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读读小说 > 二世仙凡道 > 第七十九章 绝境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七十九章 绝境

小说:二世仙凡道作者:楚之囚字数:3537更新时间 : 2017-11-09 14:17:44
    韩鸣化作一道飘忽不定的魅影在石笋来回的穿梭,极力的躲避着身后的那三枚风刃。

    齐师兄赠与韩鸣的迷踪步不愧为江湖上最最顶尖的轻功法诀,能在短暂的时间里猛然的将速度提升一大截,化不可能为可能,韩鸣每次险些被风刃拦腰切断时,皆是靠这迷踪步的才躲过一劫。

    轻身术与迷踪步不同,轻身术是让人矫捷如燕,脚尖一点就能窜出数丈远而毫不费力,可以在陆地上飞速的狂奔,而且轻身术炼至大成甚至能短暂的腾空而起,不过韩鸣还远没有将轻身术练到如此地步。

    依靠轻身术和迷踪步两种截然不同的脚下秘技,以及手中戴的勾套,韩鸣可以在石笋上不断地跳跃逃窜,一时竟然让那风刃追不上他。

    虽然一直躲过了血袍人指挥的风刃术,但韩鸣心中一阵发苦,由于不断地使用迷踪步,他的体力真气已经耗去了大半,虽然法力消耗的没有体力那么快,但他知道一旦体力耗尽无法使用迷踪步,下一瞬就会被血袍人的风刃斩成数截。

    而观那血袍人竟然单手负在身后,只用一只手在那里指挥着三枚风刃继续追着韩鸣,看他那副气定神闲的模样,就好像在逗一只逃不掉的猎物。

    “嘿嘿,又是凡人中的秘技,你小子学的挺杂,不过还是没什么用,野路子罢了,看你能逃到什么时候。”血袍人气定神闲,一点也不怕韩鸣能翻出什么浪来。

    此时韩鸣的脸色变得很难看,因为满洞的石笋竟然被那三枚风刃削断了大半,让他闪跃没了借力,处境变得越来越难,他几次想越过血袍人朝着洞口窜去,可是都硬生生的被那几枚风刃逼了回来。

    又追了韩鸣一会儿,血袍人似乎对这样的赶来赶去有些厌烦了,他单手一挥,那三枚追逐韩鸣的风刃晃了一下就化作了三阵清风消散开来,这三枚能分金断石的风刃竟然只是三阵清风凝聚而成的!

    韩鸣这时得以有一丝的缓息的机会,他落在袍人十几丈之外,大口的喘着粗气,不过依旧冷冷的盯着血袍人,不敢懈怠。

    “小子,敢毁我的护身法器,我一定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间,正好让你为我的血煞葫再添上一份血煞。”血袍人恶狠狠的说道,然后就伸手入怀中,取出了一个巴掌大小的血色葫芦。

    血袍人双目微微一眯,朝着身前的葫芦上打了一道法印,那葫芦竟然滴溜溜的转了起来,并且灵巧的一转,葫芦嘴就对准了韩鸣。

    血袍人猛地喝出一声“呔”,单手朝着血葫芦的底部轻轻一拍,那血色的葫芦中就滚滚冒出一团血红色的雾气,这一阵雾气在空中稍一盘旋就快速的扩散了起来,直直的朝着韩鸣笼罩而去。

    韩鸣神色瞬间阴沉了下来,他的身后全石壁,根本无路可退,而且这血色的雾气扩散的速度不慢,不过两息的功夫就彻底的遮盖了小半个山洞。

    血色雾气还没有笼罩韩鸣,他就感觉到一股闻之欲呕的血腥味扑鼻而来。

    虽然韩鸣曾经服用毒皇草,可以说百毒不侵,但天下奇毒诸多,韩鸣也不能全部免疫,更何况这血色雾气是血袍人放出来的,他就更加的不敢托大去尝试一下。

    韩鸣立刻的屏住了呼吸,在朱赤园的五年里他曾经练过一些奇门秘技,其中就有一门闭气功,也练到了小成的地步,现在韩鸣闭起气来,能能够保持半刻钟左右不换气。

    韩鸣脚尖往底下一点,他整个人就快速的朝着身后窜去,想尽量离那血色雾气远了些,他轻飘飘的落在山洞最里面,目不转睛的盯着血袍人。

    不过那层血色雾气依旧快速的扩散开来,朝着韩鸣这笼罩而来,看模样不要五六个呼吸就能彻底将韩鸣罩在里面。

    韩鸣看着笼罩而来的血雾,眉头紧紧皱了起来,他甩手就朝着血袍人丢出两枚火弹术,这火弹术的威力是不小,可就是飞行的速度太慢了,根本无法和血袍人使用的风刃相提并论,所以之前他没有用来反击。

    两枚火弹直直飞入那层血雾之中,结果让韩鸣惊骇了,两枚火球撞入那层血雾后只发出“呲呲”的两声就熄灭了,就好像平常的火球被丢入了水中。

    韩鸣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曾经把一枚火弹丢入池塘中,结果那处池塘里的水几息的功夫就被烧得滚热,池塘上还蒸腾起浓厚的水汽,池塘中地鱼虾之类全被烫死浮在了水面上,可现在两枚火弹术丢入了一层薄薄的雾气中却直接熄灭了,只是让那血色的雾气略微的波动了一下,这怎么能让他不惊骇。

    血袍人见韩鸣丢出两枚火弹术,却被自己的血煞雾给吞了时,不由得冷笑一声道:“小子,别白费力气了,我这血煞雾是用六百余人的精血凝练而成,其中还有两个练气中层一个练气后层修士的精血,别说你两枚小成的火弹术,就是再来上七八枚,怕是也翻不起什么风浪。你就乖乖的奉献出你的肉身,成为这血煞的一部分,你的魂魄也可能被练成一只猛鬼,帮我提升这血煞雾的威能。”

    韩鸣听到这血袍人的话后,心瞬间降到了极点,他知道要是被这血袍人捉住了,怕是求死都不能。

    看着血雾快速的靠近,韩鸣下意识的往身后退去,不过他身后全是石壁又能退到哪里去,韩鸣伸手入怀中将身上瓶瓶罐罐全部都拿了出来,这些大都是他用来阴人的毒药之类的东西。

    韩鸣将所有的毒物全部撒了出去,很快的在周身布了一层五彩斑斓的毒雾,虽然知道这些毒雾可能不会起任何的作用,但韩鸣还是布了出来,总比束手待宰的好。

    血葫芦喷出的血色雾气,很快的就到了韩鸣的身前,和那些韩鸣布置的毒物形成的雾气接触了,结果没有任何的悬念,韩鸣布置的毒物和那血色雾气方一接触就被消融了干净,好像碰见了克星。

    “小子,血煞雾可是少有的邪佞之物,你这毒物在它面前就是个笑话。”血袍人阴冷冷的笑道。

    血雾已经到了退无可退的韩鸣脸前,韩鸣眼中闪过一丝的惊慌绝望,他心智虽然早熟,但说到底他只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现在面对生死的危险时,他也会非常的害怕,只是没有表现在脸上罢了。

    在血雾即将笼罩韩鸣的那一刻,韩鸣猛地一挥衣袍,将脸上裸露的皮肤遮了起来,然后脚下轻身决和迷踪步陡然使出,他整个人瞬间窜入血色雾气中,然后像一根离线的箭朝着山洞的入口窜去,显然是准备夺路而逃了。

    韩鸣窜入血雾中直感觉一丝丝的血雾穿透他遮挡的衣物,朝着他的身体里钻去,可他却没有感觉有什么影响,这不禁让他疑惑了,可现在他根本来不及细想,他此刻最需要做的就是快点逃离。

    “咦,怎么回事!”血袍人一阵惊疑,因为他看见韩鸣竟然一点也不受血雾的影响,他顿时有些意外了,不过他立马恢复了正常。

    血袍人看着韩鸣快速窜来的身影,不禁嘿嘿一声冷笑,然后就冷眼的看着韩鸣急速窜来的身影,一点也没有动手阻拦的意图:“垂死挣扎罢了。”

    韩鸣见血袍人一脸冷笑的看着自己,不由得感觉有些不妙,立马的想转身朝着一边闪去,可是他的动作还是慢上了许多。

    韩鸣打算从一根石笋上准备跳到旁面的石壁上的,可还没等他跳到石壁上,他就被一双拳头狠狠的捶在了背上,瞬间从半空中被砸在了地上。

    韩鸣这一下被砸的很重,他感觉全身都快散架了,再也提不起一丝的法力和真气,整个人就好像一滩烂泥一样,软软的瘫在地上。

    血袍人慢悠悠的走到韩鸣的身前,伸脚踢了韩鸣一下,嘿嘿冷笑道:“这练气后期修士魂魄练成的猛鬼就是厉害,只用了半成的力气就差点把你给捶死了,哈哈,不错不错。”

    血袍人转身看向了一个漂浮在半空中的黑影,脸上全是笑意。

    那团黑影一晃身影就清晰了起来,竟然是一个狰狞的厉鬼,这里厉鬼浑身上下没有一丝的皮肤,到处都是模糊的血肉,数寸长的獠牙露在嘴外,显得非常渗人。

    这漂浮在空中厉鬼浑身气息非常的雄浑,远远不是椿儿那只弱小的鬼物能比的,只是这厉鬼的双眼无神,好像没有神志,远没有椿儿那样的灵动。

    “把他拖过来,我要把他血肉炼入这血煞葫中,若是有一丝的可能,便要将他的魂魄也练成血煞葫中的一名鬼物,日夜承受着血煞的炙烤,这可比被烈日炙烤的痛苦多了,也好报这小子毁我护身宝物之恩。”血袍人阴森森的一笑,就朝着一块稍微平整的地方走去,然后盘膝坐在了那里。

    那飘在半空中的鬼物很是听话,它一把抓住韩鸣的脚腕,然后就拖着韩鸣朝着血袍人飘去。

    这片山洞经过血袍人三枚风刃术的摧残早已变得狼藉一片,到处都是碎石块,韩鸣被在地上拖着,身子不时的撞到石块上,让身上的伤口崩开,流出很多的鲜血,里面的白袍都染红了。

    韩鸣神志已经半昏迷了,嘴里还不断地吐着血沫子,显然方才那猛鬼的一拳伤到了他的内脏,已然受了很重的伤,完全没有了反抗的力气。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laidudu.com。来读读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aid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