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读读小说 > 这个日式灵异不太冷 > 第三百零九章.人格真相(八千字目标达成!)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三百零九章.人格真相(八千字目标达成!)

小说:这个日式灵异不太冷作者:和风遇月字数:5209更新时间 : 2019-10-17 00:34:53
    北川寺说着让人听不明白的话语重新进入灵域当中。

    看着他一步一步重新进入黑暗当中的背影,背后的几个人面面相觑。

    过了半晌,户部田才小声地感叹了一句:“北川小哥...真是一个特别的人啊。”

    好不容易死里逃生,却又义无反顾地走回龙潭虎穴,这份胆气...

    户部田少有佩服的人,现在北川寺绝对算上其中一个。

    “不过我还是不懂,要是北川小哥想待在里面的话,那从一开始就不跟着我们一起出来就可以了。为什么还要这么麻烦,出来之后还要进去?”田中高志不太理解地提了一句。

    不错,要是北川寺不想跟着他们一起出来的话,那从出来的时候表明态度就行了。为什么还要这么麻烦?

    他这句话一说出来,就自然引起其他人的思考。

    约莫三分钟后,宫本乃琴开口了:

    “我想,北川君应该是在担心我们吧。”

    “???北川小哥会担心我们?”

    这话说出,其他人都是一脸懵逼,户部田甚至觉得她是不是没遭到北川寺的白眼,才会说出这句话来。

    那可是北川小哥啊!

    徒手撕鬼,一脚踢爆人头的北川小哥啊!

    至少户部田从认识他这几天看过去,对方的表情几乎是没有半点变化,冰冷得像是个机器人。

    就连山口英助与田中高志也是满面不解,有些好奇宫本乃琴究竟是怎么得出这个结果的。

    宫本乃琴看着已经完全消散在原地的鬼屋建筑,声音平稳地反问道:“你们似乎忘记了一件事情。”

    她转过头来,一字一句地说道:

    “从一开始,北川君就没有什么需要跟着我们一起进入鬼屋的理由。他的资格已经被取消了,甚至刚才那座鬼屋还在排斥北川君。他完全没有半分需要与我们一起冒险的理由,不是吗?”

    宫本乃琴简单的反问,却让田中高志他们齐齐发愣。

    是啊...说起来为什么北川寺非要跟在他们背后呢?他那种怕麻烦的性格,对于这种事情肯定是...

    “说起来...北川小哥在鬼屋里面其实不止一次救过我们的命吧?”

    山口英助有些羞愧地开口道。

    整个鬼屋探索看上去或许让人觉得有惊无险,但那也只是在北川寺存在的情况下。

    先不说别的,单就浮标黑池那个场景,要是没有北川寺在他们的身边,他们就算想要过去也根本是不可能的吧?

    再想想小屋电锯那一次,要不是北川寺帮忙,他们现在都已经整整齐齐被电锯切成几大块儿碎肉了吧?

    还有之后的医生办公室,一开始的怨灵突袭...

    山口英助他们终于注意到了。

    他们将重点全部放在了北川寺那副冷淡的态度上面,反而忽略北川寺做过的事情。

    这么一想...

    “北川小哥好像...还真是个挺温和的人?”田中高志思考过后,表情有些错乱地开口问道。

    剩下的三个人面面相觑。

    温和...?

    感觉这个词和北川寺又有些不太搭配啊。

    ......

    不管外面的田中高志他们怎么想的,北川寺一个人进入鬼屋后动作非常快。

    他花费差不多一两分钟的来到了浮标黑池处。

    这由怨念所组成的池水之上还漂浮着驻火。

    驻火的火势甚至还越来越大,有愈演愈烈的感觉。

    北川寺不去管这些,直接跳起来越过这片黑池,进入甬道之中。

    他花费两分钟将这条当时他们花费数十分钟才走出去的幽深甬道走了个对穿。

    随后他手中死气塑形,蠕动成一柄狰狞大锤的模样。

    因为原本电锯小屋那个房间因为天花板已经完全落下而关死了。

    而北川寺要做的事情只有一件

    嘭!

    嘭!

    嘭!

    木屑纷飞!地面颤动。

    北川寺将这一片木制天花板完全拆掉,这期间花费了他五分钟左右的时间,随后他又穿越甬道,来到了医院办公室的场景。

    从一开始正式进入鬼屋到这个环节,不过也才过去**分钟。

    少了四个拖油瓶之后,北川寺的脚程简直难以置信的快。

    他随手将几个怨灵砸成碎块儿,完全不去在意办公室场景,转而进入下一个公寓场景。

    根本不用数数,直接重新来到小木曾春的公寓。

    然后,扬声器发出了声音:

    “???你怎么又来了?”

    好像是由于北川寺动作太快,打得他有些措手不及。

    “我还有事情要处理。”北川寺将手中的死气大锤散去。

    “还有...事情要处理?”

    对方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

    只是有些‘事情’要处理,你就羊入虎口,主动送上门来?

    这简直就是在开玩笑吧?

    笑声。

    阴冷的笑声逐渐遍布整个房间。

    脚下的地面在颤动。

    好似不止是整个房间,就连整个灵域都在发声大笑。

    细碎的低语在耳边响起,这些声音足以逼迫常人疯狂。

    可怖的人形阴影攀附在房间之中,对着北川寺虎视眈眈。

    青白的怨灵睁开双眼,一双毫无眼白的眼球外凸,怨毒地看着北川寺。

    纤细扭曲的鬼爪不知何时已经爬到北川寺的脖颈之处,只要轻微用力,北川寺似乎就丧命于此。

    “客人,您似乎到现在还没有搞清楚状况。”

    癫狂的笑声褪去,取而代之的是小木曾春沉稳的声线:“在这里,我随便都能杀死你。之所以我本体一直没有动手,那只不过是因为我看你们已经闯过关卡,偶尔仁慈才将你们放出去的。”

    小木曾春的声音逐渐染上疯狂。

    它阴森地笑着,鬼爪似乎还在用力。

    周围的怨灵蠢蠢欲动,仿佛要冲上来将北川寺分食。

    看着面前的这一切,北川寺却满脸不以为然。

    “偶尔仁慈?”

    他重复一句小木曾春的话语,接着摇了摇头:“不对,并不是你大发善心放我们出去,而是小木曾春放我们出去的。”

    “我就是小木曾春!!!”

    对方尖叫一声,暴虐的情绪瞬间波动。

    北川寺看了一眼扬声器,接着手腕底下重新翻出一道寒光!

    噗嗤!!!

    连成串的**切割声响起!

    乌黑的液体满地都是。

    北川寺缓缓地收起兼定。

    在他的身后,低语已经消散,阴影破碎,坚硬的鬼手被切断,怨灵全部都呈现出一种‘摸不着头脑’的身首分离的样子。

    北川寺并不是想示威,而是周围一直有怨灵那怨毒的视线实在让他没有心情好好儿说话,就是就取出兼定,将这些怨灵全部解决掉了。

    “你并不是小木曾春。”

    在对方的沉默中,北川寺一字一句地说道:“你不过是从小木曾春这个人格中脱离出来而出的纯粹恶念。”

    “放我们出去的也并不是你,而是你的主人格,他作为主人格,同样也拥有掌控灵域的资格。”

    是的。为什么北川寺他们找到线索后,这个暗自操纵灵域的怨灵就将他们放出去?

    从理智上讲,怨灵就只是人类怨念的集合物,这种东西根本就不存在信用两个字。

    对方完全可以不遵守约定放他们离开。

    可是为何它会这么做呢?

    答案其实很简单。

    小木曾春的主要人格还在,他隐藏在内心深处的良知让他这么做的。

    沉默。

    冗长的沉默。

    过了很久很久,从扬声器中传出了残忍冷酷的笑声:“你似乎很了解我?准确的说...是另一个我?”

    对方没有否定,换而言之便是默认。

    “小木曾春性格懦弱,根本就不可能做出杀害别人的事情。正如你所说,他本来就是个软弱但是善良的人。”

    要不是软弱,会被各种压力所压成那个样子吗?

    若不是善良,为何会将妻子的欠债全部背负下来?

    在最艰难的时刻,小木曾春都没有想过放弃自己的女儿,小木曾春菜。

    “我善良时,他们欺负我,我为恶时,他们则惧怕我。其实根本就没有你所说的滋生恶念,我和他本来就是一体的,我就是他心底最真实的表达!”

    第二人格语气森然:“你以为小木曾春遇人微笑就是礼貌,不、不对,他其实一直都厌恶任何人,根本不想与任何人产生来往!”

    “你认为全部背负债款是他想去做的事情?他其实恨不得把那个女人杀了!”

    “压抑在外表的忠厚老实就是真的了吗?”

    它的语气骤降几度!

    “那么我问你,心理医生见我的时候,他对我的心理评测,那又是真的了吗?”

    “那只是演技!逼真的演技!让自己都认为是真的!让自己以为自己是个好人!让自己认为自己是个懦弱、善良、总是脸上带着退缩笑容的烂好人!但其实他是好人吗?小木曾春真的是好人吗?”

    它不断反问,声音急促,最终轰然大笑:

    “哈哈!一切都是骗人的!你肯定猜不到,当年隐藏在那一连串安全事故背后的”

    “我知道。”北川寺打断了对方的话语,眸光闪烁:“其实你是想告诉我,当年那一连串安全事故都是小木曾春去偷偷动的手脚吧?”

    对方再度语塞了。

    在这种沉默之下,北川寺继续说道:“其实我早就觉得奇怪了,按照道理来说,刚开园一个月的游乐园就发生安全事故,这无疑是不合常理的。”

    “更加别说急士乐园后面又闭园整修一个月到两个月,那么能出现安全事故的几率就更低了才对,我不相信那个人气主播在上惊吓游乐设施的时候,工作人员不是小心翼翼地再三检查,而是放任对方进行错误的安全操作。”

    是的,原因其实很简单。

    急士乐园那一连串安全事故原因,其实都是小木曾春一手造成的。

    他作为游乐园的总负责人,自然能够轻而易举地混入游乐园之中,而且他也能知道哪些地方能被动手脚且不显眼。

    “在一月份的时候,其实你就已经在小木曾春的心中滋生出了影子。而作为影子要取代小木曾春其实是十分困难的。这也是为何小木曾春在第一次精神观察时会说这句话。”

    北川寺将背包中的精神观察表取出,一字一句地说道:

    “我总是会有一种特别的冲动,看见聚集起来的游客就想把他们一拳砸倒,听见小孩子的笑声就浑身不舒服。”

    “而这其实都是你在背后动的手脚,你想取代小木曾春,就只有让他心理压力更大,可是配合抗抑郁药物,小木曾春的压力却日益减缓。可是在这个时候”

    “三月份的时候,小木曾春的妻子借了一大笔钱离开,这大大地打击到了小木曾春,同时你也终于能够影响到他在现实中的行为了。你在宇宙怪手这一游乐设施上面动手脚,制造出安全事故,让他背负上责任...他的压力更大,而你能做的事情就更多了。”

    是的,这就是事件的全部真相。

    一切都是小木曾春的第二人格所做出来的事情,为的就是将主人格压制下去。

    而事实上他也做到了。

    直到现在,小木曾春的主人格都没有办法挣脱当年痛苦的回忆。

    事业被自己一手毁掉、家庭也已经完全失去。

    在这种极度矛盾的现实中,小木曾春终于自杀了。

    但是自杀并不是终点,而是一切的起点。

    第二人格完全接管了一切。

    那么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来了

    “在这种已经接管一切的情况下,为何你还要杀人?”北川寺竖起一根手指,目光灼灼。

    答案很简单。

    “你想要同化主人格。”

    “借由这一次次的杀人,来抹消他心中所有的良知。从而将他完全取代。”

    这便是第二人格的所有目的。

    以杀人的怨念侵蚀主人格,让他沦为与自己相同的怨灵,只有这样,才能让他彻底掌握这一片灵域。

    灵域为什么会不受控制的张开一个缺口?

    这也就是答案所在。

    小木曾春的第一人格尚未磨灭。

    而北川寺所说的‘有一些事情需要去处理。’就是针对这一件事情。

    手底下的兼定寒光闪烁,空气中弥漫着难闻的气息。

    这让北川寺

    分外集中。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laidudu.com。来读读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aid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