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读读小说 > 仙武帝尊 > 第两千三百零八章 就这么整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两千三百零八章 就这么整

小说:仙武帝尊作者:六界三道字数:4368更新时间 : 2019-06-11 23:38:54
    轰!轰隆隆!

    无边幽暗的黑洞,充斥着雷鸣,惊了沧桑的沉寂。

    噗!

    天劫中血花绽放,旱疆不知第几次重塑金身,亦不知第几次爆体,不止很抗揍,还很扛雷劈,咋劈都劈不死的那种,洪荒排名第二的帝子,底蕴之深厚,让人骇然。

    都走了?

    叶辰纵横在雷劫下,璨璨神眸闪光,隔着黑洞望看诸天,除了旱疆族,其他洪荒种族,已遁的遁逃的逃。

    他倒是悠闲,一边看外界,抽空还抡一棍,敲打敲打旱疆,可不能让这厮好过,打了我媳妇,是要付出代价的。

    相比旱疆,他之状态倍儿棒,也没少遭雷劈,却是淬炼圣躯,再霸道的天劫他都扛过,旱疆的天劫,差了太远。

    嗡!

    黑洞深处,他又挥手,抡翻了旱疆。

    外界之事,他瞧的一清二楚,诸天强者们,多已隐入虚无,已暗自包围了旱疆族,这是要包圆儿啊!

    就这么整!

    叶辰笑了,一手抓了旱疆,瞅准方位遁出。

    轰!轰隆隆!

    幽静不过些许时的星空,又一次被雷霆笼罩,而仅剩的旱疆族,自是受照顾,被自家帝子的天劫,劈的满星空乱飞。

    退,速退!

    旱疆族皇嘶嚎,极尽遁身,向四方遁走,旱疆族人自是不傻,那需族皇下令,一个个的,跑的比兔子还快。

    杀!

    藏在四方的诸天强者,一涌杀出,形成了一个大的包围圈,杀阵、法器、帝兵、秘术早已严阵以待,铺天盖地压来,正向四方逃遁的旱疆族人,一片接一片的被轰灭。

    旱疆族皇见之,骤然色变。

    先前,注意力皆在帝子身上,竟未觉察到已被诸天包围,他一族再强,也难敌整个诸天,帝兵数量和诸天的战力,皆绝对压制他旱疆族,此乃灭族的大祸啊!

    退,速退!

    旱疆族皇嘶吼,以帝兵开道,撕开了一道豁口,带着族人,拼死突围,再不走,便没走的机会了。

    杀!

    神将天玖冷哼,头悬帝器,直追旱疆族皇。

    杀!

    诸天的强者亦不拉后,或是三人一组,或是五人一群,追杀被打散的旱疆族人,配合默契,各个击破。

    噗!噗!噗!

    鲜血,又染红星域,满星穹都是喊杀声,满星空都是哀嚎声,璨璨的星辉,都被血雾遮盖,触目惊心。

    救吾族!

    旱疆族皇咆哮,以秘术传音,呼唤其他洪荒族。

    可惜,并无丝毫回应,更无一族出兵。

    依是先前的道理,应劫狂潮未完,便不是彻底开战的时候,这场战火一旦掀起,将会席卷整个星空。

    届时,还在应劫中的人,都会尽数葬灭。

    正是这个顾及,才致使洪荒坐山观虎斗。

    为此,还给自己找了一个很走心的理由,不是俺们不帮,是时机未到,或者说,在他们看来,彻底与诸天开战时,有无旱疆族,其实没啥区别,因为整个洪荒的战力,是绝对碾压诸天的,缺那么一两个种族,意义并不大,而且战后瓜分地盘儿时,还要多分出一块,给多给少,谁家都不乐意,早知这样,还不如借诸天的手,把旱疆族灭了。

    该死!

    旱疆族皇神眸血红,怒到五脏俱碎,说好的抱团儿呢?说好的唇亡齿寒呢?尔等,就是这般联合的?

    此刻,若螣蛇族和梼杌族还在,必定笑的畅快。

    汝旱疆族,也有今日?

    昔年,吾族遭围杀时,也求过你旱疆族,求你族伸出援手,可结果呢?无一兵一卒的援助,致使吾族被灭。

    天道有轮回,苍天绕过谁,汝旱疆族,也步了厄难的后,报应,这就是报应,不都喜欢看戏的吗?那就看个够呗!

    啊.....!

    旱疆族皇怒嚎,一口鲜血喷出,险被神将,斩灭星空。

    啊.....!

    同样嘶吼的,还有旱疆帝子。

    那厮,真不是一般的能抗,还在天劫中,还未被劈成灰。

    他这般坚强,整的叶辰,都不还意思再打了。

    论战力,旱疆差他太远;论生命力之顽强,叶辰还真有点儿自愧不如,换做一般的帝子,纵打得过旱疆,也绝杀不死他。

    轰!轰隆隆!

    雷鸣声中,伴随着血劫,旱疆族强者,遭受了毁灭性的打击,那不是战争,是屠杀,是诸天单方面的屠杀。

    不知何时,肆虐的雷霆,才渐渐消散。

    去看那片星空,叶大少生龙活虎,啥事儿没有,只见其体表,残有一丝丝雷电,不是他的天劫,却淬炼了他的身躯。

    至于旱疆,就不是一般的惨了,鲜血淌流,血骨曝露,每一道伤痕处,都冒着黑烟儿,有一股烤肉香。

    然,天劫还未完。

    但见那片星空,有一道倩影幻化,乃一女子,风华绝代,美的,于岁月尽头,翩然而立,可望不可即,她太惊艳了,不食人间烟火,不惹凡世尘埃,圣洁无暇。

    东华女帝!

    诸天修士眸光一亮,虽是诧异,却并未太过震惊,旱疆乃洪荒排名第二的帝子,他之准帝天劫,自能引出帝道法则身,让世人意外的是,竟引出了诸天的大帝,还是一尊女帝。

    诸天人群中,紫萱已满眸水雾,呼唤声是哽咽的。

    这一瞬,身在冥界的帝荒,神色变的沧桑了,璨璨的眸中,还有泪光闪烁,多少岁月了,已时隔万古了,又见他的至尊红颜,虽是帝道法则身,却也是东华女帝的身影。

    恍若隔世啊!

    冥帝深吸一口气,表面虽怅然,却有一种拿出珍藏版的冲动,好比对一下,珍藏版中的东华女帝,与那帝道法则身,有啥不同。

    也得亏帝荒心系东华女帝,没空搭理他,不然,必定会与冥帝,好好聊聊人生理想。

    星空中,不止一尊女帝帝道法则身,还有第二尊,只因叶辰,还在天劫范围内,一尊所属旱疆,一尊所属他。

    叶辰肃穆,满眼的敬畏,那是对东华女帝。

    女帝的帝道法则身,他并非没遇见过,昔年,他进阶皇境时,第一个引来的帝道法则身,便是东华女帝。

    那一次,他还险些葬身,东华女帝之惊艳,万古无一。

    去瞧旱疆,见了帝道法则身,站都站不住了。

    那是帝道法则身,与他同时期的少年帝,巅峰状态的他,都未必战的过,更遑论,此刻连三成战力都发挥不出。

    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叶辰还盯着他,诸天的帝器,也早已瞄准了他,也不会给他机会再渡劫。

    他倒是想有人为他护道,可惜并没有。

    他旱疆族的强者,已在诸天修士的围攻下,死伤殆尽了,拿什么来护他,一尊帝器吗?一腔热血吗?

    败了!

    这一瞬,旱疆家的帝子笑了,他的笑,载着不甘和愤恨,不甘引来了准帝劫,却无力去渡;也愤恨叶辰,将他这场逆天的造化,敲的支离破碎,绝了他的生路。

    他也恨其他洪荒族,若能真正联合,他何至落得这般下场。

    但,他更多的是悲凉。

    是啊!他是该悲凉,悲凉这个时代,竟有如此可怕的圣体,强的让他心灵战栗,他的道,他的信念,都败的一塌糊涂,不止辱了旱疆族的荣耀,也辱了他父皇的威名。

    结束了!

    叶辰提棍而来,神色冷漠,一语还是那般枯寂。

    嗡!

    凌霄铁棍落,霸绝无匹,一棒打爆了旱疆。

    伴着血雾飘飞,洪荒战力排名第二的帝子,彻底成历史尘埃,而叶辰的手中,又添一尊帝子的命,他是威震八荒的荒古圣体,也是帝子的终结者,逆天征途,铺满帝子的血骨。

    旱疆帝子葬灭,两尊女帝法则身,也随之消散。

    坑爹帝子哪家强,洪荒大族找旱疆!

    诸天人无怜悯,可天诛和地灭,却语重心长的捋了胡须,牛逼哄哄的去挑战大楚,打不过叶辰的媳妇,也打不过叶辰,败就败了,丢人就丢人了,还偏偏不信邪,偏要再渡渡天劫,一不留神儿,坑了洪荒族,也坑了他旱疆传承。

    不晓得,旱疆大帝在天有灵,会不会从棺材板儿里爬出来,老子封了你无尽岁月,你却给本帝憋了个大招,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坑死了整个旱疆族,你个败家的玩意儿,早知如此,当初就封你作甚,就该活活掐死你个不孝子。

    “来来,排队,一个个来。”

    “莫藏着掖着,朝死了打,那贱人抗揍。”

    “都别动,我先来。”

    “滚,我先来。”

    浩瀚的星空,并不平静,大楚的一众人才,以谢云、熊二和司徒南为首,已聚向了叶辰,可以得见,每一人的手中,都拎着吃饭的家伙,或是棒槌,或是铁棍,各式各样。

    此乃大楚诸天门,特有的接待仪式,这么多年,也只大楚第十皇者,有这等殊荣,没办法,谁让他抗揍呢?

    事实证明,大楚的第十皇者,不止抗打,还很能打。

    一众人才气势汹汹而去,都还未走到,便被叶大少一棍扫翻了,回回见我,回回想揍我,老子这么欠揍吗?

    鬼哭狼嚎声,响满整个星空。

    大楚的人才们,跪的不负众望,整的一帮老不正经的货,如古三通、如吴三炮、如太乙真人,都没好意思再往前凑。

    不是吹,叶辰发起飙来,六亲不认的,除了他家的媳妇,谁特么都敢打,如这等货色,离远点儿比较安全。

    接下来的画面,就颇为煽情了。

    煽情,能不煽情吗?

    他家的媳妇,哪个不是哭的泪眼婆娑。

    而后,叶大少的腰就断了,许是太想念,众女抱他的力道,都不是一般的强劲,强如荒古圣躯,都噼里啪啦的作响,骨头咔嚓咔嚓的断裂,莫说身受,仅仅听着,都他娘的疼。

    “其实,你们完全可以温柔点儿。”万众目下,叶大少捂着老腰,大口咳着血,与旱疆斗战,都没见咳血。

    “没揍你就不错了。”众女破涕为笑。

    “又秀恩爱,烦人。”小猿皇搔了搔猴毛儿。

    “有能耐,你也秀。”夔牛撇嘴道。

    “这话说的,跟你有媳妇似的,有脸说我?”

    “这般跟大哥说话,我很不高兴。”

    “那谁,扶我一下。”龙劫插了一句,也是捂着他的老腰,摇摇晃晃的,也是被媳妇抱了一下,已是半身不遂。

    “好了,办正事。”神将清了清嗓子。

    说起正事,诸天的修士们,都来了精神,自是知道这所谓的正事,指的是什么,旱疆族的强者逃走不少,多半已逃回祖地,这可不能放过,再说了,旱疆家的宝物,必定很多。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laidudu.com。来读读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aid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