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读读小说 > 这个日式灵异不太冷 > 第二百十六章.北川大哥救我!(8000字目标达成!)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二百十六章.北川大哥救我!(8000字目标达成!)

小说:这个日式灵异不太冷作者:和风遇月字数:5379更新时间 : 2019-08-31 21:57:23
    北川寺沉默地看着满地破碎的镜片,觉得这一幕像是在那里见过一样。

    “逃掉了么?”

    北川寺拈起地面上锋利的镜片,眸光闪烁片刻,又回过头看向这个房间其他的地方。

    长屋房间还是一如既往,没有半分变化。

    可是——

    那些学生和千叶仓呢?

    就算死在这里也应该留有尸体才对。

    但这个长屋空空荡荡的,除了遍地脚印外就连一点血迹都看不见。

    仿佛所有人凭空蒸发了一般。

    会造成这种结果的就只有一种说法。

    “灵域。”北川寺喃喃自语着,抬起头四处查看着。

    不错,千叶仓保护众人,随后失去联系,想必是被拉入了灵域当中,因此什么话都还没来得及说,就直接与千叶萤失去了联系。

    那么现在最关键的就是找出灵域的入口。

    ‘镜中公寓’...镜子...

    北川寺来到地上摆着的小圆镜边,更准确的说,他是将小圆镜拿起,看向刚才小圆镜所占据的那一块空地。

    从这块圆镜占据的地面中,扭曲得正向外面扩散着怨念。

    “果然在这里。”

    以镜子为桥梁,暂时将灵域与现实沟通。

    北川寺深吸一口气,死气萦绕的双手平平地伸出——

    ......

    这是一片荒凉的公寓。

    锈迹斑斑的铁大门,冷气森森的小院,墙壁之上浓重得宛若人影一般的黑色污痕。

    天空更是将暗未暗,仿若颜色要褪去一般的灰色世界...

    由这些要素构成,破旧的三层楼公寓从远处看过去既阴森又恐怖。

    三个男生面色苍白地看着四周。

    他们搀扶着身体被砍伤的千叶仓,惶恐地四处张望着。

    若是北川寺在这里的话,估计也会露出一抹惊讶之色。

    因为这三个人都是熟人。

    只差卒业式举行就要告别京北高中的长谷真人以及刚升三年级的濑树直哉、池上和人。

    这三个人也算是北川寺一直在京北高中里面收下的小弟了,前不久的工厂缝合怨灵导致的中村建事件也是由他们为自己打听消息的。

    在背地里,濑树直哉他们更是被不少学生恶意称呼为‘魔王手底的三狗腿’。

    他们是知道这种事情的,但却懒得与这些低年级的学弟们计较了。

    学弟们说的是事实是一回事,另一回事则是因为接下来也是升学季,他们为了去更好、更不错的短大也要努力了。

    他们原本是想为已经毕业的长谷真人庆祝,所以就想到这种馊主意、破办法来庆祝对方离开京北,离开大魔王的掌控。

    结果大魔王的掌控还没有脱离,就感觉自己要死在这个地方了。

    但本来仪式好好儿地在举行着,结果所有人向镜子看去的那个瞬间就天旋地转,再醒转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到了这个完全封闭的公寓楼了。

    与怪谈‘镜中公寓’里面描述相差无几的公寓。

    “长谷...我们该不会真的...都要死在这里了吧?”濑树直哉脸色发白,对接下来即将到来的未知命运感到惴惴不安。

    池上和人搀扶着血色匮乏脸色的千叶仓,声音结巴:“怎么办...现在仓小姐也暂时帮助不了我们了。”

    “说起来那个家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啊!那种东西从来就没见过啊!”长谷真人也有些崩溃,心中更是隐约后悔去玩这个游戏。

    来到这个地方后,他们在千叶仓的提议下集合行动,在前进的时候,他们看见了一个男人...

    那个男人的颅顶,竟然直接插入了一枚巨大的镜片,那张本就被锋利的镜片所分割开的面皮,更是扭曲恐怖到了极点。

    按照生理常识来说,镜片竖着插进脑内的人是绝对会死透的。

    但这个恐怖的男人却不同。

    乌黑的液体从额头的泛紫发臭的伤口坠落在地。

    不管是钢管还是地面上的玻璃尖刺都无法对他造成一丝一毫的伤害,只有千叶仓手指之间汇集的黑气能对他造成一些伤害。

    但那也只是对男人造成伤害而已,他直接挥舞着手中的血迹斑斑的菜刀冲了过来,将千叶仓给砍伤。

    幸好濑树直哉见机快,趁着千叶仓对那个男人造成些许伤害的时候,将她扛起来狂跑了一路。

    要不然千叶仓真要被对方直接砍死在这个地方。

    现在他们四个人躲藏在一个破破烂烂,昏暗以及通风程度不够的公寓房间中。

    周围唐突地陷入了死寂,让人不寒而栗。

    “冷...静。”千叶仓大口大口地呼吸着,鲜艳血液渗出染红了池上和人的衣服,她被池上和人放在地上坐着,以一种笃定的语气开口了:“放心,一定、一定会有人来救我们的。”

    她用手掌捂住腹部的被砍伤的部位,疼痛让她根本就无法行动半步。

    而听了她的话的三个人更是面色复杂,不知道怎么说。

    这种时候还有谁能救他们呢?

    要么被菜刀男子砍死,要么把对方解决掉,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但自己这边唯一能称为战斗力的千叶仓却倒下了,事情已经发展到糟糕不能再糟糕的状态了。

    这个时候千叶仓竟然还希冀能有人来救自己等人?这种莫名其妙的乐观让池上和人他们根本无法理解,因此他们也无法接话。

    “仓小姐...究竟对谁这么有自信啊...”长谷真人一面偷瞄着外面的走廊,一面小声地嘀咕着。

    “...那个人,说起来你们也应该认识。”

    “我们认识?”濑树直哉他们不太理解地看了过来。

    千叶仓脸色更白了,她将空气大口大口地挤压进肺部,随即说道;“北川...北川寺前辈,你们应该知道吧?”

    北川寺?还前辈?

    这不就是大魔王吗?

    这谁不知道啊?

    池上和人面露震惊之色:“难不成仓小姐是想说,北川大哥是过来救我们的那个人?”

    那个北川寺?

    还救人?

    回想起自己曾经在大魔王手下的日子,池上和人只觉得身上的皮肤痒痒的,似乎不吃对方一顿打就浑身不舒服。

    这绝对算得上是心理疾病了。

    被北川寺生生逼出来的心理疾病。

    另外的长谷真人与濑树直哉更是满面惊异:“仓小姐说的是北川寺...京北的北川大魔王吗?”

    “...我是不知道为什么你们要叫北川前辈大魔王。”千叶仓强扯出一抹笑容来:“其实他是一个很好的人,应对这种情况也必然熟练。”

    “......”濑树直哉、池上和人以及长谷真人三人面面相觑。

    可很快他们三个人心中都腾出一丝希望来。

    不管北川寺人好不好,但他确实很厉害,一个人可以摁着五十多个不良揍气都不喘一下,更是成为了文京区最大的学生不良头子。

    虽然这些称号都是别人强加给北川寺的,但从这几点中也可以看出来,北川寺很厉害。

    要是北川寺过来帮忙的话...

    濑树直哉他们怎么能不像是多了根主心骨呢?

    而也就是当他们在思考的时候,从楼梯口处突然响起了脚步声。

    伴随着那沉重的脚步声,他们的心脏急速跳动着。

    啪嗒。

    啪嗒。

    啪嗒。

    长谷真人屏住呼吸,手中捏着锈迹斑斑的破损钢管,同时对一边的池上和人与濑树直哉打了个眼色。

    池上和人与濑树直哉蹑手蹑脚地来到门边。

    池上和人捏着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的生锈的水果刀,濑树直哉则握住一根钢筋。

    三个人如临大敌地看着门口。

    啪嗒——

    像是察觉到这里有不对劲的地方一样,脚步声正正地在门口停了下来。

    濑树直哉他们的心跳声提到最顶点,三个人差点没沉住气直接冲出去与对方拼个你死我活。

    但他们最终还是忍住了。

    门外站着的人像是消失了一样。

    四周再度陷入死寂。

    这渗人的寂静让濑树直哉他们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咯咯咯...

    池上和人害怕得牙齿与牙齿开始碰撞,握住水果刀的手微微颤抖。

    这么久没有动静...该不会对方其实已经离开了吧?

    明明知道自己的猜测其实就只是心里安慰,但还是有人不可避免的心中出现了侥幸心理。

    就在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的那个瞬间。

    大门被推开,一道身影站立在门口。

    站在门两面以及正面的三人一直绷紧的身体终于发泄而出。

    他们狠狠地将手中的东西向着后者的身上砸出。

    下一刻——

    人影一脚将池上和人踢开,手腕一转握住了向自己砸来的钢管与钢筋,接着手臂带动发力,瞬间将两人带倒在地。

    就好像婴儿向巨人挑战一样,他们根本就毫无反手之力。

    濑树直哉他们已经绝望了。

    难不成自己这些人真要死在这里吗?

    双方的战斗力根本就不成正比。

    就在他们已经绝望放弃的情况下,千叶仓却突然像是看见救星一样地开口了;“北川前辈?!”

    啊?!

    濑树直哉他们张开嘴巴,宛若漏电的机器人一般僵硬地扭过头。

    只见一脸冷色的北川寺站在门边,看着他们。

    北、北川大魔王来了?

    他竟然真的来了?

    “嗯。”北川寺干脆地点头,同时又皱眉地看着这四周的环境。

    不得不说,这里面遍布灰尘,加上昏暗、破破烂烂的,根本就不是什么好地方。

    “北川大哥!”

    突然有人这么叫了起来。

    这熟悉的声音吸引了北川寺的注意,他将目光下放。

    在他右手边,长谷真人正看着他。

    “长谷?”北川寺将视线又一转。

    果不其然,在这里面他又看见了濑树直哉、池上和人。

    这三个难兄难弟每个人都灰头土脸的,看上去刚才被北川寺摔得确实不轻。

    “刚才是你们三个偷袭我的?”北川寺开口问道。

    “呃...我们也是不知道...”

    谁知道是你站在门外的啊?

    长谷真人有些委屈。

    自己等人没被那个菜刀怨灵男子打,反而被北川寺揍得不轻。

    看来想要召唤出大魔王还是得吃他一顿打才行啊。

    他们忍不住想到。

    北川寺却懒得去理他们这些小心思,他只是心中有些感叹。

    这三个家伙下手真得十分毒辣,要么就是戳眼珠,要么就是撩阴,真是专挑人体脆弱的地方揍。

    他走到千叶仓身边:“别动,我给你治疗。”

    “...好,这次也要麻烦北川前辈了。”千叶仓没矫情。

    要是因为她的缘故拖累的队伍的行进时间,那就罪过大了。

    北川寺将手掌摁在她的侧腹处。

    那里有一道深入的伤口。

    在长谷真人他们惊讶无比的目光下,北川寺的五指之间居然闪烁出森然的黑雾。

    这黑雾与千叶仓的黑气不同,只是看着就感受一缕缕寒意在身上萦绕不可驱散。

    伤口在他们的注视下缓缓地愈合,最终平整如初。

    “这是什么啊...?!”濑树直哉他们有些目瞪口呆。

    难怪北川寺能坐上文京区最大不良头子的位置,原来他本来就不是正常人!

    北川寺一边输入死气治疗千叶仓其他的地方,一边问道:“你们怎么搞得这么狼狈?”

    “.....”池上和人有些委屈,想告诉北川寺其实他们直到刚才都还没有这么落魄,但又想到北川寺刚才的手段,他又识趣地转向另一个话题:“北川大哥,你有所不知,这片地方实在太邪门儿了。刚才有个男人...他明明应该死了的!”

    池上和人在空气中比划出一个人头的模样。

    “他手里提着一把血迹斑斑的菜刀,已经有些变形扭曲的脑袋上面竖着插进去一片镜片。”

    说到这里,池上和人恶心得都快吐出来了,但他还是强忍着恶心将一切都说了出来。

    “你知道吗?直接把他的脑浆都给扎出来了!但是他竟然还能走还能跑还能跳!要不是仓小姐,我们三个估计早就死在这里了。”

    “是不是比较像你身后那个?”

    北川寺突然开口问道。

    池上和人纳闷儿地转过头。

    狰狞恐怖的男人的头颅映入他的视线中。

    他像是发现宝藏一样扭过头对着北川寺叫道:“就是这个!和这个长得一模一样!我——”

    突然...他似乎发现有些不太对劲。

    是的...怎么感觉有点不太对劲呢?

    “北川大哥救我!”

    池上和人没出息地哭出来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laidudu.com。来读读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aid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