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读读小说 > 大荒第一喷帝 > 第53章:四大擎天柱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53章:四大擎天柱

小说:大荒第一喷帝作者:玄月三声泣字数:6074更新时间 : 2019-08-29 12:56:02
    南宫无天带着族人来到族门大会场,场面当时虽然没有真魔宗那般庞大,却也是高手如云。

    玉面郎中这段时间都待在南宫府,不光为南宫无天疗伤,先前还将南宫大长老一字眉也抢救了过来,伤势颇为严重。

    不过他老人家好歹也是神武境中期的高手,体质本就超出常人,再加上玉面郎中医术超群,现在也并无大碍了。

    来着也是那些当时参与了天渊之战的所有高手,秃头老者应天翁,花仙宫宫主凝月,唯独不见那无双飞将李存孝。

    自当跟大妖大战过后,就不见踪影,就连下文也没有,现在外面满朝廷都在找他,可天渊之崖却一点气息也留下。

    这不,前段时间也拜托了南宫三长老帮忙寻找,可天渊之崖被毁于一旦,里面的地形变得更为复杂,好像有一道天然屏障将外界断隔开来,根本难以踏入,几乎无法觅寻踪迹。

    朝廷也试过很多次,但凡是再次进入天渊之崖的小队至今为止都没能再走出来。

    而悍将徐荣也丧命九环真刀下,对于皇朝来说也是一次不小的打击。

    这不,此番聚宴,明面上是为了迎接南宫女婿归来,可却是想要商议大事的。

    酒会宴席,并非所有人都像南宫无天那般开朗,他们也不知道这南宫无天开心就是因为买了五瓶洁厕灵。

    正盟大多就是如此,每个人都一脸严肃,本是一场庆功宴,却将氛围弄得死气沉沉,搞得南宫无天自己都有些尴尬。

    在场的人,最为显眼的,还有那名震天下的正盟四大派。

    天下豪杰集于正盟,而正盟可不止四个门派,这所谓的四大派,乃当今神州四大擎天柱,每一个门派历史都可追溯千年,历史悠久,远古之门,可乃庞然大物。

    高手众多,精锐百万,四大派无不都是一方顶天支柱,将这神州支撑起一片天地。

    南宫无天刚刚坐下,却见一人率先发话。

    “诸位,可都到齐了。”

    只见这名男子一头惹眼的红发,桌旁放着一把巨剑,剑与身宽,剑长九尺,上环刻纹七星碧,尖下绘出五彩云,恐武狰狞的巨大之刃十分惹眼。

    此人名为龙灏,来自正盟第一体修大派洪荒门,据说此人钢身绝技宛如天神下凡,一生当中从未受过伤,天榜排行第三。

    他乃正盟之主,正盟之中无人能敌,是为数不多能让李存孝感兴趣的人之一。

    只见那龙灏左眼黄金龙瞳,虽是刻意收敛起息,众人却能感受到他体内的龙威隐隐绽放。

    龙灏一身肌肉孔武有力,不怒自威,直视在场所有人,道:“那么,开始吧。”

    在他旁边,有位年约六十的老者,名为谦伯仲,可是号称轻功天下第一的雁门掌门人,天榜第五,其门派也坐镇于天下最高山巅,神鼎峰海拔三万丈,据说能在上面俯视整个神州。

    可谓千云万雾而上达,状亭亭以岧岧,九光沐睦以暮暮,神之仰望。

    据说雁门是正盟四大派人数最少的门派,雁门九大弟子,各个身怀绝技,以一敌百。

    谦伯仲和蔼道:“盟主,今日南宫家主可是召集我们来迎接女婿归来的,可别弄得太严肃呀。”

    龙灏不以为然道:“今日也是难得大家聚在一起,诸位高手都在场,我也是有些事情想和大家说。”

    “唉,你们看这桌上那么多好酒好菜,家主可是有所准备,想必费了不少功夫,咱们先喝个痛快再说不妨。”

    一名身穿白色蒹葭的白发中年人连忙端起酒水一饮而尽,赞道:“好酒!此等佳酿,天地罕见。”

    这名白发中年人名为张凯峰,来自奕剑山庄的庄主,四大擎天柱,中原最强势力,没有之一。

    中原乃神州最大之地,地基广泛,百家争鸣,可谓群魔乱舞。

    在中原共有三大魔教,鬼神门,神魔天宫,以及染月所在的邪神教,号称中原三巨头。

    奕剑山庄仅凭一门一派力压群雄,镇压中原,这庄主实力惊天,曾仅凭一人一剑在那鬼神门七进七出,名扬天下,天榜第四。

    其门下弟子也是高手如云,常年霸占正盟每过五年举办一次的‘百英大比’第一名。

    现在奕剑山庄门下最为出名的弟子正是那十二岁的绝世天才:风扬万里,这孩子可不简单,百英大比仅用十剑豪夺第一,甚至打破了当年龙灏创下的历史记录。

    张凯峰又吃了口菜,笑道:“这不,主角都还没出场呢,咱们也别谈什么正事了,先吃肉再说!”

    说完,便乐呵呵的自顾自吃了起来,不拘小节。

    “来来来,小神通,来吃口肉。”

    说完,张凯峰还特别调皮的夹了一块烧鸭屁股放到小神通碗里。

    只见这号称小神通的十岁男孩看到碗里的肉,默默闭上眼睛,来了句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这小神通可不简单,来自四大派之玄门,玄门诞生于比洪荒还要遥远的神秘时期,比所有门派都要久远,屹立在神州万年不曾撼动分毫,可称之为超级巨擘之鼻祖。

    里头都是一些不问世俗的绝世高僧,不好名望,与世无争,有些僧人甚至都不出玄门,静心念佛,更不知道什么是天榜之争。

    传说就连里头的扫地僧都可仅用气势杀人,藏经阁里的守夜人都乃身怀神通大能,任何一个方丈放到神州无不是撼天动地的存在。

    不过玄门除了小神通之外,也没见过谁出过手,但大家都知道小神通就是玄门最强之人,就连那些活了上百岁的老方丈都得叫他一声师祖。

    当初要不是中原邪神教太上长老逆天而为,引发天劫,玄门也不会被牵扯进正盟里头。

    如今玄门仅此小神通一人出山,也是出于维护世界的和平才被迫参与其中。

    小神通身怀达摩三大神通,当年的他六岁习成,八岁巅峰,十岁修成大圆满之境,故而这外貌就一直保持在十岁左右,与天鹰老魔乃同一时期的高手。

    小神通一人出山便抵得上正盟四大派,其实力可想而知。

    放眼天下,高手无数,神之九州,强者林立,而这小神通可乃最早五大绝世强者之一,当年的怒天鹰也只是九大绝顶高手而已。

    最早时期可没什么天榜一说,那时候世人对天下顶级高手的称呼只有两个,最顶尖的五个人便是五大绝世强者,在这称号之后便是实力稍后的九大绝顶高手。

    当初这四大派可是在那百里长江之下围剿真魔宗,却不知突如变故,大妖降世,乱了计划,让他们白白扑了个空。

    要知道,他们的门派都距离南州天远,为了这一次的反击计划,可是大费周章率上千高手坐船而来,,也不知道怎么了,那些败逃的真魔宗都不往长江下跳,就好像敌人都知道外面有埋伏一样。

    着实让人奇怪。

    龙灏身为正盟之主,也想在此跟诸位高手总结一下,但说来也是,南宫无天可是为了迎接苏鹤归来而设的酒宴,现在还是别说比较好。

    当下,龙灏便问道:“对了家主,先前说好了让我们看看你那女婿的风采,怎么不曾见人。”

    张凯峰也道:“也是,别说女婿未见,就连家主那宝贝大小姐也不曾露面。”

    南宫无天解释道:“唉,两个小娃方才有事便去了房间里。”

    “噢?”

    张凯峰听闻,别有意味的笑道:“既然家主你已经答应将女嫁给了他,不会那么着急吧?”

    知道张凯峰性情开朗,又爱开玩笑,南宫无天也不在意,便道:“或许因为在座高手,所以怕生不敢出来吧,算了,就让那两个小家伙自己去玩吧。”

    “噢,说得也是,龙灏兄,可能是你龙威发怒,吓着人家小娃了,你可得收敛一点。”

    龙灏听闻,微微昂首,道:“听闻家主说那女婿来头不小,怎会是那胆小之人,你可别小瞧别人。”

    谦伯仲拿着一把黑羽扇,听闻,正色道:“不错,现在可千万不能小看那些年轻后辈了,恐怕家主你也听说了吧,近日你们南州可不太平哟,先是天榜末尾李高峰在湛江被人一剑击败,后来又在落城某处茅房旁,天榜9位的魏文敞被人偷袭。”

    “此人手法虽然卑劣,但无外乎都是一招制敌,可见其实力不容小觑。”

    南宫无天自然知晓,传闻黑衣人显身南州,同一天内连续击败多名顶级高手,直接飞跃天榜第9位,现在外面也是闹得沸沸扬扬。

    不过这可不管他们的事,现如今已经和苏鹤达成了交易,等仙药送到,他南宫府必定会有质的飞跃,只要那黑衣人还没冲上天榜前十,在他眼里都是小打小闹。

    而且现在的年轻一辈似乎都只有一股锐气,一股脑的往前冲,很容易撞到‘坚硬的石头’,所以也是见怪不怪了。

    那些小打小闹他可没那个心思去管。

    “唉,经历了天渊一战,我南宫损伤惨重,若不是苏鹤当时助我一臂之力,恐怕损失得还要多,现在我也是得忙着打理家事,那黑衣人倒也不是什么问题。”

    南宫无天道:“现在这些后辈年纪轻轻,血气方刚,精力旺盛,谁不想靠天榜一鸣惊人,这条道路可没有捷径能走呀,到时候碰上强敌,锐减三分,又会消失得无影无踪,我早已习惯了。”

    “说的也是,不过这天渊一战我倒是觉得事有蹊跷,不知家主可否认真探讨过其中的玄机?”

    南宫无天沉默了一会儿,道:“事有蹊跷?当时战乱,我一人挡下真魔宗七位高手,并未察觉其中有何,无奈那大妖横空出世,将我们两方的阵型全部打乱,为了减少不必要的伤亡,我自当率领族人退去。”

    “不,重点不在这里。”谦伯仲扇子停顿,双眼闪过一丝骇光,语气加重道:“奇怪就奇怪在为什么明明有条退路不走,真魔宗偏要绕道而行,先前我们也跟真魔宗打了不少交道,他们想要最快撤离天渊战场回到西荒,唯有跳江而下,但他们当时却没有……可知这是为何呢?”

    在座的无不都是顶级高手,怎会不明白呢,唯恐正盟里存在奸细!

    正盟是在真魔宗想要劫持大小姐之前就已经设下了这个计划,所以真魔宗是绝对不可能提前知道正盟四大派就在长江下游等着他们的,这不是有奸细通风报信是什么!

    南宫无天点点头,道:“这个问题其实我也想过,但我却不曾想出究竟是何人所为,你们也知道,我家老三的感知能力,又有谁能瞒得过老三潜入我军呢?”

    张凯峰咬了口肉,也赞同道:“说得也是,你们家老三可是我正盟一等一的灵息好手,又有谁能瞒天过海潜入军中。”

    灵息,就是指感知能力很强的人,这些人所学之术,并非是用来战斗,而是偏向功能性。

    举个例子来说,开荒秘境,灵息所占的位置便是将所有人的心神都连接在一起,方便心境交流沟通,在危难时刻能够做出正确的决策,让整个队伍及时应变即将面临的灾害。

    灵息就相当于整个队伍的大脑。

    而之前赵小倩所说的强攻,指的是战斗力强大的人,在开荒秘境担任主攻手,但凡是队伍在秘境里遇到的任何强敌,都由强攻来应对。

    除此之外,每个开荒秘境的队伍还有御术一位,例如鬼见愁、赵小倩,这类也是偏向功能型的人,鬼见愁可攻可守,还精通医术,赵小倩精通古术阵法,可破解八荒奥义。

    还有的就是先锋,一般都是那些将修练到极致的体修担任这个位置,主要也是用来开路的,因为不知秘境里隐藏着何等玄机,一般都需要一名强大的体修作为整个队伍的壁垒。

    若是在秘境中遇到妖魔鬼怪,也是由体修硬刚,或吸引火力。

    除了以上位置之外,还有秘者,这个是指那些身体柔弱,但却拥有杀伤力巨大的功法绝技的人。

    有时候会不小心触碰机关,鬼怪成群,强攻无法对付,就由秘者使用大范围杀伤的功法将其消灭。

    因为说不准这秘境里的空间层到底是来自哪里,或许是超远古,或许是异世界,也或许是另一个面位,所以每个队伍都会匹配相应类型的修士。

    先锋、强攻、灵息、秘者、御术,或者是其他位置,都只是将天下修士主要修哪方面的统称类别,大多都是用在开荒秘境。

    在进入秘境之前大家都分配好位置,故而人们就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负责哪方面的东西。

    当然也有例外,也就是那些能够独闯秘境的人一般都被称之为‘独狼’,像李存孝就是如此。

    在外头别人一般都不那么称呼的。

    “说来也是。”南宫三长老的能力是得到整个正盟认可的,龙灏顿了顿,又道:“那么说,这奸细之人可不是隐藏在南宫家里,或许是在我们四大派……”

    正盟几人都在讨论正式,可把南宫无天辛辛苦苦摆的酒宴气氛给弄个变味了。

    原本可是要热热闹闹喜气洋洋来着,但诸位高手一坐下来开口闭口就是那些事情。

    看那玄门小神通沉默寡言,又看那雁门谦伯仲城府极深,再看洪荒门龙灏一脸严肃,唯独那奕剑山庄张凯峰潇潇洒洒,喝酒吃肉。

    这群人当中,也是张凯峰人气最高,先不说他那过于俊俏的外貌与门下弟子颜值超群,单单是这副随性洒脱的性格,都要比那些人好多了。

    南宫无天心想:小雪和苏鹤到底干什么去了,那么久还不来。我得快点把他俩叫上来,好让这气氛缓和一下。

    他看着酒宴高手众多,开口说话的来来回回也就龙灏、谦伯仲、张凯峰三人,其余一众高手都感觉自己似乎没有说话的份。

    看那不远处的玉面郎中和应天翁凝月几人,就连菜也不吃,这可不好啊!

    这也是南宫无天不太喜欢正盟的一点,就是没那股氛围,规矩多,地位明显,处处受到约束,联盟里头的人也放不开手脚。

    平时联盟举办的大型宴会南宫无天也不太想去的,家族里的人也觉得跟正盟那帮人吃饭没气氛,恰不到那个点。

    想完,南宫无天连忙起身,赔笑道:“诸位,不好意思,我失陪一下,我得去叫唤一下那两个小娃,不然他们可真不自觉。”

    张凯峰笑道:“那你当心哈。”

    当心?

    南宫无天一脸疑惑。

    张凯峰还是那副老样子,打趣道:“家主啊,你也知道,现在的年轻人血气方刚,精力旺盛,这样打扰他们恐怕不妥,都去那么久你也应该知道他们在干嘛咯。”

    听闻。

    南宫无天老脸变色,苦笑道:“应该不会,我女儿我最清楚。”

    “唉,这可未必,女人在恋爱的时候,可认不得你这个爹,现在在她眼里呀,只有那心上人。”然后张凯峰望向众人,笑道:“诸位,你们说是也不是?”

    小神通小脸绯红,又道了一声阿弥陀佛。

    龙灏道:“不如我们一起去吧,说不准那两个小家伙可真被我吓着了,还是得我去请他俩出来。”

    谦伯仲也起身笑道:“不如一起去吧。”

    周围数百名正盟高手见领袖离去,这饭菜,反正也是没动一口,纷纷起立跟随了过去。

    这场面就好像去哪里干架一样,浩浩荡荡的。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laidudu.com。来读读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aid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