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读读小说 > 二世仙凡道 > 第一百三十章 女儿身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一百三十章 女儿身

小说:二世仙凡道作者:楚之囚字数:3738更新时间 : 2017-11-09 14:17:44
    这个绸缎庄规模不小,里里外外足有三层之多,其中一半是成品制衣,还有一半是布匹原料。

    在朱赤园的时候,韩鸣也算是个小少爷,倒也穿过一段时间极为华贵的衣服,可现在他出门在外,交往的人都是些龙蛇混杂之辈,他还不想太过张扬的,所以就挑了一件普普通通的衣物。

    挑好衣物之后,韩鸣就坐在一旁等阿南,他倒不担心阿南的安全,有椿儿这个鬼宠跟着,就是再厉害的武林高手也近不了身。

    足足等了一炷香的功夫,韩鸣还没等到阿南的身影,他不由得皱了皱眉头,悄然的将神识散了出去,却是看见南忧鹿还在细细的挑选面前的衣物,这顿时让韩鸣一阵无语。

    又在原地耐心等了半柱香功夫,南忧鹿才抱着一个大包裹走了出来,脸上并不是太满意。

    “怎么了,有点不高兴!”韩鸣迎了上去,笑着说道。

    南忧鹿有些气鼓鼓的说道:“城镇太小了,这里绸缎庄实在是有些不好,连件像样的衣物都没有,还是自家绣工做的好。”

    “好好好,等到了大城镇,我们再换。”韩鸣宠溺的摸了摸南忧鹿的头。

    “给我看看你挑的衣服。”南忧鹿将手中的包裹放下,然后一把将韩鸣手中的衣物抢了过去。

    “咦呀,土黄土黄的,好难看,绣工还这么差。”南忧鹿将手中的衣物塞回了韩鸣手中,然后拉着韩鸣朝着绸缎庄里面走去:“走,再选一件,你选的这件好普通,好难看。”

    可是南忧鹿拉着韩鸣走了几步后却是停了下来,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事情,他将韩鸣丢在了原地,然后一个人朝着绸缎庄内部走去:“这间土黄的衣服你先穿着,反正这里没什么好做工的衣物,等到了大城镇再说,我进去给自己再挑一件换洗的衣服。”

    南忧鹿果断的将韩鸣丢在了原地,自己一个人走进了绸缎庄内部,这让又韩鸣好一阵无语。

    又等了大概半柱香的功夫,南忧鹿才抱着另一个大包裹走了出来,他的脸上有些神秘的表情。

    “阿南啊,银子没了,要不咱们把小老虎压在这里?”韩鸣嘿嘿的笑道。

    “对啊,小虫儿呢,顾着挑衣服了,小虫哪里去了。”南忧鹿一下就急了,四处找了一下也没见到那一尺长的小身影。

    “帮着找啊,不会被野猫野狗叼去了吧,还是被人抓走了吃了!”南忧鹿拉着韩鸣的衣袖,声音都有些哭腔了。

    看着南忧鹿这副焦急欲哭的模样,韩鸣心中微微一叹,随后温和的说道:“在那边衣物下面睡觉呢,还被野猫野狗叼走?你给它起名叫做小虫儿,可它不是真的虫,它可是老虎啊!”

    南忧鹿顺着韩鸣手指的方向找去,果然轻易找到了正在呼呼大睡的小虎崽,这让他顿时一阵轻松。

    “付钱,走。”南忧鹿破涕为笑,直接抱着小虎崽就朝着外面走去,将大包小包都丢给了韩鸣。

    韩鸣默默的背起那些包裹,然后从腰间掏出一大块银子丢给了绸缎庄的掌柜的,感觉腰间空空的,韩鸣暗自嘀咕道:“这些身外之物用的还真快,看来还得使些手段再弄些来。”

    ……

    等韩鸣和南忧鹿回到了之前的酒楼时,那店小二早已准备好了热水和两间上房,并且恭敬地将韩鸣和南忧鹿领到了酒楼后面的住房,现在这小二才知道这两个少年不识寻常人,可不敢怠慢分毫。

    南忧鹿选了一间上房,抱着小老虎走了进去,而韩鸣则对着店小二交代了一些细节事项之后走进了另一间上房。

    房间里已经准备好了一个大的木桶,里面装满了热水,上面飘着零星的干枯药材。

    韩鸣搬过一个高高的凳子,然后将身上的一干法器放在了上面,这凳子离韩鸣很近,法器几乎是触手可及。

    韩鸣脱尽衣物,整个人都跳进了木桶之中,开始好好清洗了起来,自从被送进那地下矿脉,他就没有好好洗上一顿澡。

    足足洗了半个时辰,韩鸣才一拍木桶边缘,整个人都腾空而起,飞起的同时,韩鸣隔着虚空朝着三丈外的衣物一抓,那些衣服就飞了过来,绕着韩鸣快速旋转了起来。

    等韩鸣双脚着地的时候,那些衣物已经穿在了他身上,韩鸣再单手一抓,那平放在凳子上的三件法器也飞到了他手中。

    做完这一切,韩鸣身子一跃就轻巧的落在不远处的那张床上面,随后就依着墙壁假寐了起来。

    大约一个时辰之后,韩鸣眼睛却是慢悠悠睁了开来,他从床上站起身来,换上不久前买来的靴子,整理一下衣服之后就走出了房间。

    转到南忧鹿的房门前,韩鸣伸手轻轻敲了一下门,然后轻声的说道:“阿南,有两个时辰了,我来了,能不能进去了!”

    “进来吧。”一声清脆好听的声音从房间里传来。

    “阿南你的声音怎么变得好听了?不再像之前那样沙哑了。”韩鸣抬脚就走入了房间之内,脸上露出一阵好奇的神色。

    “好看吗。”一个娇美异常的少女一下跳到了韩鸣的面前。

    韩鸣眼中一动,虽然他早就用神识看出了南忧鹿是女儿身,而且相貌不凡,可现在真正看见她的容貌是被惊艳到了,不过韩鸣却是立马回过神来。

    “呔,你是谁,你把阿南怎么了,快把阿南交出来,不然就算你长得美丽,我也不会心慈手软。”韩鸣朝着后面轻轻一跳,随后就指着眼前的少女恶狠狠的说道。

    “大呆子。”南忧鹿伸脚想踢韩鸣一脚,却是被韩鸣轻易地躲了过去,她追上去继续踢,结果追了一阵也没有碰到韩鸣衣角一下,最后她不由得一跺脚,转身朝着一旁的桌子走去,然后一屁股坐在了。

    恶狠狠的盯着韩鸣两眼,南忧鹿脸上却是突然浮现一阵怪笑,然后冷下脸来,坏坏的说道:“那个什么阿南的确被我抓起来了,你要想让他活命,就说自己是傻蛋,天底下最傻最傻的大傻蛋。。”

    韩鸣像是没有听见她的话,而是大大咧咧的走到南忧鹿的边上,一屁股坐在了她旁面,温和的笑道:“换回女儿装,还真是挺好看的,之前的易容术真是不凡,连我差点都被瞒过去了。”

    “好啊,你早就知道了,还一直装作不知道!一直在骗我。”南忧鹿气鼓鼓的盯着韩鸣,一副要吃人的表情。

    韩鸣逗了逗躺在桌子上的小老虎,随后一耸肩,一脸无辜地说道:“我不知道你不知道我不知道。”

    “哼,小虫儿别理他。”南忧鹿一把将小老虎抢到了手中,然后再次气鼓鼓的盯着韩鸣。

    韩鸣被盯得一阵发毛,最后只好转移话题起来:“你那易容术可真厉害,仅凭外貌根本看不出来。”

    其实韩鸣的确是惊叹南忧鹿的易容术,要不是他有神识的话,还真是察觉不出来南忧鹿是女儿身。

    “是我师傅帮我易容的,他易容术可厉害了,被人叫做万化老人。当时我家的车队被马贼劫持,师傅怕我是女孩活不下去,就把我易容成了男孩子,后来他却是被马贼杀死了。还有我的丫鬟姐姐巧儿也被抓上了清风寨,不久就也死了。”南忧鹿说着说着眼睛就红了,都快要哭了出来。

    韩鸣不由得暗骂自己傻蛋,干嘛提什么易容术,结果把人家给弄哭了,现在还得费力的去安慰。

    不过出乎韩鸣的预料,南忧鹿却是没有哭出来,只是眼睛一直红红的,她恶狠狠的说道:“等我到京城找到了父亲,我一定求他上书平了清风寨,给师傅和巧儿报仇。”

    韩鸣闻言就露出一脸好奇的表情,然后贴近问道:“你的名字怕是也不叫南忧鹿吧,不像是一个女孩的名字啊,是不是你一开始就骗我了,我还一直天真的相信你。”

    “我也不想骗你啊,要是我说出一个女孩子名字,你一下听出来怎么办!”南忧鹿将头抬了抬,红红的双眼好了很多。

    “那你叫什么,我看看有没有我的名字好听,不会是叫做二丫头吧。”韩鸣将头朝着南忧鹿那边靠了靠,嘿嘿的笑道。

    “你才叫二丫头呢,不对,你叫二愣子。”南忧鹿气鼓鼓的盯着韩鸣,之前的悲伤已经消了大半。

    “把我之前告诉你的名字倒过来,就是我真实的名字,家里人都叫我阿南,以后你也不用改口,我的名字好听吧!当时我父亲可是请一位大儒亲自起的,取有苍苍海陆,悠悠南山之意。”南忧鹿又补充道。

    “嗯,真好听!还有大儒给你起名字,真厉害。”韩鸣嘿嘿一笑,同时心里暗自庆幸,幸好前面有两位哥哥,不然韩铁韩木这两个名字肯定要落在他头上,韩鸣这个名字虽然不怎么有深远的蕴意,但至少好过韩铁韩木。

    “那是,我父亲可是一州监察使,母亲是清远公主,州主都让着他们。后来我十二岁的时候父母被调往了京城,一去就是三年,等他们一切安定好了之后,派人来接我去京城的时候,车队却被清风寨的马贼劫持了。”似乎想到了清风寨,阿南神情又有些低落。

    韩鸣见阿南方才好转了些的脸色又有些不好,他当即就转移起了话题,“阿南还是个小郡主!”

    “是啊,到时我让父亲找厉害的人教你习武,让你身怀绝世武功,以后也能建功立业,不输给我父亲。”阿南瞥了韩鸣一眼,就继续低头摆弄起了小老虎。

    “我本来就有绝世武功,不用学的。”韩鸣嘿嘿一笑。

    “哼,什么都好,就是喜欢说大话。”阿南给了韩鸣一个大大的白眼后就继续逗小虎崽。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laidudu.com。来读读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aid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