥人和图蒙人,都不对付,她躲在这里,那些妖兽自然不敢进来。

    韩鸣随手一抹,幻化了自己的面容,用一枚伪造的令牌混入了城中,根据与悺妃之间之前留下的手段感应一下,很快这座冰城中最宏伟的一座客栈的天字号洞府中找到了她。

    悺妃左左右右的检查了一下韩鸣,确定韩鸣没有受什么上,才是默默的出了一口气,有些埋怨的盯着韩鸣:“怎么这么迟才回来,正想着什么时候回地北杀你那个小婢女和鬼宠,让她们继续下去伺候你呢!”

    “自然是有事耽搁了!”韩鸣咧嘴笑道,随即轻轻一翻手,四枚小巧的玉盒被取出来,递到了悺妃的面前:“看看这是什么!”

    悺妃有些狐疑的翻开玉盒,顿时瞪圆了眼睛,这玉盒中不是旁物,真是四种灵物,其中正有一株雪灵花,以及另外三种不见的比雪灵花差的灵物。

    “你哪来的!”悺妃有些不真实的问道,接着还用力捏了捏韩鸣的脸。

    “那冰凤还是十阶妖兽,见拿不下我,就和我做交易了,让我去一个充满魔气的地方帮她取个东西,这些灵物算是给我赔罪了!”韩鸣并没有隐瞒,而是如实的开口道。

    “取东西,什么东西,竟然值这么多的灵物!”悺妃一副不信的模样。

    韩鸣微微有些头疼,之前出于各种原因而谎话连篇,也没见的悺妃有什么怀疑,现在好不容易说了一次真话,结果悺妃反而不信了。

    “一对翅膀,应该对冰凤一族大有用处吧!”韩鸣耐心的解释道。

    “我不信,你又瞒着我,算了,你不想说,我也不为难你了,不说就不说吧!”悺妃撅了噘嘴,依旧不信。

    .......

    那日回来之后,悺妃大松一口七。她倒也没急着离开小极城,而是想着既然来了,就散散心,顺带着能不能转悠转悠收集到什么有用的灵物。

    这一日,韩鸣和悺妃两人将实力维持在结丹中期,一起走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正一家一家逛着那些店铺,颇为的闲适从容。

    韩鸣抬脚朝前,却是无意间瞥见了一道身穿黑袍的身影一闪而逝,迅速的拐入一道胡同中,就此消失不见,就是韩鸣立刻散出神识也没有捕捉到。

    韩鸣一下蹙起了眉头。

    “怎么了,有什么事情吗!”悺妃见韩鸣这副模样,顿时来了兴趣,她对韩鸣还是了解的,能让她这位双修道侣如此态度的,定然不是什么小事情。

    “没事,我似乎见到了一个只闻名,却未见过面的‘熟人’!”韩鸣默默的摇头,接着一抓悺妃的小手,径直朝那边小胡同追去。(未完待续)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laidudu.com。来读读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aid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