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读读小说 > 二世仙凡道 > 第六十一章 媚娘子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六十一章 媚娘子

小说:二世仙凡道作者:楚之囚字数:3455更新时间 : 2017-11-09 14:17:44
    韩鸣回到营地也有六七天了,经过特制的药物的治疗,他腿上的伤许多地方已经结痂了,不再鲜血淋漓,想来再养上数月就能康复了。

    朱逸文见到韩鸣腿上的伤好了许多,也就不再有把韩鸣送回朱赤园的念头,只是让韩鸣老老实实的待在车里,不准随便的外出。

    这里的黑卫没有得到来自朱赤园的命令,也就驻扎在这里没有离去,继续清理零散的暗探,韩鸣也乐得如此,整天待在车里修炼总比跑到前线拼命强很多。

    但这天黑卫营地中来了一百余人,彻底打破了这里的安静,这些人大多是穿着朱家制式的武袍,细看一下最低的级别竟然都是乙字号黑卫。

    这群人为首的有五个人,一个是穿着宽纤尘不染的白袍的风流佳公子,手中拿着一根两尺长的玉箫,这玉萧浑然一体,竟然是由一大块玉石整体打磨而成,一眼看去就极为的不凡。

    还有一个穿着一身灰色的紧身武袍,面容普通至极,根本没有一个武者该有的锐气,要不是他和那几个为首的人站在一起,任谁也会认为他是一个街市上普通的的小贩。

    还有一个全身罩在一身宽大的黑袍中,看不清他的表情,但全身隐隐透着一股煞气,一个人静静地站在那里,不和任何人为伍。

    在这黑袍人身边还站着一个黄色劲装的大汉,全身虬龙般的肌肉高高的隆起,他整个人站在那里就像一座小塔,很有气势。

    还有一个竟然是穿着赤红色衣服的美丽女子,大约有二十七八岁,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白晢无瑕的皮肤里透着淡淡的粉红看起来很是滑嫩。

    “师弟来猜猜这些人都是什么来历!”朱逸文此时正和韩鸣坐在马车里掀起窗帘偷偷地打量着外面,他们倒不用出去迎接这些人。

    “好没难度!五个为首的统领有三个见过,还用猜吗?黄衣服的是黄煞,黑袍遮身生人莫近的是黑煞,白袍佳公子以前教过我们选功法,就是他让我们用化元剑诀打好剑术基础的!是化意门的右掌使黄识。”

    “我知道你认识他们三个,我是让你看看剩下的那两个。”朱逸文指了指剩下的两人。

    “还是没难度!你看那个灰袍人普通至极,还和右掌使走的那么近,傻子也能猜出来他就是千幻郎君,也是化意门左掌使邱盗。

    至于那个红衣女子的身份就很有意思了,大师兄你不会不认识吧!”韩鸣似笑非笑的看着朱逸文,眼中有着一丝的幸灾乐祸。

    “干嘛这样看着我,我,我当然认识了,现在我是让你猜,你快猜!。”朱逸文就是不会说谎,一说谎就说不出话来,一眼就辨别出来。

    “哈哈,好好好,大师兄认识!那我便来猜猜这女子的身份,大师兄来看看合不合理。”韩鸣微微一笑就连忙打断了朱逸文,眼中幸灾乐祸的表情却是更加的多。

    “这赤袍女子身份应该很高,至少应该等同于其他的四人,而且身手也不会比他们弱到哪去,那这就好猜了。我记得朱家明面上并没有这样的高手,暗地里的又不会这样正大光明的出来。那她就很有可能就是赤家的高手了!我记得赤家有一个叫做媚娘子高手,和眼前的这个很像!”韩鸣嘿嘿一笑道,然后就又看向了朱逸文,眼中满是同情。

    “啊,原来是赤家的人,对吗,难怪我不认识。”朱逸文声音很低的咕囔里一句。

    韩鸣的听觉可是极为恐怖的,连十余丈外一个小虫的动作都能听见,朱逸文只要说出了口,他便能听的一清二楚,不过他神情自若,完全当做没听见。

    “大师兄,这媚娘子有另一个身份,那这个身份就有趣了,还跟你有关!”韩鸣嘿嘿一笑。

    “能跟我有什么关系!”朱逸文依旧打量着外面,有些心不在焉的回答着韩鸣。

    韩鸣往身后的木板上一靠就慢悠悠的说道:“这媚娘子是赤家某个小姐唯一的姨娘,这个小姐的名字好像叫赤烟颜哦。”

    “什么,她就是烟颜的姨娘!”朱逸文猛地转过头来,然后一把抓住韩鸣的肩膀,摇晃了起来。

    “别摇了,我还有伤在身呢,再晃就变成跛子了,再说你就是晃死我,她也还是烟颜的姨娘了!”韩鸣笑得很是灿烂,准备看朱逸文的笑话。

    朱逸文这时显得极为的手足无措了,完全一副女婿见岳母的局促模样,他听烟颜说过这个姨娘,只是一直没见过,他知道赤烟颜和这个姨娘的关系不是母女却胜似母女。

    “怎么办啊,她要是对我不满意该怎么办!”朱逸文将车帘掀起了一条缝隙,偷偷看了一眼外面的情况,然后又立刻放下了车帘,好像生怕被发现。

    “满意倒不至于,你俩的婚事是两家家主定的,没人能反对,她就是烟颜的亲生母亲也不行,我倒是觉得她可能让你吃点苦头,让你以后不敢欺负烟颜!”韩鸣身子往后一挪,然后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表情。

    朱逸文一张小脸瞬间苦了下来,又偷偷地往外面看了一下,却一下缩了回来,小声的说道:“完了完了,姨娘往这边来了,我跑吧,可是往哪里跑呢!”

    韩鸣闻言又往后退了退,果断的离朱逸文远了点,一副生怕惹麻烦上身模样。

    果然一段时间后,马车外就传来一声娇喝:“朱小子,姨娘来了都不出来迎接一下吗!”

    “大师兄,我没猜错啊,还真是烟颜的姨娘。”韩鸣嘿嘿一笑。

    与韩鸣不同,朱逸文小脸上全是苦色,眼睛直盯着韩鸣,希望韩鸣能给他点建议,可韩鸣又往后面缩了缩,还连连的摆手,让朱逸文快出去。

    朱逸文狠狠地盯了韩鸣一眼,然后就掀起车帘钻了出去,就好像要被押赴刑场一样。

    朱逸文才出去就被那个红袍女子单手提着衣领,像是提小鸡一样拎走了,看来是准备找个地方进行单独的交流一下,一路上没有人敢阻拦分毫。

    韩鸣在朱逸文被带走了后就潜心的修炼起无名口决,这支黑卫队伍里发生什么事还轮不到他一个十五岁的少爷来管,他要做的就是治治病解解毒,至于来了谁都与他没有太大的关系。

    但韩鸣还没有修炼太长的时间,马车外就传来了一阵浑厚的声音,韩鸣眼中异色一闪,就开口让外面的人进入了马车。

    马车一阵晃动,帘子就被掀开了,然后就钻进来一个穿着黄袍的大汉,正是才来不久的黄煞,没想到第一时间就来探望韩鸣。

    “黄统领的伤势怕是还没有好彻底吧!还应该再休养个一年半载的,现在怎么就出来执行任务!”韩鸣坐直了身形,眉头一皱的问道。

    “哈哈,我倒是也想呆在朱赤园里好好的修养,可是这次前线可是真要打上一场惨烈的大战了,朱赤园十之八九的力量都被派了出来支援前线。我现在虽然还没有恢复全部实力,但好歹恢复了些,倒也能勉强的尽些力。倒是少爷你啊,怎么伤成这样,那些甲子号黑卫都干什么去了,回去定当让他们进刑法堂。”黄煞指了指韩鸣重重包裹的小腿,显得很是生气。

    “当时也不怪那些黑卫,毕竟当时他们皆是中了迷药,黄统领还是不要责备那些黑卫了,他们还是很尽责的。我这只是外伤,养养就好,到不用担心。倒是黄统领你之前受的内伤远比我这点小伤重啊,想来也有数月没为你把脉了,现在正好我再为你把一下脉吧!”韩鸣微微一笑,然后手臂一抖就将手从袖子中伸了出来,向着黄煞伸去。

    黄煞见韩鸣要为自己把脉,眼中喜色一闪,连忙把手臂伸了出来,放在了韩鸣的身前,任由韩鸣捏住手腕。

    韩鸣闭目细细的感应了起来,大约十几息后韩鸣就睁开了眼,然后眉头微微皱了起来问道:“黄统领,一月前可有一次气血逆行,真气混乱?在那之后每日睡前都感觉胸口憋闷,像是有一块大石头压在上面,而且每次动用内力,不要一刻钟就会全身酸痛!”

    “我现在还真是胸口极为憋闷,不能长久的动用真气,仔细回想一下,还真是从一个月前的一次气血逆行开始的。”黄煞皱了皱眉,有些疑虑的回道

    “你肯定是想早些恢复功力,强行压迫潜力,这有些操之过急了,导致了真气逆行,淤血沉积,心脉不通,不早些处理怕是会出大问题。幸好为你查看了一下,不然再过数月怕就不好解决了,现在发现的早,也就是随手之事,我来为你驱除一下淤血吧。”韩鸣伸手往身上一掏就拿出一个布包裹,然后平铺开来,露出里面几十根的银针。

    “把上衣脱掉,我现在为你施针去血,过程可能有些疼,不过忍耐一下就好了。”韩鸣手指一滑就捏起一根银针,就准备朝着黄煞胸口插去。

    “哈哈,鸣少爷你还不知道我吗,一点小疼算什么,没事,你只管下针,我要是哼一声,就不叫黄煞。”黄煞哈哈一笑。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laidudu.com。来读读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aid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