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小说:暮山见忘集之客从何处来作者:丁墨字数:2358更新时间 : 2017-02-11 08:20:04
        那人把车停在加油站,自己走出去,靠在路边吸烟。国道上飞起的尘土,染在他洁白的衬衣上,他也半点不在意。吸一口烟,微眯着眼,看着远方。

    已经跑了二百公里,已是夕阳西下,河南也已远了。

    抽完烟,他把烟蒂丢在路旁泥土里,转身刚要走,听到有警车的呼啸声由远及近。

    他就跟没听到似的,几乎走回车上。哪知那警车也是来加油的,堪堪停在他的车后。他目不斜视就要上车,谁知听到一声熟悉的呼喊:“哎,你怎么在这儿?”

    他身形一顿,刹那间心中念头千回百转,抬起眼,就看到手抢就藏在副驾的储物格里。但他到底还是没有伸手,深深呼吸了一口,转头头去,笑了:“老方?你怎么在这儿?”

    方青一脸风尘仆仆的,但看起来特别精神。他一双黝黑的眼盯着洛琅,说:“我执行任务。你呢?”

    事实是,那名蝴蝶杀手一路向北逃窜,方青当机立断,下令刑警们立刻向北直扑,封锁所有路线。可是祖国大地也太辽阔了,而且杀手随时也有弃车逃亡的可能,所以还没找到。

    薄靳言和简瑶他们,还远远落在后头。方青这辆车,应该是跑得最快的。

    就在这时,方青怀里的手机响了,来电人正是简瑶。加油站不能接打手机,方青看了一眼把电话摁掉了,打算呆会儿拨回去。

    洛琅看一眼他的手机,笑了,说:“我回北京啊。”

    方青看着他开的黑色jeep:“这不是你的车啊?”

    洛琅淡淡答:“一个委托人的,北京车牌,打算卖掉,托我帮他开回北京。反正也就十来个小时,我正好顺道回来。”

    方青“哦”了一声,看见搭档还在加油,他们那辆警车的前挡板都快掉下来了。他眼珠一转,将洛琅的肩膀一攀,笑道:“这样吧老洛,我坐你的车往北走。不瞒你说,我们正抓逃犯呐,当地警局给配的这车太不好用了。跑省道乡道什么的简直让我想吐血。带我一段。”

    洛琅想想说:“没问题啊。”

    于是两人上了车,一路向北疾驰而去。

    薄靳言、简瑶和安岩的车开到加油站时,恰好看到方青搭档的车开出来。简瑶大声问:“方青呢?”刑警答:“他遇到个朋友,上了他的车先走了。”简瑶奇怪地问:“谁啊?”刑警答:“叫老洛,开的辆黑色jeep。”

    简瑶一怔。

    旁边的薄靳言已冷声开口:“追!”

    安岩是开车的,抬起头,神色亦是凛然。简瑶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她抬起头,望见前方黄色路上,尘土飞扬,天,昏昏暗暗。

    追了大概有半个小时,前方拐角处,果真出现一辆黑色jeep。车速极快,远远地望不见车上有谁,只觉得那车竟像是奔命似的,一个拐弯,又把他们甩开了。

    那边车上,方青望着前方,手搁在车窗上,全部注意力都在搜寻道路前方、两旁的嫌疑车辆。窗户被他打开了一条缝,时不时有柔软的风吹进来。他用鼻子嗅了嗅,忽然开口:“老洛,我怎么闻到车上有股子血腥味?”

    他侧头望去,却见洛琅神色十分淡定,甚至还摸出根烟,含在嘴里,又拿出火机点上,而后答:“你这鼻子,不比我的鼻子差。不是你背上的味道么?”方青一怔,回头一看,把自己衬衣一扯,果然看到一些血痕,还有点疼。不知道是在山中那棵树枝上挂的,自己居然一直没察觉。

    他笑了笑,没再说话。

    过了一会儿,他忽然又说:“老洛,不是吧。是你身上的血味。”

    洛琅只缓缓低下了一点头,目光扫见自己右胸的衬衣,终于还是被鲜血浸染了。他复又抬头,看着前方,继续开车。

    风窸窸窣窣地吹进来,两个男人都沉默着。过了一阵,方青说:“老洛,你这是何苦?”话音未落,他已伸手拔枪。

    哪里知道洛琅的动作比他更快,一拳已狠狠击向方青太阳穴。方青侧头避开,同时牢牢抓住洛琅的胳膊令他动弹不得。谁知洛琅另一只手离开方向盘,竟闪电般从座椅下抽出一根铁棍,一棍狠狠砸上方青的脑袋。原来这才是他的真招数。开车的同时、短暂的瞬间,还能想出这样狡猾狠辣的攻击手段,连方青都始料未及,当真是不要命的打法。方青闷哼一声,头直接垂落,不动了,后脑有鲜血汩汩地流下来。洛琅深深吸了口气,丢掉铁棍,猛的抓住方向盘,车差点就冲下悬崖去。再抬起头,就见后视镜里,薄靳言他们的车已经出现了。

    洛琅继续忍受着胸口的剧痛,脑子转得飞快。要怎么摆脱简瑶他们,并且不引起怀疑。同时看一眼方青,这位老友的伤势应当不至于致命。想到这里,那种难受的、想要恶心呕吐的感觉,又涌上心头。他解开方青的安全带,一把将他推倒在座椅前方地上蜷缩着,然后拿出枪,垂落在身侧,等他们开过来时,再静观其变。

    然而他万万没有想到,他们竟然连招呼都没打,就听见“砰砰砰”几声,有子弹射向他的轮胎。洛琅骇然回头,看到副驾上,简瑶持枪,面色冷肃,在尘土飞扬中不可细辨,举枪正在射她的车。洛琅心头巨恸,一时间恍然若失,他知道什么都完了。可刹那间又有解脱的爽快,这不正是他想要的吗?

    他的心念流转间,安岩已加大马力,追了上来。

    这厢,安岩一声不吭只听薄靳言调令。简瑶握着枪,声音在风中还有些嘶哑:“靳言,你确定……是他?是洛大哥?”

    薄靳言的声音沉静无比,仿佛具有稳定人心的力量。“确定。”他说,“方青一定已经发现,并且被他暗算。继续开枪,射他轮胎,迫他停车。”

    简瑶的心中,特别的冷。她什么话也没有再多说,举枪再次射向对方左后轮。她注意到对方始终没有开枪还击。

    “嘭——”一声,射中了!黑色jeep的行驶路线瞬间一偏,右后轮也冒着烟。他无法再逃了!(未完待续。)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laidudu.com。来读读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aid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