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读读小说 > 我的郁金香小姐 > 第413章: 郁金香路上的相遇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413章: 郁金香路上的相遇

小说:我的郁金香小姐作者:超级大坦克科比字数:4752更新时间 : 2019-01-11 01:17:35
    车子经过四十分钟的行驶,终于驶上了从上海通往南京的沪宁高速,但是杨曲却依旧没有结束我要不要回南京的话题,而她说的越多,我心里便越明白,到底是谁需要我回南京。

    随着“郁金香酒店”的开业,杨瑾更加希望我会去参与酒店的管理,虽然已经不是曾经那种逼迫的状态,但也曾隐隐和我提过那么几次。

    因为已经过了春节期间的客运高峰期,所以回南京的这一路还算顺利,所以我们在夜里的九点半便到达了南京,然后住在了二四巷的老屋子里。

    次日的下午,金秋和杨瑾先后在半个小时内到达了禄口机场,我将俩人一起接回了南京。金秋旅途劳累,先行回家休息,而杨瑾则准备住在一切设施都已经能够正常运转的“郁金香酒店”。

    当我将她送达时,也为眼前这座用了将近两年时间建成的酒店感到震撼。不说别的,仅仅是广场上那个有三层楼高的雕塑喷泉就已经彰显出了五星级酒店的气势。

    而这种巨大的改变,让我很难再想起“郁金香酒店”的前身就是那座废弃的纺织厂。

    我将车停在了广场正中央的位置,然后站在车的旁边环视着,而杨瑾就站在我的身边。

    片刻之后,她对我说道:“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一尘不变的,就像我们脚下站着的这块地方,即使没有郁金香酒店,也会有别的项目在这里开工建设,所以我当初买下这块地,出发点只是希望这里能够焕发出新的生机……所以这里能有一座这样的酒店也是在我心里计划了很久的一个希望,今天这个希望终于实现了,我感到非常欣慰……稍稍停了停,她又向我问道:“你呢,谈谈你现在的心情。”

    我盯着那些如水滴一般顺着墙体往下滴落的景观灯……渐渐,眼前的壮观和工厂废弃时期的苍茫便在我的大脑里交替出现着。许久之后,我终于开口回道:“敢在这里建造一座五星级的酒店需要很大的魄力,如果不是你亲自来投资,我想这里应该也会变成一片普通的居民区……”说到这里我笑了笑,然后又说道:“可是因为你的魄力,这里多了一座本不该存在的五星酒店,这给了很多集团投资的信心,听说金鼎置业也准备在这里投建大型的综合商业体了,这些都导致这里的房价逐渐和市区接轨……准确来说,郁金香路三公里范围内的都市圈,要不了多久就会成为这座城市的一个新商业区……所以有时候想想,人的力量真是够伟大的,我庆幸自己能够亲眼看到郁金香路的蜕变,变得越来越繁华,越来越……”

    我本意是想说越来越好,可最后也没能将这个好字说出口,因为好是相对的。对于我来说,我已经见过太多繁华的地方,所以我希望这里能永远保持一份城市之外的安静,哪怕便利店小一点也没关系,只要能买到日常生活用品就够了。但是对于那些渴望房子升值的人来说,这种发展和改变却是最好不过的,毕竟可以鼓了自己的腰包,让活着更有安全感。

    ……

    晚上,我和杨瑾一起在酒店的餐厅吃了饭,饭后她亲自将我送到了楼下,在我上车之前,她又对我说道:“江桥,酒店明天开业,所以这件事情我打算再拿出来和你提一提……这一年多来,你在上海做的一切是我们有目共睹的,你的能力已经不需要怀疑,所以我希望你能以股东的身份参与酒店的管理和运营。说实话,我依然没有什么把握能够说服你,但是又心存侥幸,因为这段时间以来,我在你的身上看到了很多改变。”

    这次,我没有急于拒绝,反而很少有的和她聊起了自己的心事,我回道:“其实在这段时间里,我有很多困惑,尤其是工作,我和团队里的很多人都产生了分歧,这种分歧甚至已经影响到了这个团队的团结。”

    杨瑾笑了笑,说道:“关于工作上的事情也许我能给你一些好的建议,你和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点头回道:“梦想树这个品牌,经过这一年的发展,已经由当初的青涩渐渐走向了成熟,我们这些合伙人也都因为梦想树的成熟而得到了丰厚的回报……可是在这种回报面前,我发现有些人开始变得迷失,他们忘记了初衷,只是一味的去追求经济上的利益,导致很多决策都充满了功利性,而这些都不是我喜欢的……我始终认为,梦想树展现出来的人文情怀才是它可以持续发展的根本,也是客户愿意认同这个品牌的基础……”说到这里,我一声轻叹,许久才又说道:“可现在,我却越来越感到有心无力,这种感觉真的很不好,会让我觉得自己离这个团队越来越远。也许有一天,我们真的会因为这种分歧而分道扬镳!”

    杨瑾认真的听我说完了这些,然后将手放在我的肩上,轻声对我说道:“一个品牌、甚至一个集团,经历了快速的增长后,一定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其中团队矛盾带来的问题最为严峻,但这些都是正常的,所以我希望你在面对这些矛盾时,能有一个平和的心态,不要把这些当成是你个人的问题,其实每个公司都会遇到的……另外,我要和你谈的就是合作。就我个人的经验来说,小合作要放下自我,彼此尊重;大合作要放下利益,彼此平衡;一辈子的合作要放下性格,彼此成就;所以团队成员的共同成长,才是一个团队的生存之道……这时,你该想的不是自己的对错,而是去平衡这个团队,这才是一个当仁不让的领导该有的气质。”

    杨瑾几句话就点拨了我,我在受益匪浅的同时,也看到了自己和一个商界boss真正的差距在哪里。所以当问题出现时,我在做的只是最不入流的消极抵抗,却没有用更高深的智慧去处理这件事情。

    杨瑾说的没错,我是该想办法去平衡这个团队了,而在这个团队里也不是所有人都在疯狂追求经济利益而忽略品牌建设的,比如姚芋,只是她从来不参与管理罢了,我觉得她是可以让我去平衡这个团队的关键。还有乔野,我们从小便是兄弟,如果我可以好好可以利用这个关系,我也可以从他那里拿到最为关键的一票。

    想清楚对策之后,我很诚恳的对杨瑾说道:“感谢你的提点,我知道该怎么去处理团队中出现的矛盾了。”

    杨瑾点了点头,稍稍沉默后,又对我说道:“我解答了你的疑惑,但是你却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酒店的事情,你心里现在是什么想法?”

    我几乎没怎么思考,便给了杨瑾答复,我说道:“我不想通过继承的方式来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我还是想做好梦想树这个品牌。”

    杨瑾依旧没有勉强我,她挥了挥手示意我可以走了。而离开了气势恢宏的“郁金香酒店”,对于我来说,这个忙碌的夜晚才刚刚开始。

    我没有回二四巷,直接将车开到了金秋的住处,她给我沏了一壶茶后,我们便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聊了起来。但是我却刻意避开了肖艾,只是聊起了团队最近存在的问题。我想看看她对最近发生的这一系列事情持什么态度,而她的态度很关键,因为她在“梦想树”的团队里有很高的威望,这一年来,正是她在决策上的果断和对市场的精准把控,才让梦想树做到了今天这个强势的局面。

    但是金秋却并没有刻意的去回避肖艾,她喝了一口热茶,稳稳放下茶杯之后对我说道:“我非常赞成由梦想树来承办肖艾出道后的首场个人演唱会,理由和刘流他们给你的一样。”

    我当即回道:“可是肖艾本人却不想放在梦想树举行……如果我们硬要通过一些手段,让她的公司给她施加压力,是不是显得有点太过了?”

    “我不这么认为,我并不是一个喜欢逃避的人。相反,我觉得她逃避的意图很明显,因为除了避嫌或者不想面对,我实在找不出她不和梦想树合作的理由……我们梦想树确实很适合她举办首场个人演唱会。否则,她的经纪人之前也不会专门从台湾跑到上海来找我们谈。”

    金秋的话让我有点不快活,所以语气不免加重了几分,我回道:“为什么你的想法总是这么充满攻击性呢?!我觉得很多事情已经过去这么久了,大家没有必要这么难堪的碰在一起,估计肖艾也是这么想的。”

    “那就更该坦荡荡的面对,何况这是一场可以做到双赢的合作,我们梦想树经过这一年多的经营,在上海的音乐圈也算是小有名气了,如果在我们这里开首场个人演唱会,对她来说难道不是一种提升知名度的方式吗?”

    “不是每个人都和你的想法一样,你为什么总是喜欢这么强势的去处理事情?难道你真的不觉得,这种互不打扰的局面是我和她留给对方最后的尊严吗?……还是说,在你们这些人眼中,感情只是一场游戏,在商业利益面前,我们都要变得没皮没脸,然后坐在一起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身铜臭味的去谈赚钱的事情吗?”

    金秋看了我一眼,然后闭上眼睛靠在了沙发上。我知道,我们又因为观念上的分歧而进入到了一个无话可说的状态中。

    随后,我也没有在她家逗留太久,我回到了自己所住的二四巷,可心情却有点糟糕。我甚至觉得是金秋在背后操纵刘流做了最近的所有事情。如果真的是这样,我为自己感到悲哀,因为“梦想树”是我一手创立的,可是最后金秋却成了梦想树真正最有话语权的人。

    ……

    独自坐在院落里,月光冷冷清清的洒在我的身上,我数次将电话从身边拿起,可最后又放了回去,因为我不知道,在这个晚上还能和谁聊天解闷。

    不知道过了多久,身旁的手机主动响了起来,我拿起看了看,是姚芋打来的。因为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她几乎没有主动跟我联系过,所以我带着强烈的好奇心接通了这个电话,然后向她问道:“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

    姚芋说话的声音很低:“我刚从刘流那边得到一个消息,说是肖艾已经和洛浦体育场那边签订了租用演出场地的合同,她确定不会在梦想树这边演出了……”

    我愣了一下,但是却并没有太意外,因为这才是肖艾的性格,她向来是不受胁迫的,哪怕刘流通过公关手段,单方面向她施加了压力,她也没有选择妥协,反而提前和洛浦体育场那边签订了合同。

    片刻之后,我向姚芋问道:“这件事情为什么是你第一个告诉我,不是刘流?”

    “事情没有办成,他有什么好说的?”

    “那你告诉我这些,又是为了什么?”

    “你别忘了,我也是梦想树的一份子,而袁真是肖艾的制作人,所以在这件事情上,我和你的处境一样……我真的是挺失落的,因为至始至终他只把我当做是一个外人,这样躲着、避着。”

    姚芋的状态让我感到担忧,我劝道:“袁真只是肖艾的制作人,他没有权利去决定演唱会的事宜,你就别多想了。”

    姚芋默不作声,我也想不到更好的理由来劝她,所以她在随后便挂掉了电话……可是,当世界完全安静了下来之后,我才发现自己的心情里多少夹杂了一个叫做失落的东西。

    原来,肖艾她情愿以刚出道的新人身份与整个公司对抗,也不愿意选择来“梦想树”开启艺术生涯的第一站。真是不知道,她是有多希望与我这个曾经的旧爱拉开距离?……

    清冷的月光下我点上了一支香烟,迷茫中又看了一眼放在手边的车钥匙,忽然便想再去郁金香路走一走,因为我不知道那个曾经卖给我们许多支玉米棒的便利店,还能在那浓厚的改建氛围中存活多久……我想趁着它还在,再去找找当初的感觉。

    车子压着路灯的光影,拼命向郁金香路的方向驶去,我单手扶着方向盘,整个人就像一具空壳往前方探视着,而每一个出现在我视线中的物件和人,只是闪了一秒便被我彻底遗忘了……直到我又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背影,她双手插在大衣口袋里,就站在便利店的门口,而她的斜对面便是刚刚建成的“郁金香酒店”……

    灯光的流转中,我看不清她的脸,更不知道她此刻的心情,但有一样我是能确定的:这一次,我绝对不会认错,而她无论如何也走不出我视线的范围,因为郁金香路不是那个繁忙的地铁口,我只要一个瞬间,就能锁定她的身影,然后迅速追上她……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laidudu.com。来读读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aid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