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小说:暮山见忘集之客从何处来作者:丁墨字数:13682更新时间 : 2017-01-12 14:54:42
    韩拓蹲在地上,就着手电明亮的光,看地上的半个脚印。

    再抬头,环顾室内一周,心里大概有了分寸。

    刑警小谈赶紧凑过来,看着韩拓自带的白色手套、鞋套,妈的那材质看起来就比他们小镇警察用的高好几个级。加之韩拓的一举一动看起来是那么专业精准。小谈不由得赞道:“韩哥!你不说我们还不知道,原来你以前在BJ也是刑警啊!这手法,啧啧……怎么样,有发现了吗?”

    韩拓站起来。身旁是几个一脸好奇和期盼的警察。当然,也有手足无措。

    小城地处偏僻,几十年都没发生过命案。这些警察的整体刑侦水平不高,也是情有可原。起初韩拓就是看到他们到来后,生涩的勘探手法和紧张的表情,才让洛晓等在屋外,自己上了。

    其实不该上的。

    早决心要与过去的一切诀别。但刑警的血,流在身体里一天,似乎就不会真的冷下去。

    更何况,看到这样暴力血腥的凶案现场,他也忍不住手痒。

    男人总是要对几样东西有瘾。他现在又还没有正式有女朋友,偶尔破破戒也不为过吧。

    想到这里,韩拓心中如同有清风拂过。锐利的双眼盯着地上的尸体,心思仿佛也因之更加清明。

    “凶手是女人。”韩拓说。

    小镇警察们都是一怔。

    “不、不会吧……”小谈脸色一变,“女人下得了这么狠的手!”

    韩拓冷笑:“你们不知道?女人有时候狠起来,比男人还要残忍数倍。这点事儿算什么?跟哥见过的,差远了……”到底还是没有再往下说,他无视警察们好奇的目光,往门口一指:“尸体被发现时,大门、房门窗,都没有被破坏的痕迹。邻居也没听到任何响动――凶手和死者是认识的。”

    众警察点头。

    “尸体被发现时,下身赤裸。死者谢华,身材高大强壮,但是房间内没有任何扭打痕迹。极有可能是睡眠时被人杀死。但是他的裤子和内裤都是完好的脱下来,丢在床头。大腿内侧还有精斑,所以……”

    小谈恍然大悟:“难、难道……他是被他睡的女人杀死了!”

    韩拓点了点头,道:“当然,一个男人睡的,可能是女人,也可能是男人。决定性的证据,是地上的足印。”他往尸体旁的血泊中一指:“这里有几个足印,属于同一个女人,染了血,37码,布鞋。身高165-175之间,体重在90-110斤,体形偏瘦,从步伐看,是中青年,也就是在20-40岁之间。凶手剁坏了谢华的老二,可见对这个东西充满憎恨,必然在感情上受过伤害。去找吧,跟死者谢华有关系的,情、财、仇纠葛的女人。以及询问周边邻居看是否有目击者。小镇就这么大,重点排查她们今天下午的不在场证明。”

    小谈等人的眼睛都瞪大了:“韩哥,你这也太牛了吧!光看两个脚印,就推断出这么多!哈哈,我们破案这就有方向了!”

    韩拓却只是淡淡一笑,抬头望着门外,说:“等你们市里专家来了,得出的也是同样的结论。走了,回头需要录口供再叫我。”

    推门而出,却仿佛到了另一个世界。

    血腥味还萦绕在鼻尖,却也飘来院内树叶的香气。一如他此刻的心情。院内还有不少人走来走去,个个神色惊惶,一派兵荒马乱场景。韩拓抬起头,却见洛晓原来站的树后,已没了人。是见人太多,避开了吗?

    这女人,说等他,却不等。韩拓在昏黄的路灯下,双手插在裤兜里,慢慢地走回了家。

    他回到客栈,已是深夜。刚推开门,响动声便被楼上房间里的洛晓听见了。

    毕竟庭院寂静。

    洛晓坐在窗前,没有动。隔着淡薄的纸窗,可以看到院里那个身影。

    但却也有人,热烈地欢迎韩拓的归来。

    那便是一整天都处于紧张激动害怕心情中的小梅了。她撑着大半夜没睡,就是要等韩拓回来打听八卦。见他走进来,一把抓住:“哥、哥!怎么样?谢华是真的被人剁成了七八片吗?老二还被砍下来风干了?哎、哎,你怎么不看我,跟你说话呢,看哪儿呢?”

    韩拓都懒得搭理她,抬起头,瞟着洛晓的那扇窗。灯还开着,窗户上映着一道人影。她还没睡。

    在等他?

    她要真四平八稳睡了,那才真是没心没肺。他淡淡的有点喜悦的想。

    “无可奉告!”韩拓丢给小梅这么一句,转身就上了楼。

    “哎――”小梅十分怨念地看着老板决绝的身影,又耍酷!大半夜耍给谁看呢!

    正怨念着,眼睛却瞟见韩拓沿着二楼走廊,一直往里走,步子还快的很。走走走……那不是……

    小梅瞪大眼,手指张开捂住嘴,看到老板一把推开洛晓的房门,走了进去,然后反手关上了门。

    我去!

    就知道他们两个有猫腻!

    想不到向来视美色如粪土的老板,也会有这样热情似火的一天!

    ――

    韩拓推门进去,就见洛晓坐在床边。身影纤细,无边沉默。

    韩拓走到她身后,有点想抱,却又怕唐突到了她。最后在她身畔坐下。便见她的身影在灯光中微微一颤。

    “怎么先走了?”他低声问。

    “人太多了。”她答。

    “嗯。”

    “警察会抓到凶手吗?”

    “会的,只是时间问题。”

    两人又都沉默了一会儿,他偏头吻住她。这是一个比白天更热烈耐心的吻。他的手揽住她的腰,另一只手握住她的发。于是她整个人便由他掌控,仿佛化成了一团水,逃不开他的怀抱。

    吻了许久,直至两人的气息都喘急。他低下头,用额头抵住她,轻声问:“洛晓,喜欢吗?”

    洛晓快要哭出来,她没有别的答案。

    “喜欢……”有生之年,喜欢得要死掉了。从见到你的第一眼起,我遇见了爱情。

    他的嘴角有微微的笑,嗓音更轻:“那我们努努力,争取以后每一天,都由我来吻你。”

    洛晓的眼泪掉下来。

    他低头用脸蹭去:“傻姑娘……哭什么,好像我欺负你似的……”说到这里,自己先笑了。

    回答他的,却是洛晓的双手,无声按住了他的肩。韩拓抬眸看着她,顺着她的手倒下去,被按在了床上。

    洛晓低着头,脸又红又白,她说:“我不要永远,我只要现在。”

    韩拓无声地看着她。

    看着这个独自流浪的姑娘,这个善良又勇敢的姑娘,露出一脸毅然决然的表情。仿佛带着飞蛾扑火的勇气。她整个人都在他怀里,伸手就脱掉了T恤,只剩下内衣了。仅仅是这一个动作,仿佛就用掉了她全部的羞涩和疯狂,她的脸涨的通红,然后伸手抱住了他。

    韩拓好想喝水,滋润干涸的喉咙。还有被她坐着的紧绷无比的身体。她抬起头,生涩的、又痴痴的,开始沿着他的脖子往下亲。诚然韩拓此刻也极想把她反压在身下,看她还敢这么野。

    但是韩拓忍住了。他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将她从身上推了起来。洛晓的脸更红了,两人对视一眼,她转身就要下床。韩拓却又将她抱了回来,盯着她,一字一句地说:“洛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不会做你的那根救命稻草。我只做一棵树,扎根在你心里。那才是我韩拓想要的爱情。”

    洛晓说不出任何话来。

    末了用手撑住脸,吐出一句:“对不起。”

    韩拓笑了:“你道什么歉?是我占了便宜。”他拉过旁边的被子,包住她的身躯,然后低声说:“呦,身材不错,真羡慕将来的我。”洛晓终于还是被他逗笑了。

    他深吸一口气,站起来,说:“走了,再呆下去,我可不知道自己会干什么。丫头,明天早上想吃什么?”

    洛晓抬头看着他。

    一室昏暗的灯火,映着彼此温柔的脸庞。

    她沉默着。

    他非常耐心地等待着。

    像是察觉了许多事,却又像是一无所知。

    洛晓觉得自己不能拒绝他,真的不能。

    这一生,唯一一次天涯相遇。

    唯一的,无法抗拒。

    “米粉……和豆浆吧。”她说。

    韩拓的眼睛里,有看不清的黑色在涌动。他微微笑了:“好。”

    转身时,眼角余光却瞥见洛晓在地上的那道影子,纤细又飘忽。继而又瞥见了她脚上的鞋,正是当地常见的布鞋,大概是她来到古镇之后买的。以韩拓的眼力,看一眼就知道尺码。他心神一怔,又思及洛晓的身材个头……韩拓猛的心神一凛,他在干什么?暗暗失笑,自己职业病又犯了。

    他拉开门离去。

    只剩洛晓一人,独坐在夜色里。一直听着他下了楼,进了自己屋里,洛晓才怅然若失地躺了下来。被子上仿佛还有他手掌的余温,洛晓裹紧自己,闭上眼,一时心情却不知是忧愁还是欢喜。末了,只一个无用的念头,翻来覆去的想――如果她的人生,没有行差踏错多好!

    如果,是当年一身清白的洛晓,在此年此月此时此地,与韩拓相逢,多好!

    ――

    次日清晨,日出云开,清清静静。

    韩拓照旧早起,准备早饭。厨房里传来响动。

    二楼,洛晓却早已独坐了很久。

    她听到声音,将窗掀起小小一角,恰好看到韩拓从树下走过,黑发遮住了他的容颜。

    洛晓轻轻咬着自己的嘴唇。

    他说,要做一棵树,扎根于她心。

    却不知她此刻停留在这里,仿佛站在高高的悬崖边沿,看着下方海水沉浮。而他驾驶着唯一的舟,伸手邀她上岸。可她稍不留神,就会粉身碎骨。

    ……

    韩拓,我也好想做一棵树,攀沿在你抬头可见的窗棂上。

    此生相遇,惊鸿一瞥,便是永恒。

    而后某一天,我的树叶,便再也无法呼吸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laidudu.com。来读读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aid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