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小说:暮山见忘集之客从何处来作者:丁墨字数:2569更新时间 : 2017-02-11 08:20:04
        谁知简瑶把戒指拿出来,才发现不是。因为小鸟戒指的指围明显小一些,是属于她的。

    薄靳言这才拿起戒指,替她戴上,说:“尼采说过,人和树一样。越是向往高处的阳光,根就越要伸向黑暗的地底。简瑶,我是树根,而你,就是飞翔在我身体上方的小鸟,自由、纯洁。我们一起向着阳光、追寻真相,依偎一生。”

    简瑶看着无名指上的戒指,静默了一会儿,伸出手,抱住他。薄靳言也低下头,亲吻她的脸颊,然后替自己也把戒指戴上,握住她的手。

    “子遇叫我过去,可能有事。你去和方青他们抓柯浅,我们晚点再见。”

    “好。”

    ——

    薄靳言很快开车走了,简瑶转身上楼,却被人叫住:“简瑶。”

    她回头,看到了多日未见的洛琅。

    她很惊讶:“洛大哥,你怎么来了?有事?”

    洛琅站在门廊下,浅色t恤、黑色长裤,干净又挺拔。他微笑道:“我顺路经过这里,打算把上次说的材料,给你送过来。没想到真叫我遇上了。”

    简瑶笑着接过:“多谢了,还麻烦你跑一趟,真是过意不去。但我和靳言今天不能请你吃饭了,马上要出任务。”

    洛琅笑着点头:“理解,快去吧。对了,是要去抓人吗?”

    简瑶:“你怎么知道?”

    “我10分钟前看到方青和安岩开车走了,带了一队人,还带着手铐手枪。”

    简瑶点头,那就是了。不过这下有点小麻烦,人都出动了,她得跟他们联络,然后再找个车去。

    洛琅却像洞悉她心中所想,说:“我开车过来的,反正晚上没事,送你去吧。你临时调车,不还得花时间精力吗?不必费事。”

    简瑶连忙拒绝:“那怎么行?警察办案,不能随便抓你当公差啊。”

    洛琅却看她两眼,把她的手一拉,不由分说往车边走:“简警官,简小妹,放心,我保证把你送到地方,就走,绝不干涉你们办公。公检法本就是一家,我不是没随警队抓过贼。你就别跟我客气了。我跟你们市局的局长、队长,都很熟的。”

    简瑶被他拉到了车旁,下意识就把手从他掌心里抽了回来。再拒绝的确也就矫情了,她也就大大方方道了声谢,上了他的车。

    洛琅的车开得很快,居然与他稳重儒雅的外表完全不同。简瑶坐在副驾里,打通了安岩的电话,原来柯浅逃往了动漫产业园附近,他自己曾经租住的那个小屋。方青和安岩,正带着人往那里突击。

    挂了电话,简瑶把地点告诉洛琅。洛琅应了声“好”,车开得更快了,还很稳。简瑶只得抓住车上的扶手,说:“洛大哥,看不出你开车这么……狂野。”

    洛琅被她逗笑了,说:“简瑶同志,我只是想早点把你送去跟同事汇合,我想我们应该能撵上他们。”

    简瑶再次道谢。

    天色已经迷迷朦朦,路灯亮起,照进车里,变成一片片静谧的流光。简瑶望着窗外,心情沉静,没有说话。

    洛琅的心情,却不平静。他那样专注地开着车,却又忍不住,分心注意到身旁的她。他想,她的确跟小时候的模样有很大不同,没有再哭,也毫不脆弱。她在这条缉拿罪恶的路上,一往无前,神色从容。

    洛琅忽然感觉有巨大的哀恸,袭上心头。

    她已经长成了这么好的模样,有自己的理想,生活,也有了最优秀的,甚至堪称伟大的伴侣。

    可是他,于这繁华城市里,看似纸醉金迷、春风得意。其实茕茕孑立,一无所有。

    车在红绿灯路口停下了,洛琅转过头,望着她。

    无法自抑地、无声地望着她。

    简瑶原本看着窗外,察觉到他的目光,疑惑地问:“洛大哥,你看我干什么?有什么事?”

    洛琅转过头去,笑笑,没说话。

    简瑶便也安静地望着前方。

    然而安静也只是表面,敏锐的目光则收于眼底。

    刚才,她为什么看到洛琅的眼中,有那样讳莫如深的哀伤,一闪而过?

    ……

    难道不止是老乡?

    她和他以前,曾经还在哪里,相遇过?

    ……

    这个男人,为什么会用,那样的眼神望着她?

    然而来不及细想了,前方,已经可以望见动漫城的轮廓。距离柯浅的家,不远了。

    ——

    傅子遇住的是一幢高楼,薄靳言有钥匙。

    按了门铃,依旧没人开。薄靳言掏出钥匙开门。天已经黑了,里头暗沉一片。

    薄靳言打开了灯,满室通亮,却不见人影。

    他慢慢地走进去。

    客厅看起来没有任何异样,所有东西都在原本应该在的地方。地上也很干净,桌上还放着傅子遇喝水的杯子。

    对面,放着另一个空玻璃杯。

    桌椅也有移动过的痕迹。

    薄靳言的神色平静如水,扬声喊道:“子遇?子遇?”依旧无人应答。

    他的脚步轻如风拂,走向卧室。

    卧室的窗帘是紧紧拉着的,不透一点缝隙。被子没折,乱扔在床上。薄靳言看了几眼,掏出手套戴上,从枕头上,拿起一根属于女人的长发。

    他静静地看了几眼,放回原处。绕着床边,慢慢踱到窗前,忽的一怔。

    血,地上有血。

    他骤然蹲下,两道长眉也紧紧蹙起。那是一道狭长的血迹,血量并不十分多,有压痕,像是有人被从地上拖拽而过。他伸手沾了一点血迹,还没有完全干透。

    他霍然站起,走到窗边,伸手刚要拉开窗帘,忽然又顿住。

    然后慢慢松手。

    他转身就朝门外快步跑去,同时掏出手机,打回警局:“替我查一辆车,车牌号……”他报了傅子遇的车牌,刚才上来时,车就不在了。

    “这辆车从盛庭嘉园离开,不超过半个小时。立刻帮我追踪,这辆车去了哪里!”

    等薄靳言下了楼,坐上车时,同事的回信就来了:“薄教授,找到那辆车了!”

    “在哪里?”

    “刚刚出了京西高速公路口。”

    京西……高速路口……

    薄靳言眸色一暗,看向导航。

    动漫产业园,亦在那个方向。(未完待续。)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laidudu.com。来读读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aid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