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读读小说 > 龙王妻 > 第一百零九章扫把星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一百零九章扫把星

小说:龙王妻作者:潜心梦徒字数:2498更新时间 : 2018-11-10 11:03:20
    这个举动把青岑给吓坏了,连忙又推开了龙玄凌的手。

    “真的会传染的,村里已经死了好多人了。”青岑恐惧的看着龙玄凌的手指,好似觉得龙玄凌也会被传染上。

    “不是传染病,他的脉搏很正常。”龙玄凌说完,在这屋内环顾了一圈:“应该是被什么东西给纠缠上了。”

    “呷西吗,阿?”

    外头的老汉似乎是听到了龙玄凌说的话,立马就进来,巴拉巴拉的说了一堆的土话,那表情还十分的激动。

    我们却是听的一头雾水,一旁的青岑也睁大了眼睛,看着老汉。

    老汉见青岑不帮忙解释,就抬起了手,不过被柴绍给死死的握住了。

    可青岑依旧吓的往后倒退了好几步,缩到了墙角,才开口对我们说:“根爷儿说,村里之前请过跳大神的来这跳过,去晦气,可是没有用,村里的人,还是一个接着一个死。”

    青岑刚说完,那老汉又开口了。

    “根爷儿问,你们是不是跳大神的,是不是能看到脏东西。”青岑望着我们几个,狐疑的问着。

    柴绍点了点头:“我们是猎妖师。”

    这话一出,那老汉立即伸出他那粗糙的大手,一把握住了柴绍的手腕,很是激动,哇啦哇啦的不住的诉说着。

    而正当我们几个听的一头雾水的时候,一个背着背篓的男人走了进来。

    这男人的长相倒是跟着老汉有些相像,应该是老汉的儿子,约莫三十多岁,穿的倒是比老汉和青岑要好许多。

    男人一进来,就十分自然的朝着地上,啐了一口痰。

    紧接着,将他的背篓放下,跟他爹说了一会儿土话,估摸着是问我们是谁,听完他爹的解释,男人便冲着我们几个笑了笑。

    “你们既然是留宿的,那就在这好好歇着,等过两天,村尾能出去了,再走。”这男人说起话来带着浓重的口音,不过我们能听的懂。

    说完,男人又看向了青岑:“还不快去准备吃的?”

    “嗯。”青岑连忙逃一般的快步出了屋,去准备吃的。

    男人则是给小舅舅他们分烟叶子,还把烟枪取出来,要借给他们使使,不过被小舅舅他们拒绝了。

    那男人就自己蹲在门槛处,抽起了旱烟。

    一边抽,还一边打量我们:“我爹说,你们是啥?猎妖师?跟那跳大神的一样不?”

    “差不多。”柴绍蹙眉看着那男人。

    那男人听了又吐出一大口烟来,望着我们:“那你们瞅没瞅出来,这村子出了啥子问题?”

    “阴气重。”柴绍回答道。

    “哼,都死了八个人咯,阴气能不重么?”男人说完,摇了摇头:“就是那个扫把星,她死了之后,村里就接二连三的死人。”

    “扫把星?”我狐疑的看着那男人。

    男人抬起手,指向了那个没有名字的牌位。

    “我阿娘,不是扫把星!”一直都很温顺的青岑,突然喊了一声。

    老汉扬起手就要打,小舅舅他们连忙将青岑护在了身后。

    那男人则也瞪了一眼青岑:“不是扫把星?那你瞅瞅,她都把这个家给克成啥样了?”

    男人说完磕了磕烟枪,嘴里开始数落起了青岑的母亲。

    从他说的话语之中,我们了解到,青岑的母亲,是逃荒时,被人贩子给拐卖到村子里来的。

    老汉家花费了全部的家当,把青岑的母亲给买了下来,给老汉的大儿子,也就是如今躺在床上“病重”男人“东锁粮”为妻,让她给这个家传宗接代,生个带把的。

    可结果,却被那人贩子给坑苦了,这个叫殷容佩的女人居然肚子里头还揣着一个。

    发现的时候,肚子已经隆起来了,本是要打了,这家里本就没饭吃了,哪里有闲钱养别人的孩子。

    可接生婆说了,胎儿已经太大了,若是强行落胎,那么大的也可能保不住。

    最后没有办法只能生下来,还得养着。

    这男人口中说的,应该就是青岑,也难怪他们对青岑的态度这么差。

    “我大哥,就是个傻好人,对她们娘俩好的没话说,可那女人自从生了那赔钱货之后,就什么玩意儿也生不出来了,几天前,进山里采蘑菇,被毒蛇咬了一口,就死了,她死不要紧,我们村里人好像受了诅咒一样,一个个的死去,大牛已经是第八个了!”男人的话语之中有些气愤。

    我看了一眼青岑,她眼中含着泪,听到男人这么说自己的母亲,很是难过。

    “被蛇咬死,为什么要诅咒你们村里人?”柴绍觉得有些说不通。

    “谁晓得。”那男人明显有些心虚的垂下头去。

    “是不是你们打骂欺负她?”我开口问道。

    “那女人晦气的很,我们也不想修理她,可我大哥娶她的第一年,我娘就被克死了,家里这日子也过的越来越差。”男人倒是说的理所当然。

    “她的棺材,你们是如何安放的?”龙玄凌看向那男人问了一句。

    “棺材?你们瞅瞅这个家像是个能买的起棺材的么?草席一卷,就埋地里了。”男人淡淡的说着。

    我听了眉头紧蹙,这村里,有种不散的阴气,或许真的是青岑母亲的怨气。

    而村里接二连三的死人,没准也与这怨气有关。

    她生前没有受到善待,死后又没有被好好安葬,就连个牌位都没有,有怨气也实属正常。

    “明日,我去给她念经文,超度吧。”小舅舅看了一眼那牌位,开口说道。

    那男人却立即说:“我们可没有钱付给你们,之前村里人凑的钱,都给了那跳大神的了。”

    “算是积德行善了。”小舅舅回了一句。

    男人听了脸上的表情才舒展开来,老汉也连连点头,并且开始催促青岑快点把吃的端出来。

    青岑端了一锅稀稀拉拉的番薯粥走了出来,我们这些人都没有胃口,没吃就说回房休息了。

    今夜,因为就两间屋子,我和龙玄凌也是分开住的,回屋看到宁小姐楚楚明月,都疲惫的躺在床上睡着,我突然想到,这里一共就三个屋子,我们要了两间,隔壁房间睡的必定是老汉他们,那青岑又该睡在哪儿呢?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laidudu.com。来读读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aid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