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读读小说 > 这个日式灵异不太冷 > 第三百零七章. 直到眼泪流出来(八千字目标达成!)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三百零七章. 直到眼泪流出来(八千字目标达成!)

小说:这个日式灵异不太冷作者:和风遇月字数:5436更新时间 : 2019-10-16 00:58:32
    在这种氛围下,北川寺看了一眼户部田,这才毫不停歇地继续说下去:

    “事实上,与其说是小木曾春的病情减轻,倒不如说是他的病情加重了。而结合过来时墙壁上面的血字抓痕来看,他很有可能已经罹患精神分裂症。”

    心中的魔鬼。

    这是否说明另外一个人格的出现到完全占据小木曾春身体的过程呢?

    这一点现在看去似乎还值得推敲,但这么假设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想到这里北川寺拉了拉自己的背包,神情平淡地说道:

    “事实上比起我刚才说明的那些,还有更让我在意的事情。”

    “还有更让你在意的事情?”众人齐齐地咽了咽口水,更是止不住地缩了缩脖子。

    那么阴森恐怖的事情北川寺都能面不改色地说出来,然后他现在还说还有更让他在意的事情?

    这未免也太——

    “按照已经化作怨灵的小木曾春的想法,我们接触到这个房间后,应该就会出现某种对我们有威胁的东西才对,就好像刚才的那间电锯房一样,这个房间也应该会出现一些东西。”

    北川寺分析道。

    “什么嘛...”田中高志脸色有点难看,他伸手勾住左手边山口英助的脖子,头也不回强行干笑着说道:“北川小哥就是想太多了,说不定这个房间就只是让我们单纯解密...”

    田中高志说话说到一半就说不下去了。

    因为他发觉自己身边的人看着他的表情都有些古怪。

    宫本乃琴、户部田、山口英助...

    等会儿?山口英助?

    山口英助既然在右手边,那我勾着的又是谁的脖子?

    田中高志下意识地转过头。

    一个男人。

    说实话,要不是对方的脑袋已经被劈开成两大半,他必然会和对方好好儿叙旧——

    “哈哈...哈哈...哈...”田中高志伸出手指指了指对方,又干笑着指了指自己,过了好一会儿笑不出声才充满绝望与委屈地叫出声:“北川小哥救我!”

    事实上不用田中高志开口,在看到对方有所动作的时候,北川寺就已经跳起来手臂发力,一拳砸在了对方本来就被砍成两半的脑袋上。

    嘭!!!!!

    啪嗒!

    田中高志满脸炸得都是细碎的肉块,嘴边上还沾着对方发臭发紫的舌头...

    “没事吧?”北川寺收回手,多少还是问了一句。

    ...我看上去像是没事的样子吗?

    田中高志软倒在地上,双眼发愣发懵,好几次想张口这么说,但还是忍住了。

    毕竟北川寺是出于好心才问自己,而且没有北川寺自己这条命早就交代在这里了,做人不能恩将仇报。

    只是...

    “北川小哥你就不能温柔一点吗?”一百多斤的田中高志委屈得像个小媳妇。

    他这句话还只是说在半路上,下一刻就是熟悉的肉体炸裂声,接着他满头都洒满了乌黑的液体。

    原来是不知何时,天花板之上又垂落了一个怨灵,但对方刚刚出现就被北川寺一脚踢爆,因而田中高志也没有受伤,总得来说还是算可喜可贺的结局。

    可是——

    这黑色液体又臭又涩,满头都是这种液体的田中高志只觉得自己身处在地狱当中。

    他欲哭无泪,只觉得自己被这些怨灵瞧上简直就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

    “这些液体很快就会化作最纯粹的怨念消散,你不用特别在意。”北川寺好心地解释了一句,随后看向地上逐渐消散的怨灵残躯。

    从这两人的服装来看,从天花板上垂落下来的怨灵应该是那个实况直播主棒球帽子。另一个人穿着一身医生服装,看上去似乎是小木曾春曾经的主治心理医生。

    棒球帽子已经死透了,连灵体都没有留下。

    那么与他同行的宫本乃琴的妹妹...

    北川寺回头看向宫本乃琴,轻轻地摇了摇头。

    而看见北川寺的动作,宫本乃琴也是脸色发白,手指死死地揪住了自己的袖口。

    说实话,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她也已经差不多要接受事实了。

    自己的妹妹已经死掉了...说不定还变成了棒球帽子这种怨灵。

    宫本乃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稍微稳定了一下情绪,对着北川寺点了点头。

    说实话,要不是现在环境阴暗,估计她早就被另外三个人发现不对劲的地方了。

    北川寺低下身子,从这两个怨灵的身上又翻出了一把古铜色的钥匙。

    而就在北川寺找到钥匙的那个瞬间,挂在角落的扬声器就发出了无法接受的声音:

    “等等!你这个家伙!你是怎么做到的?!正常人是绝对不可能...你究竟用了什么手段!”

    隐藏在扬声器之中的小丑语气激烈,措辞都无法保持平静了。

    按照剧本来说,这里北川寺他们应该是要全部死在这里,成为灵域新的食粮才对。

    可现在怎么一切都乱套了,完全不按照剧本走?!

    它的语气中带着愤恨与怨毒,好像刀子一样继续从扬声器中传出:

    “不管你是怎么做到的!接下来你们全部都死定了!我要亲手把你们杀掉!你们这群蛀虫根本就没有资格在这个世界上活下去!”

    这句充斥着血腥暴虐的话语听得众人额生冷汗,他们下意识地看向北川寺,却发现北川寺竟然双眼发光,面无表情的脸上竟然显出一种期待的感觉。

    “......”众人默默地低下了脑袋。

    行吧,北川小哥你玩儿得开心就好。

    伴随着对方这句话说完,书柜陷落,露出在那之后的暗门。

    金属锁头在手电筒的照射下反射着光彩。

    “用你们手上的钥匙!来,快来找我!我要把你们的脖子拧断!”

    对方在扬声器狞笑着,下一刻——

    北川寺突然横起一脚踹在铁门之上。

    伴随着轰隆隆宛若大卡车碾过的声音,这铁门连带着门框一起竟然被北川寺踹飞三四米远。

    世界安静了。

    狞笑声停止。

    扬声器之后的声音消失了。

    让我们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

    这似乎是对方的态度。

    “走吧。”北川寺将钥匙丢在一边,回头招呼道。

    “......”众人。

    身后的四个人看了一眼连着门框的铁门,又看了一眼北川寺,面色复杂了好久才点头进入其中。

    ......

    说实话,北川寺的心情还算不错。

    这个灵域给他的感觉挺可以,真的给他一种正在闯关鬼屋的感觉。

    说实话,要不是带着背后四个拖油瓶,他其实还打算稍微花点时间在这个灵域里面转一转。

    毕竟那样也能找到更多的线索,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草草调查就立刻进入下一个地方。

    话题转过来。

    隐藏在暗门背后的场景是显出一派破旧的公寓场景。

    长长的回廊仿佛能拉长灵魂一样,根本无法看到底部。

    不管怎么样,这都应该算是最后一个场景了。

    从小丑...也就是小木曾春的话语中也听得出来他的意思。

    在这种阴寒的环境中,本就体质最弱的宫本乃琴禁不住缩了缩脖子。

    她下意识地捏着已经换了电池的手电筒,四处照射着。

    光线四散...

    在手电筒的照射之下,宫本乃琴好像听见了什么熟悉的声音。

    这熟悉的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急...越来越清晰...

    最后化作一个词语:

    “姐姐。”

    “乃竹?!”

    宫本乃琴惊惧地抬起头,看向四周。

    不知何时,原地只剩下她一人孤零零地站在阴暗之地。

    寒意弥漫。

    前方逐渐被雾气所遮掩。

    宫本乃琴焦急地捏着手电筒,看向四周:“乃竹?!是你吗?给我一个回答!乃竹!”

    她的声音在白茫茫的雾气中传出很远,显出一种缥缈虚无...空荡荡的感觉。

    宫本乃琴的妹妹名叫宫本乃竹,博客的名字叫做彼岸花的怪谈屋。

    在一年前,宫本乃竹接受到邀请来到这里,最终与灵域化作一体...

    “我真的...真的...好想你。”

    宫本乃琴声音拉长,不知何时已经泪眼模糊。

    她真的好想宫本乃竹。

    但还是没有回答。

    在这空无一人的空间中,没有一个人回答她。

    过了很久。

    不知宫本乃竹究竟在哪里幽幽地传出了声音。

    “姐姐。”

    “乃竹...”听见这轻声的呼唤,宫本乃琴擦了擦眼角边的泪水,拎着手电筒四望。

    这声音很远,一会儿飘扬到她的前方,一会儿又转到她右手边,然后又来到她的左手边,甚至于——

    就在她身后!

    宫本乃琴转身。

    那是一双乌黑的双眼。

    没有任何眼白,只有纯粹的黑色所代替的双眼。

    宫本乃竹穿着她最喜欢的兜帽风衣,脖子歪歪斜斜地垂落在一边,脑袋也跟着不正常地倾斜了九十度。

    她的双眼中不断涌出乌黑的液体,青白的脸色昭示着她的状态。

    “姐姐。”

    宫本乃竹歪成九十度的脑袋看着宫本乃琴。

    与棒球帽子他们不同,宫本乃竹似乎还保持着自己的理智,并没有攻击宫本乃琴。

    “乃、乃竹?!”宫本乃琴看着自己的妹妹,脸色却柔和下来。

    看着自己的妹妹如此渗人的模样,其实她还是十分害怕的,但是——

    宫本乃竹说到底还是她的家人。

    倘若要攻击自己的话,刚才那段时间宫本乃竹也能把自己杀掉了。

    “姐姐,对不起。我已经死了。”宫本乃竹青白的脸上勉强拉起一抹笑容。

    说实话,宫本乃竹这么笑起来的样子并不好看,甚至还有些渗人。

    她的脖子软趴趴地扭断在一边,脑袋也无力地垂落在肩头,脸上还带着乌黑的血迹。

    听见宫本乃竹的道歉,宫本乃琴满面痛苦地摇着脑袋,嘴唇颤抖地说道:“是我的错,我没有劝住你,怪我自己...乃竹。”

    说着说着,宫本乃琴整个人就软倒在地上哭了起来,她一边哭,一边说着:

    “从小到大都是这样的...乃竹你比我聪明,比我能干...不管什么事情都完成得十分出色。我说我要写的时候,你也一直支持我,因为我的原因...才...才...是我离不开你。”

    宫本乃琴伤痛欲绝地抽泣着。

    宫本乃竹是一个很聪明的女生,她从小学习成绩便一直名列前茅,做什么事情都有主见。

    与宫本乃竹不同的是,宫本乃琴小时候则很迟钝,一直呆呆傻傻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因此宫本乃竹也一直迁就着自己的姐姐,听见自家姐姐要写书的时候,她更是二话不说开始运营自己的博客号,也成为了一个小有名气的灵异怪谈博主。

    她成为灵异怪谈博主的原因也很简单——

    宫本乃琴想要写作素材,而网络上正是搜寻这些素材的好地方。

    为此,宫本乃竹默默地付出了很多很多。

    宫本乃竹歪着脑袋看着宫本乃琴,平静地说道:“姐姐,世界上没有谁是离不开谁的。”

    “以前我也一直在想,乃琴姐姐离开我之后究竟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她双眸柔和地看着宫本乃琴:“事实上离开我一年后,姐姐你变得更加厉害了。自己写书也能很好的出版,自己也非常有主见了。我看见这样的姐姐,其实就已经很安心了。”

    “我...”宫本乃琴怔怔地看着宫本乃竹。

    宫本乃竹摆手,格外不舍地说道:“和姐姐在一起的日子很开心。所以...姐姐,你该醒醒了。”

    她的灵体让开一条路。

    淡淡的金色气流从前方白雾中溢出。

    “有人来接你了,姐姐。”

    宫本乃竹笑了笑:“也多亏了那个人,我才能在这片空间中和姐姐你好好儿地说一些话。”

    “替我向妈妈、爸爸问好。”

    “再见了。”

    “姐姐。”

    宫本乃竹的身影渐渐消散,变得虚幻起来。

    “乃竹!!!”宫本乃琴对着宫本乃竹伸出手。

    只不过她的手掌太小,根本抓不住空中四散的黑色气流。

    这一年间,她就只是一具行尸走肉,调查着当初发生过的事情,昔日的一切困扰着宫本乃琴。

    受困于这一牢笼,她无法挣脱,或许直到这一刻,宫本乃琴都无法释怀吧。

    视界在摇晃,四周在翻涌。

    下一刻...

    宫本乃琴睁开了双眼。

    入眼的便是趴在自己胸口前,不断散发着淡金色气流的布偶娃娃。

    她看着布偶娃娃。

    布偶娃娃也看着她。

    过了好一会儿,宫本乃琴嘴边才扯出一抹笑。

    直到眼泪也从眼眶边涌出——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laidudu.com。来读读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aid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