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读读小说 > 龙王妻 > 第十一章一夜烟火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十一章一夜烟火

小说:龙王妻作者:潜心梦徒字数:2485更新时间 : 2019-01-17 11:03:11
    婚宴定在今夜酉时,如今还是午时,所以仪式还未正式开始。

    “雀姑姑,喜宴要在何处办?”青岑看向雀姑姑问道。

    雀姑姑抬起手,指向天空:“自然是在九霄上。”

    “那我们主子,一会儿也要去九霄么?”青岑追问。

    雀姑姑愣了愣,便淡淡一笑:“九霄龙华宫,只有凤帝特许的妖才能去,所以,主子今日不能参宴。”

    “可是,我们主子也是龙君殿下的妻子啊。”青岑蹙眉。

    雀姑姑听了顿时面色一沉,我便让青岑到我的身旁来,阻止她继续问下去。

    但自己却忍不住开口询问雀姑姑,一会儿的仪式,是不是能够看到龙玄凌。

    雀姑姑一听,抬起手,一巴掌就甩在了青岑的脸颊上。

    这“啪叽”一声,力道之大,直接就在青岑的脸上留下了一个深深的红印子。

    “雀姑姑,你这是干什么!”我惊的连忙起身,将青岑护在我的身后,蹙眉瞪着雀姑姑。

    雀姑姑却是一脸平静的看向青岑,说道:“告诉洛主子,错在何处?”

    青岑立刻俯身对我说道:“主子,对龙君殿下要用尊称,不得直呼其名。”

    “洛主子,您听清了么?”雀姑姑望着我,大声问道。

    我点了点头,咬牙不再说话,省的不知道说错了什么,做错了什么,再连累到身旁的人。

    而立在高楼顶上,我拿着所谓的蜥蜴眼,朝着底下望去,看到白无双和小童出现在了底下的长道上。

    紧接着许多“人”也都纷纷朝着这高楼走了过来,无论愿不愿意看,都要参与到仪之中。

    立在高楼的围栏边上,我眺望了一会儿,便又坐到了圆椅上。

    本想问雀姑姑,仪式究竟是什么,结果担心自己又说错话,于是只能将疑问咽了回去。

    等到天色渐渐暗下,我看到了天际边上有一片火烧云,十分的醒目,而且看久了之后,我发现那火烧云好似一只凤凰的形状。

    紧接着一团青色的云朵飘近,化作了一条青龙,和那火红的凤凰一同在天空翱翔。

    楼下,传来了一阵阵的欢呼之声。

    紧接着,空中便绽放出了无数的烟火。

    雀姑姑给我介绍,说那烟火叫凤凰琉璃,是凤族嫡长公主,成婚时才会放的烟火,普通的妖,一辈子,能有幸看上一次,那便是积福了。

    我望着那绚丽的烟火,它将原本暗下的天空给照的明亮无比,整个天空就好似一副七彩的画作一般斑斓璀璨。

    所有的妖都昂着头,看的如痴如醉。

    我望着,望着,便觉得眼中酸涩的很,微微一闭眼,却又湿了眼角。

    “主子,您这是怎么了?”雀姑姑见我落泪,如临大敌。

    这也是规矩,九霄大喜之期,是不得落泪的,落泪便是晦气。

    于是,我连忙抬起衣襟,擦拭了一下眼角的泪水说道:“雀姑姑,太美了,太刺目了,我看着眼睛有些疼。”

    “原来如此,那主子您就在这闭闭眼,歇一歇。”雀姑姑凝眉,冷淡的回了一句。

    我听着那“轰隆隆”的声响,心乱的很,想要先回金瑶宫歇着。

    结果雀姑姑却道:“洛主子,这九霄大喜,所有的妖,都要同庆,今夜,您得在这呆着,到明日的卯时,才能回去用早膳,然后去拜见,龙君和公主殿下。”

    “原来如此,受教了。”我露出了一抹苦笑。

    “这在戒律和规矩里都没有,是不成文的规矩,也是最大的规矩,众妖都知道,所以便没有记录,怪不得主子。”雀姑姑说完,就示意婢奴给我拿茶水来。

    我坐在圆椅上,看着一旁站着的青岑,她们自然要比我辛苦许多,累了也不能坐下,只能站在一旁伺候我。

    并且,一整日,都没有吃过喝过什么。

    “雀姑姑,你们也喝点茶水,吃点东西吧。”我开口对雀姑姑说。

    雀姑姑一听当即摇头,说这不符合规矩,无论如何也不吃。

    她们不能吃,青岑也自然是不能吃的,而且,婢奴还不能随意的开口说话,只能静默的站在一侧,如同哑巴一般。

    我心疼青岑,可却没有法子,只能抬起眸子,看着一朵朵盛开的烟火,这些烟火,旧的落下,新的便立即盛开,不断的更替,并且,一整片天空都是这如同火焰一般,看着很是震撼。

    只是,再震撼再好看的东西,看了好几个时辰之后,也看的有些腻了。

    我悄悄的在袖子里藏了两块糕点,然后对雀姑姑说道:“雀姑姑,我想如厕。”

    “好,后头就有如厕的地方,你们?”雀姑姑想招呼那几个婢奴,带我去,我连忙拒绝,想带着青岑去,结果雀姑姑却摆了摆手,还是让那些婢奴围了过来,领着我,到后头的厕室里方便。

    这个地方,可一点儿都不像是如厕的地方,是个干干净净的敞亮屋子,里头摆着一个大木桌,桌上放着各种熏香,总之,香喷喷的。

    两个婢奴给我抬出了一个出恭用的木桶,然后她们便出去外头守着了。

    我看着那木桶,自然没有要如厕的意思,见婢奴们出去了,我寻思着自己在这里头待一会儿装装样子,便也得出去。

    结果正在门前站着,却听到了一阵抽抽搭搭的声音,就好似是呜咽之声。

    于是,我立刻寻声朝着四周望去,很快就发现,这声音是从那放着熏香的桌子底下传来的。

    “谁在那?”我开口问道。

    桌子底下,没有应答,但依旧有抽泣声传来。

    我听着声儿,应该是在哭,想着难道是哪个婢奴被教训了,所以躲在这偷偷哭泣么?

    于是也不声张,一步一步朝着桌子靠近,伸手掀开了盖在桌上的白色绸缎,紧接着就看到了一个同我一样,穿着一袭黄裳的人蜷缩在桌底。

    他(她)一头暗红色的头发,披散着,知道有人掀开了桌上的绸缎,便立即抬起头来,朝着我这一看。

    这一抬头,我便是一愣,这是一张极为白净,俊美绝伦的面容,眼角上方,还有一颗红痣,因为太过于精致,让我看着都有些痴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laidudu.com。来读读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aid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