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壹佰一十二章

小说:暮山见忘集之客从何处来作者:丁墨字数:2549更新时间 : 2017-02-11 08:20:04
        薄靳言和简瑶二人走了,院子里好像一下子安静了。赵坤神色淡淡地站起来:“不打了,我去抽支烟。”秦生抬头看了看钟:“我也该去算账了。”

    郑晨早已跟着宋堃走了。他无论见什么人,郑晨一定会在很近的距离保护着。顾安轻轻嗤笑一声,仿佛在嘲笑这些同伴们的突然回避。他也往庭院外走去。

    赵坤的房子是在客栈旁的一幢黑色独栋。他性喜静素,所以房子也没怎么装修,只简单刷了一遍墙。他倒是喜欢种植物,所以绿植爬满了整个院子,所以这栋灰黑的房子看起来就还挺养眼的。

    不过他的女人,却是个邋遢又疯癫的。三十岁的年纪,也犯了事,一次意外的机会,跟了赵坤。就一直跟到现在。虽然赵坤有时候也在外面鬼混,但女人不在乎。住在这间房子里的可是她。她是佛手五罗汉之一的女人,江湖上多少人要叫她一声大嫂?

    这天赵坤回到家,听到女人在房间里跳舞,估计还在喝酒,他也没打招呼,径直回了自个儿房间。这间房是女人也不能进的,摆满枪械。佛手的几个兄弟倒曾经进去欣赏过,赞不绝口。

    赵坤点了根烟,坐在窗边抽。这些年,烟瘾是越来越大了,毒品也有沾。他感觉自己的肺就快烂成了一个大窟窿。只是今天他抽得有点急,抽了一根又一根,眼睛始终盯着旁边的那幢房子——也就是佛手的客栈。

    没有听到枪声,也没有看到那两个人的身影在任何地方出现。

    赵坤抽完烟,坐回桌后的老板椅后,尼古丁的味道让他很放松,他双手枕在脑后,微微一笑。脑海中浮现的,却是第一次到薄靳言的院子外的情形。透过窗,他看到了两个人模糊的侧影。然后他把烟头丢进泥里,转头对手下们说:“他们八成是警察。明天跟老大汇报一下,干掉他们。”

    可是这两人,现在却成了佛手面前炙手可热的新贵。

    他们的命,还真是长啊。

    赵坤意味深长地笑了。

    与此同时,秦生真的回到了客栈一楼的帐房里,看手下几个会计正在算账。从小,秦生就喜欢这些数字的东西,曾经还考了会计证和注册会计师证。后来跟了佛手,却令佛手感觉如虎添翼。一起干了两年多后,佛手放心地把一切财务问题都交给他。若说五罗汉中谁最得佛手信任,秦生自认为是第一个。呵……佛手离不开他。

    甚至可以说,他掌握了帐,就掌握了佛手的一部分命脉。

    想到这里,秦生微微一笑。

    而后他抬头,看了眼楼上,笑面蛇夫妇进去很久了,还没下来。

    他向心腹手下递了个眼色,他的脸色并不像平时微笑可掬,而是带着几分阴冷和漠然。仿佛这才是这个男人真正隐藏的本性。

    “盯紧他们。”秦生低声说,“任何风吹草动,第一时间报告我。是报告我,懂吗?”

    ——

    在所有人中,顾安大概是过得最奢侈混账的了。客栈以东,最高的一幢房子,就是他占的。还专门叫了20个小弟翻修过。虽然小镇交通不易,硬是从佛手那里要来特批,运了一批进口家具。当然,他也给佛手送了一套顶级红木家具,很得佛手喜欢。所以别人也没什么好说的。

    他的家里同时有三个女人,而且哪个他看不顺眼了,还经常换新的。他的家里堆满了红酒。他喜欢皮草,还经常自己去旁边山上打猎,活剥狐狸皮兔子皮,做好了自己穿还送给那些女人。别说他手艺不错,做出来的皮草特别毛润光滑。

    他同样嗜烟、嗜毒。佛手里谁都知道顾安老大毒瘾要是犯起来,那是最吓人的,说不定捉到人就砍,所以大家都躲得远远的。与赵坤的义气霸气、秦生的先礼后兵不同,他带小弟的风格,极为严厉乖张。谁合他眼缘了,他连自己的女人都给你玩,大把大把撒钱。谁惹他发火了,不管曾经立下多少功能,他同样把你打得体无完肤。但这几年,他又是佛手手下立功最多,风头最劲的。佛手似乎又对这个充满个性的手下,极为包容。所以尽管赵坤、秦生都不满顾安的崛起,但渐渐的,也只能跟他平起平坐。

    此刻,顾安进屋后,先拎起一瓶酒,喝得昏天暗地。这时有一个女人缠上来,伸手就往他裤裆里摸。顾安一巴掌就把她拍到一边去,然后冷笑说:“滚开,也不照照镜子,自己是什么样子!”女人怕极了,赶紧跑进了房里,其它两个女人也不敢出来了,知道今天这位爷又不知道发的哪门子火。

    顾安一个人跌跌撞撞走回楼上,关上门,往椅子里一躺,酒也丢掉不喝了。看着窗外阴霾的天色,慢慢地叹了口气。

    他也盯着客栈的方向。但那里始终安安静静,没有一点动静。

    呵……笑面蛇。

    即将进入佛手,与他平起平坐的笑面蛇。顾安笑出声来,他突然从桌上抓起一把步枪,动作迅猛如同猎豹,一下子窜到窗前,瞄准了客栈的方向。

    一直瞄着不动。

    有喽啰经过,他不理。

    有小镇居民经过,他也不理。

    直至……视线中出现一个熟悉的身影。

    高瘦、黑色短发,穿着白大褂,手里还拎着个药箱。那人平平静静地从客栈前走过,大概是又去哪里出诊了。

    顾安最看不惯的,就是医生总是一副道貌岸然、温文尔雅的模样。他诡谲地一笑,低头瞄准。

    枪口装了消声器。

    可是当子弹射出窗口、穿过树枝、穿过风穿过街头,最后点中温榕脚边的地面时,他还是大大吃了一惊。他下意识就将医药箱顶在头顶,往旁边的屋檐下躲去。

    温榕一张白皙的脸更加煞白,平稳了一下呼吸,他转头望去。却见幢幢房屋窗口空空洞洞,哪里有人?他寒着脸,快步离开。

    郑晨靠在走廊里。背着枪,神色平静。

    有喽啰从走廊尽头经过,看到他的模样,就知道佛手正有事跟人在谈,都不敢过来打扰。

    郑晨最擅长的,就是静。曾经为了帮佛手杀一个人,他在边境的雨林里蹲了三天三夜,满身被虫蛇咬得鲜血直流,他就跟没事儿人一样。最后终于杀了那人,把头割下来带回来给佛手。

    人人都说他是佛手的影子。他也愿意做影子。因为影子,并不是人人都能当的。那就是说,佛手放心地把自己的后背交给你,只交给你一个人。你得悉他的所有秘密,你看起来是影子,却看到最多的黑暗和诡计。(未完待续。)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laidudu.com。来读读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aid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