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读读小说 > 自带锦鲤穿六零 > 第六百三十九章 算你识趣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六百三十九章 算你识趣

小说:自带锦鲤穿六零作者:江水碧字数:4930更新时间 : 2019-12-03 00:00:06
    “好啊~”尽欢笑眯眯地松开了姚凯旋的手腕。

    然后,姚凯旋就悲剧地发现,她撇在背后的两只手收不回来了。

    她先弓背后挺胸,往左侧往右拧,那两只手就好像是被胶水黏在了一样,在两个肩胛骨之间的脊柱线上纹丝不动。

    左摇右摆急得跳脚,表情动作滑稽得令人忍不住发笑。

    白桦比较矜持,一直笑不露齿,尽欢和胡君澜虽然也在笑,但没有尤如那么夸张。

    尤如恼恨姚凯旋把她当傻子戏耍,刚刚还想推她出去当炮灰,现在有了嘲笑姚凯旋的机会,她怎么可能错过。

    所以尤如最先笑出声,一边笑还一边火上浇油道:

    “哈哈……姚凯旋,你不要再动了,你摇摇晃晃的样子,活像一只企鹅,哈哈哈哈,哎,不行了,我的肚子好痛。”

    姚凯旋又急又气,狠狠剜了一眼正捂着肚子前俯后仰大笑的的尤如。

    她的眼神再锋利,配上她狼狈的动作,也没有一点杀伤力。

    再说她冲尤如来劲儿也没用啊,尤如也不可能帮她把手拿回来。

    解铃还须系铃人,她冲着尽欢大喊:“姓徐的,你竟敢伤我的手,还不赶紧给我松开。”

    “求人就要有求人的态度,想要我把手完好无损地收回来,最起码对我要客客气气的吧?”尽欢单手插兜闲适地说。

    姚凯旋的手臂肩膀痛得都快要麻痹了,但又不敢就这样认怂求饶。

    其实认怂本来也没什么,道个歉服个软又不会少块肉,坏就坏在有尤如这个大嘴巴在场。

    姚凯之前又偏偏把尤如给得罪死了,她觉得要是她现在给尽欢求饶,估计等不到明天,尤如就会把今天的事情传得圈子里人尽皆知。

    要是大家知道她一个干部子弟,跟毫无来历背景的尽欢道歉,还不得把她笑话死,到时候她哪还有脸面出门交际?

    姚凯旋最后还是选择了要面子,咬牙忍着身上的痛感,梗着脖子不低头。

    “想让我求你,不可能,”姚凯旋整理表情继续说道:“姓徐的,我劝你识趣地解开我的手,不然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胡君澜觉得姚凯旋真是吃多少苦头,都长不了教训,都落到这步田地了还敢叫嚣。

    姚凯旋不就是仗着她有姚家撑腰,又自以为是地认为尽欢没有背景吗?

    欺软怕硬就算了,还不如尤如这个蠢货会长眼色,真是无可救药。

    “你让谁吃不了兜着走呢?姚凯旋,你好大的口气啊!你这么牛X你爹知道吗?”胡君澜板着脸说道。

    姚凯旋知道姚家的背景比不上胡家,但现在说的是他跟尽欢之间的事情,跟胡君澜没一点也不相关。

    她就不信,胡家还能为胡君澜的一个朋友找姚家讨公道,所以不甘示弱地反驳。

    “我让姓徐的吃不了兜着走,那也是我跟姓徐的之间的事情,跟你胡君澜有半毛钱关系吗?你跟着凑什么热闹?”

    胡君澜想怼回去,被尽欢给拉住了,“君澜,她说的也对,这确实是我跟她之间的事情,你别插手!”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我一个人就绰绰有余,你认识我这么久见吃过亏吗?”

    姚凯旋见尽欢居然劝退胡君澜,要自己一个人抗,胡君澜居然还点头了。

    她觉得尽欢拒绝胡君澜的援手的举动实在太蠢了,尽欢是齐寅桐的徒弟没错,但齐寅桐一个戴过帽子下放过的医生,能有多少能量和话语权?

    就算齐寅桐真的把状告到首长们的面前,首长也不可能因为一个小小的尽欢,把姚家怎么样吧。

    姚凯旋越分析越觉得有道理,于是忍着手臂和肩背的痛麻,大言不惭地威胁道:

    “京城可不是你们川省的小县城,你那些上不了台面的手段最好收起来,不然最后怎么死都不知道!”

    尽欢被威胁一点也不生气,反而笑着说道:“是,我是县城来的泥腿子,比不上干部千金有权有势有背景。”

    “算你还有点脑子,还知道识趣,”姚凯旋瞬间就趾高气昂起来,“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把我的手松开?”

    姚凯旋这变脸的速度,不仅让尽欢和胡君澜厌恶,白桦也觉得很不齿。

    姚家这几年是兴腾得快不错,但到现在为止,还连一流家族都还没挤进去。

    姚凯旋这样说话行事,不知道的,还以为这紫禁城是由姚家说了算呢?

    只有尤如没没跟上节奏,刚才尽欢不还准备跟姚凯旋大汉一场吗?

    姚凯旋为啥就一副稳操胜券的样子,她眼睛都没眨耳朵也没背,明明什么都没看漏听漏啊!

    尽欢笑眯眯地走向姚凯旋,难道是真的要给姚凯旋松手?

    要是这样的话,也太没劲儿了,尽欢说好的不吃亏,要给姚凯旋一点颜色看看呢?

    就在尤如感觉到失望的时候,只听到姚凯旋短促地“嗷”了一声,然后叫声就闷到了嗓子里。

    尽欢用手扶着姚凯旋反着的手肘,不仅没有往下收,而是狠狠往肩膀的方向推。

    之前快痛麻木的姚凯旋,被卷土重来的剧痛再次淹没。

    不,准确的说是,比之前还痛好几倍,姚凯旋的额头上豆大的冷汗就能证明。

    剧痛的时候喊叫,是人的本能。

    姚凯旋虽然在姚家不算受宠,但好歹也是干部子女,从小也没吃过苦,根本忍不了这样的痛。

    可为什么她呼痛的叫声戛然而止呢?大概要归功于尽欢放在她下巴上的另一只手。

    尽欢掐住了姚凯旋的下巴,力气用的要比之前轻描淡写的要大多了。

    尽欢若无其事的样子,丝毫看不出来在用力,是姚凯旋紧绷的下颌骨,让人看出了破绽。

    “几位同志,你们在这里干什么,是买什么东西没找到吗?需要我帮忙吗?”一个穿着列宁服的中年妇女走过来问道。

    她在服务台那边看到,这几个姑娘都在这里站了好半天都没动,别是进来偷东西的吧,所以才过来问话。

    胡君澜立马说道:“不用了,我们已经买完了,这就走!”

    “好啊~”尽欢笑眯眯地松开了姚凯旋的手腕。

    然后,姚凯旋就悲剧地发现,她撇在背后的两只手收不回来了。

    她先弓背后挺胸,往左侧往右拧,那两只手就好像是被胶水黏在了一样,在两个肩胛骨之间的脊柱线上纹丝不动。

    左摇右摆急得跳脚,表情动作滑稽得令人忍不住发笑。

    白桦比较矜持,一直笑不露齿,尽欢和胡君澜虽然也在笑,但没有尤如那么夸张。

    尤如恼恨姚凯旋把她当傻子戏耍,刚刚还想推她出去当炮灰,现在有了嘲笑姚凯旋的机会,她怎么可能错过。

    所以尤如最先笑出声,一边笑还一边火上浇油道:

    “哈哈……姚凯旋,你不要再动了,你摇摇晃晃的样子,活像一只企鹅,哈哈哈哈,哎,不行了,我的肚子好痛。”

    姚凯旋又急又气,狠狠剜了一眼正捂着肚子前俯后仰大笑的的尤如。

    她的眼神再锋利,配上她狼狈的动作,也没有一点杀伤力。

    再说她冲尤如来劲儿也没用啊,尤如也不可能帮她把手拿回来。

    解铃还须系铃人,她冲着尽欢大喊:“姓徐的,你竟敢伤我的手,还不赶紧给我松开。”

    “求人就要有求人的态度,想要我把手完好无损地收回来,最起码对我要客客气气的吧?”尽欢单手插兜闲适地说。

    姚凯旋的手臂肩膀痛得都快要麻痹了,但又不敢就这样认怂求饶。

    其实认怂本来也没什么,道个歉服个软又不会少块肉,坏就坏在有尤如这个大嘴巴在场。

    姚凯之前又偏偏把尤如给得罪死了,她觉得要是她现在给尽欢求饶,估计等不到明天,尤如就会把今天的事情传得圈子里人尽皆知。

    要是大家知道她一个干部子弟,跟毫无来历背景的尽欢道歉,还不得把她笑话死,到时候她哪还有脸面出门交际?

    姚凯旋最后还是选择了要面子,咬牙忍着身上的痛感,梗着脖子不低头。

    “想让我求你,不可能,”姚凯旋整理表情继续说道:“姓徐的,我劝你识趣地解开我的手,不然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胡君澜觉得姚凯旋真是吃多少苦头,都长不了教训,都落到这步田地了还敢叫嚣。

    姚凯旋不就是仗着她有姚家撑腰,又自以为是地认为尽欢没有背景吗?

    欺软怕硬就算了,还不如尤如这个蠢货会长眼色,真是无可救药。

    “你让谁吃不了兜着走呢?姚凯旋,你好大的口气啊!你这么牛X你爹知道吗?”胡君澜板着脸说道。

    姚凯旋知道姚家的背景比不上胡家,但现在说的是他跟尽欢之间的事情,跟胡君澜没一点也不相关。

    她就不信,胡家还能为胡君澜的一个朋友找姚家讨公道,所以不甘示弱地反驳。

    “我让姓徐的吃不了兜着走,那也是我跟姓徐的之间的事情,跟你胡君澜有半毛钱关系吗?你跟着凑什么热闹?”

    胡君澜想怼回去,被尽欢给拉住了,“君澜,她说的也对,这确实是我跟她之间的事情,你别插手!”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我一个人就绰绰有余,你认识我这么久见吃过亏吗?”

    姚凯旋见尽欢居然劝退胡君澜,要自己一个人抗,胡君澜居然还点头了。

    她觉得尽欢拒绝胡君澜的援手的举动实在太蠢了,尽欢是齐寅桐的徒弟没错,但齐寅桐一个戴过帽子下放过的医生,能有多少能量和话语权?

    就算齐寅桐真的把状告到首长们的面前,首长也不可能因为一个小小的尽欢,把姚家怎么样吧。

    姚凯旋越分析越觉得有道理,于是忍着手臂和肩背的痛麻,大言不惭地威胁道:

    “京城可不是你们川省的小县城,你那些上不了台面的手段最好收起来,不然最后怎么死都不知道!”

    尽欢被威胁一点也不生气,反而笑着说道:“是,我是县城来的泥腿子,比不上干部千金有权有势有背景。”

    “算你还有点脑子,还知道识趣,”姚凯旋瞬间就趾高气昂起来,“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把我的手松开?”

    姚凯旋这变脸的速度,不仅让尽欢和胡君澜厌恶,白桦也觉得很不齿。

    姚家这几年是兴腾得快不错,但到现在为止,还连一流家族都还没挤进去。

    姚凯旋这样说话行事,不知道的,还以为这紫禁城是由姚家说了算呢?

    只有尤如没没跟上节奏,刚才尽欢不还准备跟姚凯旋大汉一场吗?

    姚凯旋为啥就一副稳操胜券的样子,她眼睛都没眨耳朵也没背,明明什么都没看漏听漏啊!

    尽欢笑眯眯地走向姚凯旋,难道是真的要给姚凯旋松手?

    要是这样的话,也太没劲儿了,尽欢说好的不吃亏,要给姚凯旋一点颜色看看呢?

    就在尤如感觉到失望的时候,只听到姚凯旋短促地“嗷”了一声,然后叫声就闷到了嗓子里。

    尽欢用手扶着姚凯旋反着的手肘,不仅没有往下收,而是狠狠往肩膀的方向推。

    之前快痛麻木的姚凯旋,被卷土重来的剧痛再次淹没。

    不,准确的说是,比之前还痛好几倍,姚凯旋的额头上豆大的冷汗就能证明。

    剧痛的时候喊叫,是人的本能。

    姚凯旋虽然在姚家不算受宠,但好歹也是干部子女,从小也没吃过苦,根本忍不了这样的痛。

    可为什么她呼痛的叫声戛然而止呢?大概要归功于尽欢放在她下巴上的另一只手。

    尽欢掐住了姚凯旋的下巴,力气用的要比之前轻描淡写的要大多了。

    尽欢若无其事的样子,丝毫看不出来在用力,是姚凯旋紧绷的下颌骨,让人看出了破绽。

    “几位同志,你们在这里干什么,是买什么东西没找到吗?需要我帮忙吗?”一个穿着列宁服的中年妇女走过来问道。

    她在服务台那边看到,这几个姑娘都在这里站了好半天都没动,别是进来偷东西的吧,所以才过来问话。

    胡君澜立马说道:“不用了,我们已经买完了,这就走!”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laidudu.com。来读读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aid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