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0章 子嗣

小说: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作者:夏染雪字数:2522更新时间 : 2019-12-02 21:20:38
    齐远站了起来,也是走在了沈月殊的面前,而后伸出手握紧了沈月殊的下巴,殊儿,你告诉我,你到底为何如此的紧张,为何这般在意着三皇子的事情。

    他一步步的逼近,一步步的质问,也是心凉如水,而此时,他眼中的暴怒以及残忍,也是吓到了沈月殊,他的这样的狠意,也只有在沈清辞的身上才是用过,也只有对待敌人之时才是用过,可是此时却是用在了她的身上。

    沈月殊蠕动的红唇,美丽的双眸当中也是闪过了一丝慌乱,而就这样一丝的慌乱,却是未能逃过齐远的眼睛。

    “殊儿,你到底瞒着我什么?”

    齐远再是悄紧了沈月殊的下巴,那样的一双腥红的眸子,几欲都如同要吃了她一般。

    “齐远!”

    这时外面突来的一道声音,也是让齐远停下了手,而后他的唇角一抬,再是若无其事的放下了手,似乎刚才的那一个如同鬼怪一般的男子,不是他一般。

    他理了理自己的衣袖,也是面向门口,而后一礼而成。

    “殿下有礼了。”

    “恩,”三皇子直走了过来,虽说不是春风得意,却已经可以看到他身时的意气风发,事已经成了一半,至于另一半,也绝对的便是指日可待。

    他还就不信,他部署了如此久,也是断了这么多条早年铺下之路,还是得不到他想的,若是真的得不到,那便是证明,这天是要亡他的。

    他走了过来,也是坐下,再是不留痕迹的瞄向了沈月殊一眼,沈月殊站在一边,也是微微的低下头,可能也是真的被齐远吓到了,现在的身体还是瑟瑟发斗的。

    “本宫怎么从来不知,你宁康侯若事不顺之时,还要拿女人撒气?”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到也是真的没有听说,还真的需要用女人撒气之法,身为男子,这般做法,也不怕丢了自己的身份?”

    “殿下教训的是。”

    齐远到是虚心接受,只余眸中的那一片冰冷,始终都是未减。

    沈月殊终是抬起了脸,而一双美眸也是看向齐远那边,未语却是先流泪,美人落泪,令人分外怜惜,所以这世间才有梨花带雨一说。

    若是一个五大三粗的女子哭成如此,可能便会有人一脚踢上前,可是美人却是不同,当是泪珠从那一张漂亮的脸上一颗一颗的滚了下来,怕再是生硬的心肠也都是软成了水。

    沈月殊上前,也是扯住了齐远的袖子,而齐远的心却如一潭死水一般,竟是无法升起了一丝的波澜之意,从而何时起,是的,从何时而起。

    他竟是想不起来,自己曾今所拥有的那些浓列如火一般的感情,到底是从何而起,他怎么的都是忘记,他怎么都是不记得了?

    “齐远哥哥,”沈月殊再是拉了一下他的袖子。

    “我只是害怕,京中的局扫一日不稳,我们便有可能再是无处可去。”她垂下眼睫,也是将手放在自己的小腹上,“齐远哥哥,我已经有说孕了,想他生在一个太平盛世,而不是不知归途在哪,而我们可能随时拼命,也有可能随时的没命。”

    谁都是知道,那个皇位本就是踩着无数人血肉而去,身为一个帝王,身上又有着多少的血债,成王败寇,这是千古不变的道理。

    齐远的瞳眸突是一缩,也是握紧了沈月殊的手腕。

    “你有孕了?”

    而他就这般看着沈月殊的肚子,就像是沈月殊的肚子里面多了一只小怪物一样。

    “是,”沈月殊点头,“已是有一月了。”

    四皇子手中的杯子轻握了一下,而后随之突是笑了出来,本宫到是要恭喜宁康侯了,终是后继有人。

    而这一句后继有人,也是让齐远终是从震惊当中清醒了过来。

    他放开沈月殊的手,一直抿平的唇角,终是向上抬了起来,子嗣是每一个男人必是要放在心中之事,他自也是相同。

    现在的宁康侯府也只有他一脉所在。

    他自是希望有属于自己的子嗣,也是可以将宁康侯府的血脉延续下去。

    “对不起,殊儿。”

    齐远轻抚着沈月殊的脸,“是我误会于你了。”

    而想当自己刚的残酷,不由的,他的心中亦是十分的抱歉,原来沈月殊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害怕,害怕他们的孩子生在乱世当中,也是怕他们的孩子会受牵连,既是如此,那么他定会给自己未出生的孩子,一个真正的太平年代。

    而三皇子也必是要坐上那个皇位不可。

    “你们说完了?”

    三皇子放下了杯子,到也没有那般的不耐烦,“若说完了,可以谈正事了吧,齐远,报谓的儿女情长,如今可否先是放下?”

    “殿下恕罪。”

    齐远转身,也是向三皇子行了一礼。

    “算了,”三皇子摆了一下手,“你不用说了,本宫明白。”

    人家夫妻两人成亲多年都是无所出,终是有了子嗣,自然是欣喜若狂的,便如他一般,他也都是成亲有几年了,却仍是未有子嗣,若是他能为父皇加了皇长孙的话,想来,这皇位也便不会如此艰难。

    他们先提正事再说。

    三皇子屏退了左右,这才是同齐远坐到了一处。

    齐远也是初为了人父,眼中的戾气到也是退去了一些,偶而的也是是能捕捉到他眼中的那一些欣喜出来,。

    三皇子将自己的手放在了桌面之上,而后轻轻的叩击了起来。

    “今日丞相已再提要册立太子之事,可是父皇并未答应。”

    三皇子想起此事,便是有些心郁,如今只剩下了他一位皇子,才有资格坐上这个位置和,怎么的还是在想老四吗,可是再想,老四这一辈子也都是回不来了。

    这个大周的天下最后也便只能落在他的手中,他的身上。

    “圣上自是舍不得。”

    齐远到是一针见血的,“可能在那个位置坐到习惯了,竟都是不想下来了。”

    “他若是不舍,那本宫呢?”三皇子的嘴角在笑,唇线却也带着丝线的冷意,本宫也都过了而立之年了,他要要三十后还不退位,说不定本宫早就死了。

    人的年华稍瞬,有时也只是余几年的时间,而人最是辉煌之时,便也是此时,难不成要等到他七老八十之时,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laidudu.com。来读读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aid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