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读读小说 > 这个日式灵异不太冷 > 第二百六八章.我会把你赶出去(4000字)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二百六八章.我会把你赶出去(4000字)

小说:这个日式灵异不太冷作者:和风遇月字数:5189更新时间 : 2019-09-28 03:34:47
    清脆的骨裂声传出,还伴随着一阵又一阵凄厉无比的哀嚎声,让人听闻之后,只觉得浑身上下颤抖僵硬,连一句话都不敢再说了。

    中野洋子黑色的大眼睛瞪大,嘴巴一张一合,惊骇欲绝地看着面前这一幕。

    一个青年正好挡在她面前,一只手捏住一柄漆黑的大锤,大锤的一端砸在地面上,隐约能够看得出来地面上呈蜘蛛纹路爆炸开来的乌黑液体。

    累女的手臂已经北川寺这势大力沉的一锤毫不留情地砸烂了。

    他还是赶到现场了。

    幸好北川寺将速度拉满,不然刚才中野洋子就要被日下部春给撕成两半了。

    况且这一片区域也很奇怪。

    要不是北川寺细心地先利用死气查看了,不然他估计都发现不了这片弥漫着怨念,甚至让周围景象产生错位的的地方。

    “北、北川同学——”中野洋子现在才如梦方醒,她嘴唇颤抖,声音有些微弱地叫了一声。

    “嗯。”北川寺随口应一声,倒是没有在意中野洋子的表情。

    对于他来说,面前累女的处理方式才是最为重要的,最好的话,还是将其在这里就解决了。

    毕竟这里可是现实世界,而不是梦境世界。

    说不定在这里将累女祛除超度掉,对方的灵体也会完全消失掉——

    北川寺还是对这一点抱有些许希望的。

    呃——

    中野洋子用力地扯了扯自己的脸,似乎生怕对方出现在这里是她的幻觉。

    因为以正常人的角度上来看,普通的人类是难以与怨灵对抗的。可北川寺刚才却展示了他非比常人的一面...

    她从理智上来说是觉得这是不太可能的。

    掐过自己的脸后,中野洋子这才露出一抹诧异的神情:“竟然是真的?!”

    自己没死,活着的痛感还存在。

    北川寺则是不管中野洋子耍宝,他里面灵活地抡动着大锤,脚下一动,竟然整个人主动地向对方扑去。

    ????

    中野洋子见北川寺那冲动的动作,下意识地就脱口而出:“小心...呃...”

    她话说到一半就生生止住了语调。

    在她的视线下,无面女人竟然有些害怕地向后面退了两步,仿佛挥舞着巨锤的北川寺,给她曾经带来了无数阴影一样。

    嗯????

    明明都是人类,为什么你对北川寺的行为与对比我的行为,差距这么大呢?

    看着已经心生退意,双腿绷紧想要逃跑的累女,中野洋子一时间竟觉语塞,完全不知道给谁加油了。

    北川寺那森冷跑去的背影,血腥残酷的巨锤,不断滴落乌黑液体的脸颊...

    怎么说呢...

    中野洋子不说话了,只能瞪着一双大眼睛,懵逼地看着事态接下来的发展。

    无面女人最终还是站住了。

    她仿佛觉得被一个人类如此吓到很丢脸一样,竟然双手一甩,庞大的身躯主动对着北川寺冲了过去。

    这一下北川寺总会退后了吧?!

    中野洋子将前面没说完的话全部都说出来了:“小心——”

    接着她又立刻闭上了嘴巴。

    在中野洋子的目光下,北川寺居然灵巧无比地躲过对方锋利的手指甲,手中的巨锤灵巧翻转,竟然是一下子猛地砸在了无面女人脑袋上!

    巨锤携带着对方没有五官脑袋一下子砸在地面上,伴随着沉闷的响声,累女整个身体一颤,浑身毫无节奏地抽搐着,场面无比血腥!

    在这种对方已经死绝死尽的情况下,中野洋子满脸呆滞地看着北川寺又提起血腥大锤,持续向着对方已经完全被砸开碎裂的脑袋砸去。

    嘭!

    嘭!

    嘭!

    每每下去一下,累女的残躯总会抽动一下。

    这整个场面未免也太过于少儿不宜,让中野洋子都不忍心地挪开视线,觉得自己晚饭都吃不下去了。

    可是她也不是傻瓜,知道这个时候并不是同情日下部春的时候。

    而另一边的北川寺。

    他可不管中野洋子在想些什么,他下手一向都是这样的,下了死手就必须让对方完全死绝,觉得差不多了再停手。

    这就是北川寺比较机灵的地方了。

    能用是十分力解决掉对方,那么北川寺就会下意识地攒出十一分力让对方毫无机会。

    就算是面对最普通的怨灵,北川寺也是认真对待,非得把对方的手脚脑袋躯干都砸成肉酱才行。

    可能看上去这样很残忍,但北川寺这也只是为了自身以及其他亲密人的安全。

    北川寺在那边不断抬手、落下,另一边的中野洋子也是好半天的才反应过来,她才开口道:“已、已经死掉了,北、北川同学...”

    她开始还想着要叫北川寺‘同学’的,可北川寺脸上滑落而下的乌黑液体,让中野洋子犹如反应过来一样——

    她犹犹豫豫地思考着,随后又想起北川寺刚才的动作,稍微停顿一会儿开口道:“北川法师!非常感谢您!”

    “???”北川寺手底下一停,双眼若有深意地转过来看向中野洋子。

    过了好一会儿,中野洋子浑身都不由得稍微颤抖后,北川寺的视线才缓慢移开,那平静的语调这才传了过来。

    “我不是法师。”

    他稍稍强调了一下。

    只是这声音有些微妙,中野洋子听见也是无法确认北川寺刚才究竟在说些什么。

    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北川寺手中的大锤一甩,青白的肉块儿与乌黑的液体混杂甩开在地面上,呈现出一条干脆的抛物线。

    说完后,北川寺看着这一条干脆的线段,止不住紧锁双眉。

    对方的身躯确实已经被他以强硬的手段给撕碎了。

    可是奖励点数以及身体强化却根本就没有传达过来的意思。

    这也就说明,对方仅是单纯的被赶跑了,但还没有死掉。

    可这又有些矛盾了。

    要知道对方可没在北川寺手底下逃脱,日下部春整个怨灵身躯都被北川寺砸碎了。

    可是为什么日下部春整个怨灵还没有死绝呢?

    要知道上一次在御川小学中,那是由于御川小学本来处于灵域,那几个熊孩子能够借助环境而复活,才勉强从北川寺手底下逃出一命...

    现在不同呀!

    他明明都把对方砸成肉泥了。

    难不成这也是累女一种保护它自己的手段?

    北川寺只能将其暂且归类于‘累女可以逃掉’这一点上面的。

    既然有这样的情报入手,北川寺觉得自己在之后的除灵活动中,就要更加认真,更加小心了。

    “北川法师...您在干什么?”

    看着北川寺蹲下来不断抚摸着已经隐约化作碎肉四散而开的日下部春,陷入了些许沉思当中,一边的中野洋子则是小心翼翼地问道。

    她现在可不敢像刚见到北川寺的时候那么放肆了。

    因为北川寺现在可是救下她的大腿,只要紧紧地抱着这条大腿,接下来她的日子就绝对不会太难过。

    同样的,她也有些羡慕神谷未来。

    真不愧是神谷同学,她所想的事情,所见的事情,都与一般人完全不同。

    也许正是因为神谷未来的慧眼,发现了北川寺的潜力,才会对他如此痴迷吧?

    虽说可能不太好,但中野洋子也算是发现北川寺的潜力了,要是北川寺愿意让她当他的女朋友的话,中野洋子觉得自己也不是不可以...

    “我不是法师。”北川寺从地上站起来,又强调一遍。

    他颇觉奇怪。

    这个小女生怎么有点憨,他都说了他不是法师了,这个小女生还要不信邪地说上两句‘法师’一类的话来。

    “可、可是...北川法师你救了...”中野洋子也发现北川寺看过来带着淡淡疑惑的视线,她难堪地解释了一句,又发现解释就是掩饰,最终稍微提了一口气,不太好意思地说道:

    “对不起,北川法师。”

    “......”北川寺。

    讲道理,要不是中野洋子与他的关系只是一般,北川寺早就要开始找藤条,对她下手了。

    但北川寺还是忍住了。

    只是神色间明显冷淡了许多。

    他一个年轻力壮的青年,老是被别人当成十几年的老法师,这怎么让人顶得住呢?

    加上这个时候也不是在意这个的时候——

    累女再度出现,看上去昨晚在睡梦世界中发生的一切完全没有伤到它一样。

    就算它被解决掉也没有出现系统提示,这也就说明对方还没有完全死掉。

    在这两大条件下,北川寺不断思索着下一步需要做什么。

    他站了起来,缓缓地吐出一口气,心中已经对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了若指掌。

    一是继续询问神驻莳绘有关于累女的情报。

    毕竟对方完全无视灵体炸裂的副作用,这一点就已经很不了得了。

    要是累女真是一个永动机的话,那整件事件的步骤也要开始加快了。

    二是关于御茶洗中学的事情。

    北川寺是打算明天去现场查看,同时向校长询问关于以前扩建时所遇见过的一些奇怪事情的。

    毕竟岗野良子这个东京地头蛇早就提前为对方打了招呼,北川寺只要过去,他想看的东西,那位校长都会给他看。

    这其实也就算是卖了岗野良子一个面子。

    回想起当时岗野良子极其不情愿动用人际关系的样子,北川寺就暗暗地摇了摇头。

    有这种渠道竟然不用,还要他逼着,这货才愿意拿出来用一用,简直就是暴殄天物了。

    “明天你陪我还有未来去一趟你们学校,顺带的,我还要问一问我有个朋友,关于刚才那个个家伙的事情。”

    北川寺想了想对一边的中野洋子继续说道;“倘若她能够继续重活,我建议你去我家客厅睡觉,我也好对你有个照应。”

    “但若是对方不能那么轻而易举地重生,或者重生也要花费一些什么东西的话,你想去我家也可以,想待在这边也是可以的,我并不强迫你。”

    讲道理,北川寺并不想带中野洋子再去他家里了。

    毕竟他家不大,要是一下子入住五个人反而显得有些狭窄了。

    加上让客人睡在客厅也不太礼貌...

    若是这货愿意加上一些钱的话...

    “我明白了。您请问吧。”中野洋子用力点头颔首,真就一副如果对方还要来,她就立马缩到北川寺家中的样子。

    这未免让北川寺禁不住多看了一眼中野洋子。

    他也不想继续说,于是打了个电话给神谷未来。

    神乐铃在神谷未来那儿,因此他给神谷未来打了个电话。

    电话只响了一会儿就接通了。

    北川寺随口打了声招呼,接着进入主题,对神驻莳绘提问道。

    “累女...确实是一种生命力极其顽强...的怨灵...就算将其撕裂也无法将其完全杀死...有用的方法...估计就是对她的尸体动手了吧...”

    “她是依靠着对生者的...才能诞生、生存下来的怨灵。”

    这个事情其实神驻莳绘也是经过许久思考才想到的,因为现在距离当时看那本奇怪志异的书已经有很多年了,她也遗落了大部分的细节,所以这种情况她也是有所忽略。

    要不是北川寺提问了,她估计都还想不到当时书上面竟然还有这样的记载。

    “她是这么说的。”北川寺放下手机,扭头看向中野洋子,冷淡地问道:“你想去我家吗?”

    “额——就是不知道方便不方便。”中野洋子咽了咽口水,小心地问了一句。

    刚才电话里面还有神乐铃肃穆的声音,北川寺这专业的程度让她不得不信服北川寺就是一位继承了传统驱灵方法的大法师了。

    北川式驱灵法...

    “不太方便。”北川寺毫不留情地回答。

    他家里面的情况是有些不太方便,要是让中野洋子也住进去,实在有些说不清楚。

    可不让中野洋子住进去,她突然死在家中或者路上的可能性又实在太高了。

    为此,北川寺要尽快地找到隐藏在暗处的累女尸体才行。

    “咳咳...”

    中野洋子干咳两声,颇有些厚颜无耻地说道:“那我就暂时睡在您家中的沙发上面了,北川法师。”

    “别的我不知道。”

    北川寺从沉默中突然开口打断了中野洋子:

    “我只知道,要是你再叫我北川法师,我会把你赶出我家。”

    他面无表情地回答道。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laidudu.com。来读读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aid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