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读读小说 > 大荒第一喷帝 > 第155章:精神污染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155章:精神污染

小说:大荒第一喷帝作者:玄月三声泣字数:5250更新时间 : 2019-10-19 14:57:39
    “媳妇媳妇,你等等我啊!”苏鹤一路蹦跶又追了上去。

    那种阴魂不散的感觉,真是不管逃到天涯海角都甩不掉,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

    打又打不死,甩又甩不掉,神经兮兮,完全搞不懂他到底要做什么。

    “好烦啊!”

    黑色毒粟气得直跺脚,怒视道:“你到底要干什么!为什么老缠着我!我不是说不杀你了吗?”

    苏鹤追了上去,乐呵呵道:“这或许就是爱情的力量,你知道爱情是什么吗?”

    “狗屁爱情,你快走开,我真是不想再见到你!”黑色毒粟说完,便又开始逃跑。

    苏鹤听闻,恍然大悟道:“噢,也对,单相思的话应该不算完整的爱情哈,毕竟只是你喜欢我,我又不喜欢你。”

    黑色毒粟听到,差点没栽个跟头。

    她再次怒视苏鹤,凶狠道:“明明是你缠着我,怎么可能是我喜欢你!”

    “唉,这你就不懂了,首先我要解释的是,我并非不死之身,明明是你喜欢我而不舍得杀我,所以我才死不掉的。”

    “这怎么可能!”黑色毒粟惊呼道:“我已经用尽全力了!”

    “不不不,我知道的,你就是喜欢我。”苏鹤不要脸起来,还真是没谁了。

    他道:“那你不想想,我才人仙境,你乃堂堂十二灾害,毁天灭地的存在,我落在你的手里,就是任由宰割的羔羊,又怎会杀不死我呢,你不是口是心非嘛。”

    “休要扭曲事实,我说了我不喜欢你就是不喜欢你!”黑色毒粟崩溃道:“喂,你到底要跟我到什么时候!你知道你很烦人吗!”

    苏鹤笑嘻嘻道:“我知道我很烦人啊,但你又不会觉得烦,如果你觉得我烦的话,为什么不把我甩掉呢?你若有心要走,我才人仙境,怎么可能追上你嘛。”

    “放屁!”黑色毒粟崩溃了,她当时是竭尽全力在跑了,但无奈还是被追上了。

    这根本不是他所说的那样!

    这个男人……

    好贱啊!

    真的是太贱了!

    为什么这个世界上会有如此另类的人!

    他难道不知道我是黑色毒粟吗?

    为什么一个人类也来调戏我!

    黑色毒粟二话不说,再次遁入土地奔逃而去。

    苏鹤也没着急着追,总而言之,他所做的这一系列也有他的目的。

    毕竟那个任务也没让苏鹤杀掉黑色毒粟,那么最好就用另一种方式来完成,说不定最后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天苍苍,蔚蓝蓝。

    秋天的风,吹得人们很是舒适。

    特别是在东越地区,沿海地区夹杂着海风,空气新鲜灵气充沛,有大雁飞过。

    但在某人的眼里,完全体会不到这种安逸,反而感觉浩劫当前,末日降临。

    “别追上来别追上来求求你了别再追上来了……”

    黑色毒粟遁入地下疯狂逃窜,自出道以来,从来没那么狼狈过。

    被一个丧心病狂的人仙境阴魂不散追了好几大洲,那一口一个‘别杀我’一直在她的脑子里无限循环。

    像是中了精神污染,目前为止最害怕的事情就是遇到苏鹤。

    什么邪神教幽州魔都……跟那个家伙比起来真的不算什么。

    至少那群家伙不会来烦自己,不会说着奇怪的话,更不会调戏自己,还不会爬在自己的裙子上嗷嗷大哭!

    “不行,我现在力量枯竭,这长时间的动怒一定是耗损太多力量了,得先去找人恢复点力量,不然再这样下去,永远也无法甩开那个瘟神!”

    嗯!

    一定是一开始使出死亡风暴消耗了大量体力,所以才甩不掉他的。

    想完,黑色毒粟便在地底将无数的蔓藤扩散开来,分散自己的气息同时也在搜寻着附近的一切生命。

    就算是凶兽也好,至少也能吸食恢复力量。

    只要恢复到全盛时期,我就不信甩不掉你!

    很快,荒山野岭里涌出大量黑色蔓藤,将能吸食的一切野兽,凶兽,人类修士纷纷拽了过来。

    突然起来的一场灾难,让那些在打坐吸收灵气的修士们措不及防,全都被拽入土里。

    并且,她还发现了附近一个洞窟,里头存在着气息强劲的生命气场。

    黑色毒粟舔了舔嘴巴,露出了饥渴的表情。

    她立刻朝那个方向游去,并且将所有捕获到的生命朝那边拽去。

    来到洞前,她便看到了一名身穿白色衣服的奇怪男子。

    她冷笑一声,直接对他发起攻击。

    只见那名白衣男子突然回头,在攻击还未迫近之时,随手一挥,那些涌去的蔓藤便纷纷化为灰烬。

    触手断裂,疼痛剧烈,涌出的鲜血使得黑色毒粟变得无比暴躁。

    “死!”

    那名男子面无表情,看着更多蔓藤遮天蔽日,像大浪一样扑来,他闻声不动,指尖对准黑色毒粟的腹部轻轻一点。

    隔空打击!

    一道劲气在空气中荡起波澜,穿透力极强,直接击中她的腹部,开了个凄惨的窟窿。

    黑色毒粟惨叫一声,不敢怠慢,再次遁逃而去。

    仅仅一招!

    对方出手之时,自己就连反应的时间也没有,无比强大的生命气场,那个白衣人到底是什么人。

    那个人没有眼珠,面无表情,全身洁白无瑕,带着超凡卓越的仙气,看上去颇为怪异,根本不像是神州的生物。

    吃瘪以后,知道自己不是对手,黑色毒粟再次遁逃。

    白衣男子并没有追击,而是随手一挥,便斩断了黑色毒粟拽着那些生命的蔓藤,他便朝着洞里走去。

    身受重伤的黑色毒粟无比绝望,腹部涌出的鲜血夹杂着魔气,留下了一团团黑影。

    这是来自幽都的魔气,当初就是被这种魔气感染而改变了自己,也算是自己力量的源泉。

    若是让这魔气全都泄露而空,那自己便不在拥有法力了。

    “该死该死!”黑色毒粟慌忙之下,连忙吸收着那些泄露出来的魔气。

    但奈何如今以她的力量根本无法屈驾这种力量了。

    反而还会受到魔气的侵蚀!

    “可恶……”

    魔气拥有较为特殊的力量,是弱小生命难以屈驾的存在,吸收着魔气,反而落下了更重的伤。

    伤势再度恶化,奄奄一息。

    她此时什么也做不了,就这样躺在地上。

    眼前一片昏暗,昏昏欲睡。

    “该死,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

    自从遇到苏鹤以来,就没有一件事情是顺心的!

    那家伙不禁给自己带来了麻烦,还带来了厄运。

    一旦想到苏鹤,脑海中又回荡着他的嗷叫“不要杀我!”

    啊!

    该死!

    好烦人啊!

    她可以很确信的感觉到了,自己已经中了苏鹤的精神污染,像一道魔咒,怎么也甩不掉。

    突然,前方有了动静。

    几名人仙境突然从草丛里窜了出来,他们手里纷纷捏着印,环绕在黑色毒粟旁边,施展阵法!

    “这是……”黑色毒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震惊了。

    一道金色的阵法遽然形成,将她锁在了里头,本就身受重伤的她,在被那金芒镇压之后,根本难以动弹。

    为首一名刚毅的修士道:“看来这家伙就是镇上村民所说的,十二灾害吧。”

    “哎呀,捕获这头灾害真是不费吹灰之力呀。”一名妖异的女子走了过来,她身穿火红长袍,浓妆重抹,妖艳无比。

    一名黑衣壮汉冷漠道:“为了防止它突然抵抗,先将它的四肢给斩断吧。”

    “好,反正首领也没说要活的,仅仅是需要她体内的那个东西罢了。”那名妖艳女子赞同道。

    只见那名壮汉拔出一把锋利的杀猪刀,就开始切了起来。

    黑色毒粟见状,神色大惊,眼神绝望道:“你们是什么人……不要!”

    “嗖嗖”几刀下去,壮汉便将包裹着黑色毒粟的蔓藤全部斩断,露出了本体。

    蔓藤涌出了大量的鲜血,血流成河,样子无比惨烈,一直蔓延着草地流到很远的地方。

    妖艳女子眉头一皱,心存嫉妒,冷笑道:“还真是长着一副充满了诱惑的胴体啊,那就更不能留了,老六,还是直接把她杀掉吧。”

    壮汉一边动刀一面擦着脸上飞溅的鲜血,喃喃道:“我觉得现在杀掉她还不是时候,万一她要是死了,体内的东西也不见了,我们岂不是又得麻烦好一阵子了。”

    黑色毒粟所有蔓藤都被斩断,痛不欲生却又动弹不得,撕声裂肺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

    “为什么?”刚毅男子打断道:“我们杀你,需要理由吗?”

    对啊。

    就像凶兽杀人,也不需要理由啊,一切都是因为本能。

    在黑色毒粟的眼里,眼前这几名修士一个个长着让人恐惧的脸,活生生看着那名壮汉将自己解剖,他依然面无表情。

    简直像魔鬼一样残忍!

    黑色毒粟崩溃道:“不,求求你,不要杀我!”

    “求求你们了,不要杀我!”

    她开始挣扎,开始呐喊,开始求饶。

    她并没有意识到,现在的她,也开始像苏鹤当时那样跪地求饶。

    叫得撕声裂肺,甚至哭出了声。

    可是。

    眼前这几名修士无不都面无表情,不闻所动,一个个像冷血动物,那冷质彬彬的目光可怕至极。

    崩溃!

    人类残忍起来,真是让世间万物都得震颤。

    黑色毒粟内心中仅存的一丝尊严,在那一双双冰冷的眼神下,变成了强烈的求生欲。

    “救命啊!求求你们!”

    “我好不容易获得了如今的力量!”

    “求求你们别杀我!”

    “我给你们做牛做马!”

    “对,求求你们放过我,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黑色毒粟仰天呐喊道:“救命啊,谁来救救我!”

    妖艳女子一脚踩住她的身体,冷冷笑道:“就你这破身体,能给我们做什么?”

    至此,还不忘对那名壮汉说道:“杀猪的,你动作利索点。”

    壮汉闷不做声,朝着黑色毒粟的四肢斩去。

    突然。

    一道雷霆闪烁在林子里,那闪光飞快穿梭在林中,惊起一条烈焰,贯穿了一片森林。

    人们只听到宛如龙鸣的咆哮声,那名壮汉就被什么东西射到云端上了。

    留下那把落在地上的杀猪刀。

    “这……”

    “是谁!”

    苏鹤慢慢悠悠地走了出来,道:“尼玛叫你们回家吃饭了,放开那妹子,快走吧。”

    刚毅修士看到苏鹤这一举动,面色逐渐阴沉。

    “你是何人?可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苏鹤道:“我是她相公,正是来救她的。”

    说完,还不忘看向凄惨无比的黑色毒粟,打招呼道:“媳妇对吧?”

    此时的黑色毒粟看到苏鹤来了,却没有半点遇到希望的感觉,反而更加绝望了。

    刚毅男子仔细打量着苏鹤,发现他才人仙境,怎么可能是黑色毒粟的交好,他一定是来抢夺猎物的!

    “你知道我们是谁吗?”

    “休要跟他废话,我先杀了她再说!”妖异女子手如利爪,直取黑色毒粟要害。

    嗖的一下,又是一道惊雷,那名妖艳女子就那么消失了。

    “你……”

    又不知道是什么时候,黑色毒粟就到了苏鹤的手里。

    众人大惊,这人仙境可不简单!

    刚毅男子勃然大怒道:“我们乃地下皇朝的人,你敢夺取我们的猎物,可知后果!”

    “不知道。”苏鹤抱住伤痕累累的黑色毒粟,缓缓道:“我只知道杀人是不对的。”

    有修士道:“你是被妖孽迷惑了心智吗?她是十二灾害,受伤沾满了人类的鲜血,罪孽深重,哪里是什么人类!”

    苏鹤道:“可她是我的人啊。”

    说完,人们看到苏鹤手里多了一把剑。

    那是一把意义非凡的剑,那是一把象征着某种力量的剑。

    若刃青红,青光绽放。

    当这把剑呈现在人们的眼前,地下皇朝的人无不惊恐万分。

    “你是……苏鹤!”

    苏鹤别有意味的笑道:“你说呢?”

    “切,你给我等着!”刚毅男子深知不敌,立马带人撤退。

    “但你别以为我们就那么算了,我地下皇朝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你的名字以后会登上暗杀榜首列,组织里的五大杀手会盯上你的,咱们走着瞧!”

    “好走不送。”苏鹤看着他们怯逃,挥手送客。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laidudu.com。来读读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aid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