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壹佰零二章

小说:暮山见忘集之客从何处来作者:丁墨字数:2573更新时间 : 2017-02-11 08:20:04
        只是没料到这件大事即将启动时,出了岔子。在几天前,伏击抓获一个小团伙时,竟提前走露风声,几名刑警受伤,团伙头目绰号“笑面蛇”的悍匪逃脱,朱韬也受了伤。这种意外,警觉如朱韬自然仔细思量,于是他将会面地点改到了街角的普通咖啡馆。但没想到,今天居然会是这样的情况……

    朱韬将烟头戳熄,说:“我们边走边聊吧。”抽出张钞票放在桌上。

    简瑶点头。

    三人很快出了咖啡馆。老城的房子低矮相邻,旁边便是几家小饭店,此刻中午萧条得很,都没有什么人。朱韬低声问:“他在哪里?”简瑶说:“跟我来。”领着他们走出一段,便到了一家小饭店门口。饭店里一个人都没有,简瑶领着他们径直走进去,上了楼。

    身后,长街,雨停路湿,人影闪动。

    上楼梯时,朱韬压低声音问:“那三个,你们的人?”

    简瑶答:“当然不是。”

    朱韬和手下交换个眼色,然后笑了一下说:“那就来个瓮中捉鳖。”简瑶见他俩沉稳硬朗,心中也多了几分豪气,答:“好。”

    这间饭店不过当地村民自家开的,简瑶已提前付钱清空。很快走到最里头的简陋包间,简瑶轻敲了三下门,然后推开。云散日出,阳光从窗口照进来,外头是层层叠叠的古城屋顶。薄靳言就坐在桌边,手边一杯清茶,听到声响,只是微微抬起头,然后就微蹙了眉头,问:“有人跟着你们?”

    简瑶答:“是,你怎么知道?”

    薄靳言放下茶杯,起身任由她牵着走向墙角埋伏,同时答:“听你们脚步声,不太对。”

    这便是朱韬第一次见到大名鼎鼎的薄靳言教授的情形。虽然是个瞎子,却是气质清绝、宛如珠玉。明明是危急时刻,他却没有半点慌乱,跟自己的妻子低声说着话,显得十分亲密熟络。然后就主动躲避隐藏,避免给他们带来麻烦。

    朱韬看着他俩,但来不及细谈了,只低声说:“薄教授,先解决掉这几个货色,再跟你详谈。”

    薄靳言被自己老婆严严密密护在身后,神态淡然,只微微一笑说:“好的,朱队长。”末了又添了一句:“久仰、久仰。”

    朱韬和简瑶都笑了。

    脚步声还未到来。

    朱韬竟沉稳笃定到这个地步,还有空暇低声问简瑶:“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简瑶答:“他们的神态不太对,太安静了,也没有任何眼神交流,不像是普通的店员。而且我观察过他们的手,那不是咖啡店员应有的手。”

    朱韬点点头,说:“而且他们冲的咖啡太难喝了。这么贵的咖啡,我只一年前喝过掏钱喝过一次,味道很好,记忆犹新。”

    简瑶笑了。

    “一会儿还会有援手到吗?”朱韬最后低声问,“就你们俩自己过来了?”

    简瑶答:“昆明会过来两名特警队员,先协助我们工作。”

    朱韬:“很好。”

    这时,门外楼梯发出轻微的声响。他们上来了。

    众人噤声,蓄势以待。

    朱韬此刻的眼神尖得像狼似的,抓起桌上一副瓷碗碟,“砰”一声砸在窗棂上。发出清脆的破裂声,还有窗户的“哐当”声。简瑶在心中倒数“3、2、1!”果然就听房门猛地被人推开,对方沉不住气,已冲了进来!

    三分钟后。

    薄靳言和朱韬已经坐下喝茶了,那三名歹徒,被朱韬手下和简瑶拷在一旁,皆已被揍晕了。年轻刑警干掉了两个,简瑶只来得及干掉一个。她不得不感慨,这边境警察,下手就是比内地的更毒。

    “教授,你打算怎么找到他们的老巢和核心成员?”朱韬问。

    薄靳言淡淡答:“推断。”

    朱韬端起茶抿了一口,说:“恕我直言,上级让我把资料交给你,并且尽量配合你的调查。但是边境犯罪不同于内地,非常危险,牵连也很大。我要怎么相信,你能够做到?”

    薄靳言静默了一瞬。这要换从前,朱韬的质疑,大概会迎来他的一声嘲笑。可现在,简瑶知道,他不同了。他比从前更清楚自己要什么,并且学会了收敛锋芒。

    薄靳言答:“任何疑犯,都有踪迹可寻。这在你们传统刑侦领域,是地理追踪。在犯罪心理学领域,是地理学上的犯罪心理学。他们出现的地点分布特点、他们屡次犯罪的行动路线以什么为中心、他们的犯罪路径偏好、这些选择上体现的心理特点……这些对于我来说,不过是一道复杂的方程式。你能提供给我越多的讯息,我就能越快解出答案。包括这个团队内的角色分配和身份。如同亲眼见到。”

    所谓行家看门道,薄靳言的话,朱韬一听就懂了,甚至内心还有一点点激动。他点点头:“好,我明白了。我会全力配合你,下好这一盘大棋,然后收网!”

    薄靳言微微一笑。

    “朱队,这三个人怎么回事?”简瑶问。

    朱韬皱了一下眉,说:“对不住了。可能跟我前几天打掉的那个团伙有关,团伙首领叫笑面蛇,在逃。虽然是个小团伙,但也是个狠角色,精明得很,自己一直不露真面目,几乎没人见过他,不知道他到底是男是女,是老是少。据说跟佛手也有些生意关联,但不是佛手的人。这人有些门道,警察的一些消息也泄露到他那里。这件事我回去后立刻严查,看队伍里是否有笑面蛇的内应,揪出来严惩不贷。现在他的组织被我打得七零八落了,大概也狗急跳墙,今天八成是冲我来的,想要干掉我。”

    简瑶和薄靳言都没说话。边境犯罪团伙的复杂和凶悍程度,是他们之前并不了解的。

    朱韬刚要把怀里的一个文件包掏出来,忽然听见“笃笃”的敲门声。他的手又收了回去。

    “应该是特警同志到了。”简瑶说。她走到门边,透过猫眼,看到两个穿着黑色皮夹克的结实精干的年轻男人,站在外面。很肃穆沉着的样子。

    简瑶朝朱韬点点头,打开门,但只开了一条缝。毕竟她没想到到小城的第一天,就遇到了匪徒,差点出了纰漏。所以自然小心谨慎些。

    她望着那两人:“你们是?”

    那两人答:“昆西特警行动部。来配合你们的行动。”说完掏出两枚证件。简瑶对比过证件与本人无误,放下心来,打开门。

    两名特警看到屋内的情形,也是一愣。他们反应很快,仿佛显示出特警的警惕性,盯着三名被俘虏的歹徒。(未完待续。)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laidudu.com。来读读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aid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