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壹佰二十三章

小说:暮山见忘集之客从何处来作者:丁墨字数:2320更新时间 : 2017-02-11 08:20:04
        温榕这么一说,简瑶心中一沉。果不其然,宋堃脸色变了,看向他们三人,缓缓地问:“你说什么?”

    “我说……”温榕非常开心地笑道,“你对面的这一对夫妇,根本就不是什么笑面蛇,而是大名鼎鼎的刑侦专家,公安大学薄靳言教授,还有他的妻子简瑶。每一个在公安部挂了号的连环杀手,稍微有点文化知识的,都听过他的大名,祈祷不要撞到他手上。除了你们这些边陲狂徒。不过,他当年连鲜花食人魔都能骗过,所以你们被他骗得团团转,也不算羞耻。而且他的眼睛,也是好的,否则他刚才不会既劝阻简瑶,又劝阻这位赵坤警察不要喝茶——当然我不知道他的真名是什么。还需要我说更多吗?亲爱的king,顾安是不是就这么被你骗了,以为你是瞎的,所以才被杀死?”

    宋堃脸上的肌肉轻轻翕动着,他盯着薄靳言:“他说的都是真的?你们三个……都是警察?”

    简瑶和赵坤都没说话,稳稳端着枪口不动。

    薄靳言沉吟了一下,居然笑了,也不理宋堃,看着温榕说:“你既然放手一搏,我也不会婆婆妈妈。”他摘下墨镜,丢到桌上,一双清亮的眼,沉静得仿佛藏着千山万水,望着众人。

    秦生慢慢吐了口气,一时都不知道手里的枪,到底该瞄准温榕,还是薄靳言等人。宋堃的声音却陡然一沉,低吼道:“你也是警察?!”这句话是对着赵坤说的。

    赵坤的脸忽然有些红,眼中也闪过很多情绪。他说:“是的,我是。对不起,老大。”

    宋堃静默片刻,反而笑了。喉咙里发出低低的笑声,犹如受伤的野兽。

    “原来,顾安杀错了。”宋堃慢慢地说。

    “也不算杀错。”这话居然是温榕说的,他笑着道,“宋堃,我和顾安,与这位薄靳言教授是死敌,他的眼睛,就是去年被我们荣幸地弄瞎了。这一年多警察抓我们抓得紧,我和顾安留在你这里,只想找个落脚地。杀杀人过过瘾。我们对你,确实没几分忠心。可能还没有这位赵坤对你的感情深吧。不过,我们也没必要害你。”

    宋堃已镇定下来,眸色深邃难辨。

    “他在说谎。”简瑶忽然开口,“顾安死前说过,他已经在佛手得到自己想要的。他们留在佛手,必然别有所图。绝不是这么简单!”

    温榕微微一笑:“我没有说谎。虽然我杀过很多人,但是我从不说谎。不像你们这些……警察啊,犯罪心理学专家啊,总是玩弄人心。”

    简瑶还想反驳,薄靳言却将她的肩膀一摁,示意不必再说。

    所有人都望着宋堃。他却只是低头一笑,淡淡道:“温榕,我们来谈一笔交易。”

    温榕点了一下头,说:“我要他们两个,赵坤我没兴趣。你放我走,我给你们所有人解毒。还有,我要带走一个女人。”

    宋堃说:“你只能双手空空地走。”

    温榕说:“成交。”

    然而温榕的枪依然对准他的太阳穴。秦生的枪也没动。

    宋堃的手慢慢摸到了桌子下方,说:“所以说,我最讨厌的就是警察。因为真正的警察,不计任何代价,都要除掉你。但是罪犯则不同。罪犯之间,永远都可以进行利益交换。你们三个,敢背叛我,我保证你们死得比任何人都惨。”

    薄靳言却摇了摇头说:“宋堃,你错了,精神病态,也是无法进行利益交换的。你不是在同普通罪犯打交道,而是恶魔。你将犯下这一生最大的错误,你会坠毁莫及。你现在最应该做的,就是抓住温榕,并且向我们自首。这样说不定你还能在监狱里度过余生。”

    温榕低笑出声。

    宋堃也笑了,手指摁下,房间里突然响起急促的警报声,然后立刻就有超过七八人闯了进来,见状都是一惊。宋堃一抬下巴:“把阿蛇夫妇绑了,交给温榕。赵坤……下了枪,待会儿我亲手处置。”简瑶和赵坤持枪对峙,然而敌众我寡,胜负已分。薄靳言叹了口气说:“放下枪吧。”简瑶和赵坤微一迟疑,已经被人瞅准空档,下了枪。薄靳言和简瑶被绑得结结实实。赵坤虽然没被绑,却被几只枪指着脑袋,跪在地上,下场只怕会更惨。

    宋堃看一眼这情况,才觉得胸中的气舒缓了一些。他淡淡看向温榕:“解药呢?”

    温榕似乎还有些犹豫,说:“老大,你保证我给出解药后,你放我带他们走?放心,我保证会让他们俩个生不如死,他们是我们共同的敌人,保证办得让你舒舒服服。到时候我可以发照片或者视频给你。”

    宋堃倒是笑了一下说:“我保证放你走。这么多兄弟在这儿,佛手说过的话,什么时候不算数?”

    这话倒真不假。整个佛手谁不知道老大一言九鼎,信誉过人?宋堃神色平静地等着,温榕看一眼周围站着的十来个人,像是终于下定决心,丢掉了枪。秦生看一眼宋堃,宋堃点了一下头,于是秦生也放下指着温榕的枪。

    三方对峙的死局,看起来就这样迅速解除了。罪犯和罪犯达成和解,警察全部沦为监下囚。

    赵坤跪在地上,神色惨淡。简瑶紧咬牙关,望向薄靳言。他察觉了,也侧头看向她,然后那双清澈的眼,微微眨了一下,简瑶一怔。

    这时,温榕从怀中掏出个玻璃瓶,首先倒出一颗,自己吃了,然后递给宋堃:“让兄弟们马上吃,晚了落下残疾可不好。”

    宋堃“嗯”了一声,倒了一颗吃掉,然后是秦生。宋堃看一眼赵坤:“给他也吃一颗。我不要他死得那么便宜。”于是有人掰开赵坤的下颌,丢了一颗药进去。薄靳言看着赵坤,目光凌厉,赵坤与他四目对视,额头青筋暴出,静默不语。

    宋堃只留了三个手下在屋里,控制局势,让其他人又都出去了,并且把药丸分给外面的手下们。赵坤作为内部叛徒,也被押了出去待处置。书房里重新恢复宁静。(未完待续。)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laidudu.com。来读读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aid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