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小说:暮山见忘集之客从何处来作者:丁墨字数:3110更新时间 : 2017-02-11 08:20:04
    “咚咚咚——”急促凌乱的敲门声。番△茄  ```.-f`q`x-s`-.`com

    “谁啊?”简瑶打开门,却看到傅子遇一脸苍白,可眼眶又是通红的,明显哭过了。这令简瑶大吃一惊,谁能令万年温柔平和的傅子遇掉泪呢?

    傅子遇朝简瑶一点头,偏头避开她的目光,径直就走了进去:“靳言呢?”

    简瑶忙说:“在书房里。”

    傅子遇推开门走进去,薄靳言低头正在看书,傅子遇一把夺过他手里的书,丢到一旁。

    薄靳言抬头看着他,目光探究。

    傅子遇的声音还有点发抖,沙哑,说:“我……看见她了……”

    “谁?”

    “joe……雨濛,韩雨濛。”

    薄靳言脸色微变,与简瑶对视一眼。

    “你确定看清了?”薄靳言问。

    “是的!”傅子遇用力点头,“我看得非常清楚。一样的额头,一样的眼睛、鼻子……连脖子上那颗小痣都一模一样——除非这世上,有长得分毫不差的两个人。▽□番△茄▽  ```.-f-q-x-”

    他的声音听起来非常痛苦,薄靳言拍拍他的手,示意他先坐下,然后又从旁边拿了瓶水给他。傅子遇拧开灌了一大口,然后双眼赤红地盯着地面。显然在简瑶的“调教”下,薄靳言在安慰朋友这一点上,已经做得非常好了。

    然而别说简瑶了,薄靳言从来都没见过傅子遇这个样子。

    简瑶悄无声息地也在旁边坐下了。

    “在哪里看到的?现在她在哪里?”薄靳言缓缓地问。

    傅子遇摇了摇头,然后说:“我在商业街看到了她,当时……太震惊,还以为是自己的幻觉。等我追进去,她已经不见了。”他的手指插进自己头发里:“但是我问过服务员,的确是有这样一个女人,来买过东西。”

    薄靳言略一思索,看向简瑶:“马上通知安岩,调集那条街上所有监控,寻找那个女人的踪迹。”

    简瑶立刻起身去了。薄靳言又看着眼前的挚友,说:“我会马上请求相关部门协助,全力搜寻。番▽□茄小☆说网  ```.-f-q`x-一旦发现她的踪迹,立刻报告。但是kris,我必须实话实说,当年那种情况下,她生存的机会非常渺茫。请做好心理准备,或许真的只是相貌相似而已。”

    傅子遇半天没说话,后来轻轻“嗯”了一声。

    又在薄家待了一会儿,傅子遇的情绪总算镇定下来不少,也不要他们送,自己开车回家了。但薄靳言和简瑶都知道,对于这个男人来说,今夜难眠。

    岂止今夜。以傅子遇的性子,只怕今后很长一段时间,夜夜难眠。

    夜星繁朗。

    薄靳言搂着简瑶,靠在长椅里,看着夜空。

    “那人会是韩雨濛吗?”简瑶问。

    “不知道。”薄靳言答,目光深邃。

    他想的是,若只是认错,也就罢了。

    可如果,真的是失踪很久的韩雨濛呢?

    ……

    她当年是怎么脱险的?

    又如何从变态杀人狂手中逃脱?

    这些年去了哪里?

    为什么一直不来找子遇。番茄小說◇△網 ---.`f`q`x-s``.com

    现在,又突然出现。

    隐隐的,有股冷冽气息涌进心头。胸口却是一暖,是简瑶伸手抱紧了他。

    薄靳言低头看着她。

    “我们是幸运的。”她小声说,“没有分离。”

    薄靳言感觉到胸口微微一疼,是那种被柔软的甜蜜牵扯着的疼。他低头吻她的前额,笑了,说:“这还用说吗?我们当然不会分离——我怎么可能允许那种情况发生?太阳怎么可能离开属于他的天空呢?”简瑶忍不住笑了。

    两人又抱了一会儿,简瑶在他怀里睡着。薄靳言“噢”了一声,起身小心翼翼把她抱到了床上,那感觉,就像抱着一只柔软的猫。这么简单的举动,却令薄靳言在深夜里意摇神驰。他发觉自己心中冒出个从未有过的可笑念头,竟隐隐盼望着这样的时光,越来越慢,越来越长,永远不要有结束的那一天。番茄○☆△网 ☆ -`-.`f`q-x-s`-.-com

    ——

    次日一早,薄靳言就找来各个部门协助,把那个女人出现过的地方,都搜了一遍。

    然而结果并不令人满意。

    安岩调集了所有监控,但居然没有摄像头拍到那个女人的正脸。只有街头巷尾的一抹模糊身影。

    那家服装店,也被鉴证人员彻底勘探过,却居然没有找到任何一枚指纹,跟失踪的韩雨濛吻合。

    “她当时有没有戴手套?”服务员回忆道,“好像没有。这种天气戴手套,不是挺奇怪的吗?”托傅子遇的福,在那天他的追问之后,服务员对那个女人印象深刻,并且辨认出,女人的确和照片上的韩雨濛长得完全一样。

    相貌相同,指纹却没有。

    这对任何一个侦探来说,都是值得玩味的事实。

    忙乎了一两天,薄靳言并没有把详细进展告诉傅子遇,更加没有带他来各种现场。免得他的情绪起伏太大。只打算有了明确进展,再告诉他。

    而傅子遇那边也安静着。大概是,在等待吧。

    到了周日下午,正是动漫展举行的时间。那个女人的踪迹也没有进一步的线索,干耗着也不是办法。薄靳言和简瑶决定还是去参加动漫展,全当调节放松。

    临出门前,简瑶接到一个电话,是前些天认识的洛琅打来的。

    “简瑶,你上次发给我邮件,咨询的那三个法律问题,我已经回复到你邮箱了。”即使隔着电话线,简瑶也能感受到他嗓音里醇厚温和的笑意。

    “好的谢谢你,洛大哥。又麻烦你了,我晚上回来就看。”

    “不客气。”洛琅笑着问,“要出门?”

    “嗯,跟我老公出去逛逛。”

    “好的,周末愉快。以后有法律问题还可以咨询我。”

    挂了电话,简瑶心头暖暖的。警局也有律师顾问,但总还是得走部门协调流程,有时候可能要等上好几天。所以简瑶最近学习一些资料或者整理档案,遇到不懂的问题,只要不涉及保密,就发邮件给洛琅。他总是非常耐心地回复解答,为组里的工作提供了不少帮助。一来二去,两人也熟了。

    当然,为了表示谢意,简瑶买过一批书寄送给洛琅。是他提过的感兴趣的刑侦方面的书。洛琅欣然接受。

    对于他们的交往,薄靳言并不关心。简瑶倒是说:“你看,我老乡能够给我们提供法律外援,也是好事呀。咱们特案组,4个正式组员,加0.5个正在动摇的法医,再加0.5个律师外援,这才是真正的功能齐全完备。”

    ……

    “太太,我们可以去约会了吗?”薄靳言微笑问。

    简瑶抬起头,就见他已经换下了衬衣西裤,穿上了polo衫和休闲裤。少了几分冷肃,多了一些清隽温和。那双眼澄澈如水。

    现在不像个犯罪心理师了,只像个书卷气极重的青年,清雅挺秀。

    这还是这几年她调教的结果呢,否则宅男西装控连去爬山,都觉得衬衣皮鞋挺好。

    简瑶忍不住笑了,把手机丢进包里,将他的手臂一挽:“走吧,薄先生。”

    两人驱车驶往京郊某著名动漫产业园。

    车窗开着,徐徐的风吹进来。车里还放着音乐,两人时不时说着话。以至于手机进短信时的一声震动,简瑶并没有听到。

    银色的手机躺在她的包里,屏幕亮了又暗。

    是一条发自未知号码的短信:

    “绝对不可以去动漫展。”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laidudu.com。来读读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aid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