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0章 欠她一个婚礼

小说:逃婚99次:萌宝送到,请签收作者:陌竹浅影字数:2563更新时间 : 2019-07-12 01:28:16
    (猫扑中文 )    提起求婚,炎少不由得便想起自己对竹浅影那段同样草率得不得了的求婚经过。

    那时,花有,戒指也有,但他求婚的心情,显然,跟柯凯刚才求婚的心情不一样。

    而竹浅影那时答应他,肯定,也跟安岚的心情不一样。

    他和竹浅影,那时,是为了结婚而结婚。

    而柯凯和安岚,是为了爱而结婚。

    他当初,是为了堵老娘的嘴圆老娘的心愿才结婚。而竹浅影,不用说,是为了那两亿才结婚。

    两个动机不纯的人绑到一起,难怪之后会有这么多波折和变故。

    这么说来,确实,求婚的排场真的不重要,重要的,确实是心。

    炎少一个大老爷们,说他心思多细腻,自然不可能。

    因此,若不是竹浅影这一番话,他甚至不曾意识到,他其实,还欠竹浅影一个正式的求婚和一个诚意满满的婚礼。

    此时的他,想想当初自己求婚时那种势在必得的气势就想抽自己。

    不约而同地想起了过去的俩人,一时间双双陷入了沉默之中。

    这个别墅区才开始发售,住进来的人并不多,此时,路上除了他们仨,再无其他人烟。

    俩人错落有致的脚步声,在萧萧的风声及海浪呜咽的低鸣声下显得格外的清晰。

    夜风袭来,趴在炎少肩膀上睡得正香的小家伙,无意识地递起手摸在炎少的脸上,小手冰凉冰凉的,炎少一惊,连忙把他一双爪子扒下来,塞进他的衣兜里。

    低头又亲.亲小家伙的额,这才抬眼看向竹浅影。

    “冷吗?”

    竹浅影从刚才开始,就一直留意着炎少的动静,看着他无比怜爱地把儿子的手塞进口袋里,又见他低头亲了亲儿子,一股暖意慢慢从心间蔓延开来。

    “不冷!”

    竹浅影身体向来不差,御寒能力亦不差。

    可即使她这么说了,炎少还是不太放心,手伸过来,贴在她的脸上感受了一下,“脸挺凉的!”

    炎少说着,懒得征求竹浅影意见,直接把她外套的帽子翻了过来,戴到她头上。

    “你啊……”

    炎少无奈而宠溺的口吻,就跟说仔仔时的语气差不多。

    竹浅影扯着帽沿,有点不太服气地嘟囔了一句,“我什么啊?”

    炎少还以为,她会继续当她的鸵鸟,听她如此反问,不由得低声笑了出来。

    “你啊,还是小孩子吧?有时,连儿子都比你强……”

    说完,隔着帽子摸.摸她的头。

    竹浅影缩了缩脖子,愈加地不满,“什么叫儿子都比我强?我哪里比儿子差了?”

    “儿子比你还更懂得照顾自己呢!还不承认!”

    炎少原本,是真有几分责备的意味,但话说出口之后,更多的,却是心疼。

    竹浅影自然不是不懂得照顾自己,而是,从小习惯了照顾别人,反而,把自己给忽略了。

    小时候,她忙着照顾妹妹,大一点了,除了要照顾妹妹还要照顾老妈,鲜少有时间考虑自己的事。

    仔仔出生之后,她要忙着照顾仔仔照顾老妈,还要兼顾事业,更加没时间去顾及她自己。

    久而久之,她就成了外人眼里刀枪不入的竹浅影。

    但事实上,她并不是!

    起码,在炎少眼里,她并不是。

    “影儿,以后,由我来照顾你们吧!”炎少这一句话,在心里来回翻滚了数次,终是,没敢说出口。

    因为,这话,其实跟柯凯的求婚意义是差不多的。

    还是,不要草率说出口比较好。

    “谁说的,我这不是把我自己照顾得好好的吗?”

    显然,竹浅影并不认同炎少的话。

    她哪里知道,像炎少这种占有欲十分强的人,若真在意一个人,便会觉得她什么都需要照顾。

    看她吃饭吃少两口,便认定她是乱吃了什么,所以导致没胃口。

    见她眼底泛黑,就认定她是工作加班过头了,导致睡眠不足。

    总之,没他二十四小时贴身守着,他都没法子放心。

    “你这叫好?”炎少探究的目光从她脸上一起扫到脚。

    竹浅影愈加地不服气了,仰起头朝他示威,“我哪里不好了?”

    炎少经过这五年难熬的单思,脑子里那个竹浅影的形象,早就附带上一堆数据烙在他脑里,根深蒂固。

    这下瞧她,与脑子里面那个标准版本一对比,一眼便能看出,这小.腿变小感觉太弱气了,这臀没以前翘了,这腰也瘦了,这胸膛海拔也下降了……

    就连那脸,以前说是巴掌脸,现在连他的巴掌都比她的脸大了。

    如此一比对,炎少心里便有个声音拼命叫嚣起来。

    不行不行,这人得快些掳回家,好好养胖一些才行!

    又然后,除了这个要把人养胖一点的念头,顺便,不可控制地,想了一些无限的事。

    竹浅影微仰起头,朦胧月色之下,俩人四目相对。

    明明,如此光线,应该看不清对方眼里的神色才对。

    可竹浅影,却清晰地从炎少眼里看到一抹危险的光芒,虽是一闪而过,却熟悉得让竹浅影微微打了个颤。

    他眼里的这抹光芒,在新婚那段日子里,她见得并不少。

    而他会如此看她,多数,都是在床.上运动的那会儿,因而,他现在脑瓜里联想到了什么,不言而喻!

    “老流氓!”

    竹浅影从来不是省油的灯,直接骂了一句,抬脚一脚踹在炎少的小.腿上,完全忘了,炎少此时还抱着仔仔呢。

    她一脚踹得毫不留情,毫无防备的炎少,痛得哎呦叫了一声,微微打了个踉跄。

    趴在他肩膀上睡觉的仔仔,原本就睡得就不是太熟,被突如其来向下的离心力吓得惊醒过来,慌乱中伸出手到处乱抓,好不容易攀着了炎少的脖子。

    “爹地……怎么了?”迷糊中的叫唤,却是透着浓浓的关切,半点责怪或埋怨的意思都没有。

    炎少这时已经稳住脚步,直起身子拍拍儿子的背,“没事,爹地脚滑了一下!宝宝继续睡吧!”

    其实,他虽是单手抱着儿子,但他手臂长且臂力大,只用一手便足以把小家伙抱得紧紧。猫扑中文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laidudu.com。来读读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aid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