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壹佰一十九章

小说:暮山见忘集之客从何处来作者:丁墨字数:2351更新时间 : 2017-02-11 08:20:04
        天还没大亮,整个小镇笼罩在灰蒙蒙的颜色里,特别宁静,像是前一晚什么都没发生过。

    宋堃半靠在床上,露出大半个肩膀和一只手臂,一个略懂医术的手下,正在小心翼翼地给他包扎。他的眼眶全是红的,额头青筋暴出,眼睛却死死地亮着,他问手下:“温榕还没回来?”

    手下答:“温医生昨天就进山去给一个老乡治病了,今晚才能回来。”

    宋堃冷哼一声。

    旁边的秦生,脸也被碎片划到,背上也有伤,但伤得并不重。闷闷地坐在边上抽烟。屋里的气氛沉闷压抑无比。

    薄靳言坐在另一侧,也在抽烟。墨镜映着光,整个人显得沉着又有棱角。赵坤站得离众人最远,一直望着窗外。

    宋堃问:“赵坤,你看什么?”

    赵坤说:“没什么,在想阿晨这小子,现在到哪儿了。”

    团队里赵坤这小子向来最重情义,听到他的话,宋堃心中也跟有把钝刀子在割似的。郑晨从小就跟着他,忠心耿耿,哪能想到就这么没了?

    他同时还感觉到某种空洞的无力感,涌上心头。尽管是为了抓卧底,除去他心头之恨,但一晚上折损两员大将,却是事实。不过顾安是个警察,他一点也不可惜,换来了个笑面蛇,倒用的诚心如意。

    他说:“阿晨没有家人,处理好他的后事。”

    众人同时答:“是。”

    宋堃又说:“警察除掉了,现在这里算是安全了,但恐怕不会有久安。那份资料落到过警察手里,虽然没有标明这儿的位置,我终究是不放心。大家休整两天,秦生、赵坤,阿蛇他不熟,你们俩带着他清点好咱们的所有人马家当,计划提前,我们三天后就撤离。”

    薄靳言面露笑容,问:“老大,去哪儿?”

    宋堃对着他,还是有笑容的,答:“缅甸。”

    ——

    开完“会”,薄靳言回到那个临时的家中。一推开门,就见简瑶靠在床上,望着窗外,云光浮动。

    他摘下墨镜,搁在客厅桌上。就这么看了她一会儿,莫名心跳竟有点快。因为找不到原因,他在心中鄙视了一下自己。然后走到她身旁坐下,拉住她的手。

    昨晚击毙顾安后,已有别的喽罗赶来,他和赵坤得马上赶去宋堃那里避免露馅,所以当四目相对后,两人都没来得及说更多的话。薄靳言又重新戴上了墨镜。

    薄靳言想说点什么,一时竟然语塞。简瑶见他进来后半天不说话,一抬起头,就看到他白玉似的面颊隐有绯红。她在心中叹了口气,说:“你连我都瞒?”

    薄靳言立刻说道:“不,简瑶,对不起,我并非有意。事实上,我根本没想到你会来得这么快。我原本打算做完所有的事,再回北京找你。我对着子遇的墓碑发过誓,绝不提前睁开眼睛,看这个世界……”

    “那后来呢?”她说,“为什么一直不说。”

    他静了片刻,说:“我权衡过。此行极为危险,你如果知道我的眼睛已经恢复光明,哪怕刻意伪装,潜意识里还是会把我当成正常人,这样言谈举止里很容易露出马脚。那样对你我都不安全。”

    简瑶笑了一下说:“那是,我的确没有你会演戏。”

    见她笑了,薄靳言心头一松,将她的手拉到胸口,说:“我知道,你有过怀疑,但是选择不闻不问,完全信任我。你是世上最好最聪明的女人,谢谢你,简瑶。”

    简瑶心中一阵酸楚又温暖,低下头不动。薄靳言将她抱进怀里,她想挣脱,却被他抱得更紧。过了一会儿,她便不动了,把头靠在他怀里。

    诚然,她怀疑过,甚至是很多次。

    自两人重逢至今,薄靳言在她面前,所表现出的超乎常人的敏锐,就令她隐有疑虑。追捕洛琅那次,他曾和疑犯独处过,之后那么断定凶手就是洛琅,也隐隐让简瑶觉得有点不对劲。

    他暗示得最明显的,应该就是那夜两人漂流在水上铁罐里。他抓住她的手,一遍遍触碰他的眼睫毛,那次简瑶差点哭出来,想问清楚这分别一年内的所有。可最后,还是忍住了。既怕一切只是自己过于敏感,触痛了他,也带来更多失望;也想他若真的已能看见,必然会自己开口告诉她……

    简瑶垂下头,薄靳言便望着她白皙纤细的后颈。过了一会儿,终究还是忍不住,轻轻吻了上去:“别生气,我的……简瑶。”

    我的简瑶。

    这四个字落在心上,就让人心中如温暖的潮汐蔓延。简瑶叹了口气,说:“我怎么舍得生你的气?你的决定是对的,我如果知道你眼睛恢复了,有了这个潜意识,有时候不经意就会把你当成正常人看待,被面具杀手或者佛手的人发现就糟了。而且也正是你的’示弱’,让面具杀手掉以轻心,才得以杀了他。”她转过头,双手捧起他的脸,终于还是笑了,说:“我的靳言,现在变成个’坏男人’了,居然能骗过所有人,下这么大一盘棋。”

    薄靳言的唇抿得有点紧,说:“我只不过利用自己的心理学知识与他们博弈而已。我永远都不会是坏男人。”

    简瑶的心被他说得更柔软了,盯着他的眼睛。那双眼清澈锐利依旧,还带着几分薄氏特有的傲气和淡漠。可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当她望进那深深的黑色里,竟似乎看到一丝温柔的悲悯。

    “这是子遇的眼角膜?”她轻声问。

    他“嗯”了一声。

    她俯脸过去,开始亲吻他的眉骨和眼睑。薄靳言轻轻蹭着她的脸,这片刻的缠绵,已是情意滋长,弥漫在这窄小阴暗的屋子里。

    过了一会儿,简瑶的眼泪掉了下来。她抱着薄靳言的头,让他靠在怀里。手指插入他柔软的短发中,轻声说:“靳言啊,你受苦了。”

    薄靳言没有说话。他的脸埋在她怀中,慢慢呼吸着。

    过了一阵子,简瑶却感觉到胸襟有些许湿意传来。(未完待续。)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laidudu.com。来读读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aid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