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读读小说 > 龙王妻 > 第一百一十八章谁的诅咒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一百一十八章谁的诅咒

小说:龙王妻作者:潜心梦徒字数:2543更新时间 : 2018-11-13 11:02:26
    “柴绍?”明月大叫了一声,立刻就朝着柴绍跑了过去。

    我们也疾步走到柴绍的身旁,只见柴绍双目紧闭,任凭明月如何叫他,推他,他都没有丝毫的反应。

    龙玄凌试探了一下他的鼻息,索性,他还有气儿。

    “先带下山再说吧。”我看着柴绍,想着一会儿天要是完全黑了,下山也就麻烦了。

    龙玄凌一把将柴绍从地上拽起,背到了背上,紧接着便朝着青岑母亲的坟墓折返了回去。

    到了那墓前,我示意明月与我一起将殷容佩抬着下山。

    明月艰难的蹲下身,却不敢触碰那被裹在草席之中的尸体。

    “我来吧。”青岑立刻过来握住尸体的脚踝。

    明月连忙退到了一边,无奈,我只能让青岑跟我一起将尸体抬着往山下走。

    龙玄凌背着柴绍走在前头,一路上,我看到殷容佩的魂魄一直在跟着我们。

    几人走到山下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了,这村里头家家户户都闭了门。

    我们是直奔老汉家的,不过当在厅堂里喝酒的老汉,看到我和青岑抬着尸体回来的时候,吓的差点没从长凳上摔下来。

    而我们依旧将遗体摆在了厅堂的侧边,并且,还问老汉,村子里能不能买到棺材。

    老汉很激动,破口大骂,不过骂什么我们就听不懂了。

    “爹,你嚷嚷什么?”东锁振不耐烦的从屋里走了出来,脸上还微微泛红,应该是之前也喝了酒,刚睡下就被吵醒了。

    “啊啊啊啊!”

    结果,他一出厅堂,看到那带着土的草席时,吓的惊叫了一声紧接着就跌坐在了地上。

    看他那眼睛瞪的,就好像快要从眼眶里掉出来了。

    “你们,你们这是干什么!”东锁振大声的吼道。

    “买棺椁重新安葬,否则,尸体若是有怨气,你们也不好过!”我看着东锁振,又立刻开口补了一句:“棺椁的费用我们出,你们快些找个棺椁回来,明日,我们就重新安葬。”

    “怨气?真的是她诅咒那些人的?”东锁振盯着草席下的那只手,见那手还十分鲜活,便也知道这里头不寻常,跌跌撞撞立马就出去买棺椁了。

    小舅舅和穿山甲也都从屋里出来,他们一直在等着我们回来,把柴绍扶到了床上之后,龙玄凌就仔细的给柴绍把脉,检查。

    一番仔细的检查之后发现,柴绍的身上没有半点的皮外伤,并且脉象平稳,也无异样。

    可就是怎么也弄不醒,我甚至借了宁思音的发簪狠狠的扎了一下柴绍的手背,都扎出了血来,可是柴绍却依旧没有半点的反应。

    龙玄凌直接拿过发簪,对准了柴绍的眉心处。

    “玄先生,你要干什么?”明月看着那尖尖的发簪,立马就紧张了起来。

    “只是放一点血而已。”龙玄凌说罢,迅速的扎了一下柴绍的眉心。

    结果,一股黑血就直接顺着鼻梁流淌而下。

    柴绍的眼皮子也开始剧烈的抖动了起来,好不容易睁开,看了我们一眼,却把我给吓了一跳。

    因为,他的一个眼球上,居然有两个“黑色瞳孔”,看着十分的骇人。

    “啊!”宁思音吓的叫了一声,侧身躲到了穿山甲的身后。

    楚楚也面色发白,明月则先是一愣,紧接着便看向我和龙玄凌问道:“柴绍,柴绍是不是也被那诅咒了?”

    之前那东大农说,被诅咒的人,眼球里头都会出现一个黑点,当黑点将整颗眼球包裹之后,那个人便大限将至要死了。

    如今,柴绍的眼球里,也出现了黑点,应该也是被“诅咒”了。

    昨夜,在山上,柴绍一定是遇到了什么事儿。

    “把尸体烧了,对,把尸体烧了,那些神神鬼鬼的东西,就不会再出来作祟了。”明月冲动的想要去厅堂里,对那殷容佩的尸体下手。

    “明月,你别冲动,这可能不是殷容佩的诅咒。”我快步跟到了厅堂里,并且,看到了立在门槛外头殷容佩的魂魄。

    她的脸上没有恶鬼的阴戾之气,面相平和,根本就不像是要复仇。

    “那安之,你快救救柴绍啊。”明月见我拦着她,着急的说着。

    “急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你冷静一点,先去睡一觉,柴绍这,我们会想办法。”我说着就让楚楚先带明月回屋休息。

    明月不肯,死活要回小舅舅他们那屋子照顾柴绍。

    柴绍方才睁了眼,但是,如今又很快陷入了昏迷之中。

    “不找到这下咒的人,他是醒不过来的。”穿山甲看着柴绍,开口说道。

    “可他这是中了咒么?”小舅舅盯着柴绍,看了半晌,也没有看出端倪来。

    “明日,先把遗体安葬,看看情况再说。”我凝眉说道。

    若是好好安葬了,他们还是没有醒过来,那么我们就得另外寻找缘由。

    大家点了点头,觉得如今也就只有这么一个法子了。

    “不好了,不好了!”

    我们几人还在屋内看着柴绍,突然外头传来了东锁振激动的叫喊声。

    大家纷纷走出厅堂,看到东锁振已经回来了,不过并未带回棺椁。

    “怎么了?”龙玄凌沉声问道。

    “死,死,死了!”东锁振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

    “谁死了?”我连忙追问。

    “福生,福生死了!”东锁振激动的嚷嚷着:“方才,我就是想去福生家买棺材,可到了他家才知道,福生死了,眼球漆黑,也中了诅咒!”

    “带我过去看看。”龙玄凌说罢,又看向了我:“夫人,你在这守着。”

    “嗯。”我虽然很想跟着龙玄凌一道去看看,可看着厅堂里的尸体,还是留下来在这守着。

    龙玄凌和东锁振一同去福生家察看情况,我和小舅舅在厅里守着。

    穿山甲则是因为宁思音害怕,就在宁思音楚楚还有青岑的屋里看着。

    总之,今夜注定会是一个不眠之夜。

    甚至夜深了之后,我有一种错觉,觉得那席子之中露出的脚踝好似动了一下,可仔细看又没有动弹。

    殷容佩的魂魄依旧立在正门外头,原本直截了当的问她,是最省事儿的,只可惜他一言不发,我试着问了几次,都没有得到回应。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laidudu.com。来读读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aid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