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小说:暮山见忘集之客从何处来作者:丁墨字数:2578更新时间 : 2017-02-11 08:20:04
    

    “月影动漫工作室,成立于两年前。”方青说,“其实并没有正式注册,就是他们几个学生兴趣爱好、自发组建的社团。在圈内小有名气。”

    会议室内,众刑警低头记笔记。

    “据三名嫌疑人说,他们的主要骨干,就5个人。”方青缓缓地说。

    另一名刑警说:“我们也大致了解了5个人的背景,都是南华大学的学生,蒋学冉,以及女死者容晓枫,都是去年毕业,工作了近一年。许笙、文晓华以及男死者陆季,都是今年毕业。家里经济条件都一般,都不足以支持他们毕业后继续玩cosplay下去。这个工作室也面临解散。”

    “这次的案件,会不会也与他们面临解散的事有关?”一名女刑警问。

    另一个刑警说:“我看不会吧。很多人大学都玩些兴趣,毕业了不都放弃了,现实了,融入社会了。总不能因为这事儿杀人吧?我大学那会儿还玩过乐队呢。现在连最简单的曲子都弹不出来了。”

    其它刑警都笑了,打趣道:“老张,想不到你还有过梦想啊。”

    “是,比我们可强多了。”

    方青笑了笑说:“在现在这个时代,梦想死去这事儿,的确是司空见惯。”

    这话倒令众人一静,连始终低着头的安岩,都抬头看了他一眼。

    一名老刑警感叹道:“他们还都是些孩子,大学时追求追求兴趣爱好和梦想,谁知道就赔上了性命呢?”

    方青说:“案发已经过去了八个小时,目前的初步调查结果是:

    五人都没有普通专业普通学生,家境普通,没有******购买来源;

    没有明显杀人动机;

    没有不在场证明;

    无论死者还是生者,指甲里都没有******残留物;

    此外,我们反复与他们沟通过,他们说都不会把工作室的钥匙给别人。不可能有外人配了钥匙闯入。”

    大家都没说话。一个看似简单的案件,却陷入调查的僵局。

    “还需要深挖这个案件。”方青说。

    大家都点头。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他们三个人,对我们隐瞒了什么事,藏着秘密。”方青说。

    这一点,大家居然都没有异议。

    一名刑警说:“既然热爱Cosplay,却在前一段时间突然扔掉工作室所有纪念照。的确不对劲。而且同伴死了,他们三个的反应都太不对劲了。惊吓之余,好像都在极力逃避着什么。”

    ——

    散会了,方青和安岩一起走出会议室,远远的却瞧见走廊里,有人在吵闹,有人在哭。

    “是死者陆季的家长,还有文晓华的家长。其它人家都是外地的,父母还没赶过来。”一名刑警解释道。

    “让他不要玩这些鬼玩意儿,好好读书、好好找工作,他不听!”陆季的父亲坐在走廊里,嚎啕大哭。他穿着件半旧的衬衣,里面是BJ当地老居民常见的白背心,一看家境就不宽裕。陆季的母亲坐在他身边,哭得已没了声音。

    “现在完了!全完了!我的孩子啊!”陆父嘶吼道,“这个家完了!陆季啊!你玩那些干什么呀!我恨啊,恨没有拦着他啊!孩子啊,你好好读书找个踏实工作,爸爸妈妈现在就不用白发人送黑发人了啊!”

    文晓华的父母看起来安静多了,穿着也稍微好些,但大概是来到警局,两人都很紧张,一直抓着一名警察问:“我们晓华什么时候可以走?他同学死了,关他什么事?快放我们孩子走!”

    警察刚要安慰,谁知旁边的陆父听到了,一下子冲过来,抓住文父的衣领:“我孩子死了,你的孩子为什么还活的好好的?下毒,他们说是下毒!是不是你们家的干的!妈的!为什么我孩子死了,你们家活得好好好的!”

    文父看起来是个知识分子,脸都涨红了,用力摆脱他:“你神经病!你儿子死了关我们家什么事!”文母也上来帮忙,陆母见状哭得更厉害。警察连忙劝阻。

    乱成一团。

    ……

    方青和安岩一直静静地看着。

    “这两个家都毁了。”方青说,“你说,可悲的到底是什么?”

    安岩一怔,方青已转身走进审讯室。安岩快步跟上去,问:“组长和简瑶呢?”

    方青答:“他们去查证那个秘密了。”

    安岩:“那我们呢?”

    方青笑了一下:“我们,去会会三名幸存者兼嫌疑人。”

    ——

    与此同时,薄靳言和简瑶正坐在去南华大学的车上。

    简瑶还有点疑惑:“审讯嫌疑人,这么重要的事,你不参加,反而来参加背景调查?”

    薄靳言答:“那种事,交给方青做就可以了。他会做得很好。”

    简瑶笑了:“想不到,你居然还挺会用人的。想不到你还有领导力呢。”

    薄靳言看她一眼答:“我对领导人没有兴趣。我只是把自己不喜欢的、简单乏味的工作,分配给喜欢它、适合它的人。譬如我和你之间……”

    简瑶:“够了。”

    她又问:“那么背景调查你为什么感兴趣?”

    薄靳言嘴角浮现一丝笑容:“因为这个案件,看清背后隐藏的痛苦,比直面死亡更关键。”

    南华大学,学生宿舍。

    死者陆季居住的那间宿舍,已经有鉴证人员进入,他的同学们也在接受询问。薄靳言和简瑶走进去,就见一个凌乱的上铺,正是陆季的床,也是典型的大学男生宿舍模样。

    简瑶仔细观察了一圈,墙上只简单的贴了张课表,字迹不敢恭维。蚊帐破了个小洞,也没补。书比较杂乱地堆在床铺下的书桌上。衣柜里有几件球服,还有几件普通品牌的T恤,都是几十块一件的,还有些脏衣服脏袜子塞在柜子里。

    看了一会儿,薄靳言问:“看好了吗?”

    简瑶点头:“看好了。”

    两人便离开这间宿舍。

    第二个去往的是许笙的宿舍。女生宿舍相对整洁干净一些,许笙的床铺更是简单。常见的普通蚊帐,墙上什么也没贴,也没有任何装饰品。符合她沉默木讷的个性。书本整齐放在书柜里,电脑是便宜的品牌。衣柜里是些黑白灰的衣服。凉鞋穿烂了一条带子,也没有补,放在桌下,看样子还在穿。

    “一如我所料。”薄靳言说。

    简瑶点头。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laidudu.com。来读读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aid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