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读读小说 > 封神天歌 > 第一百零一章:变异的麒麟骨臂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一百零一章:变异的麒麟骨臂

小说:封神天歌作者:六音居士字数:4002更新时间 : 2019-12-03 08:16:28
    听到洛诗尘的话语,楚歌脸色微变,还以为自己有什么破绽被看出来了,心底一阵疑虑。

    这时,楚歌感觉头上有些头上有些痒痒的,仿佛有人在用手掌敲打着自己的脑后门儿。不经意地,楚歌右手随意往后一甩,刚好触碰了一只僵硬得,像石头类的可怕物品。

    心下惊疑,楚歌转过头去,正好看到手中拿着祭坛处那只奇异的大手,而那只大手的手掌心处,还有一只幽黑发亮的紫色眼睛,正用一种森寒戏谑的小眼神,紧紧看着楚歌。

    随后,紫色眼睛眼睛眯成一条细缝,突兀地眨巴眨巴起来,仿佛在岁月风中的轻声述说:“公子,你好呀!亲爱的朋友,这厢有礼了!”

    “啊!怪物…”

    楚歌惊恐地大叫,只看了一眼怪异手臂中的紫色眼睛,就吓得把手中触碰到的怪异手臂往身后甩去,随后,将自己背上的九尸法棺,也猛地放了下来。

    砰的一声,九尸法棺砸在凤羽花桥上,在法棺上的人形骷髅紧紧黏趴在法棺的棺盖上面,骷髅头则在棺盖顶端突出一截,半横式地拉耸着。

    在人形骷髅的嘴中,古老黑剑发着奇异的符光,直直地插着。突出的剑柄正好放搭在棺顶的宽面处,微微有些镶嵌在棺木之中。

    而那只被楚歌甩得飞去老远的怪异手臂,也迅速地从地上爬来,迅速爬到人形骷髅的浑圆骷髅头上,随后,竖立着,在骷髅头上竖立起来,五只骨指如槐虫般奇妙地招摇,扇动。

    最为令人发寒的是,在骨指遮放的手掌中间,那只紫色的眼睛依旧目光幽冷、转动不止地审视着四周。

    “这是怎么回事?这些骷髅鬼物怎么会在镶嵌在我的法棺之中?”

    楚歌深邃的黑赤冷眸中满是疑惑,看着紫色的眼睛眨巴眨巴地盯着自己,心底一阵发麻,吓得迅速躲入了洛诗尘身后。

    “怎么回事?我想你比谁都清楚!没想到你小小年纪这么会演戏?连本座都差点被你骗过去了!”

    洛诗尘红唇微启,玉手轻抬,紫色的裙袖轻轻一招,不远处的九尸法棺连着人形骷髅一起,飞落到她的身边。

    “哼哼!小家伙,你现在还敢说不是他的弟子吗?说,陈风师祖在什么地方,他为什么不自己回来拿剑?”仔细端详了一番眼前的古老黑剑与人形骷髅,洛诗尘凤凰美眸中闪过一丝笃定的想法,目光一寒,深暼着身后的楚歌,异常冰冷地说道。

    “说?说什么?我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回事好吧?而且我真的不是什么陈风师祖的弟子!”

    楚歌怔怔地看着美丽曼妙的洛诗尘,拼命地呐喊。

    “小家伙,冥泉尸剑现在选择和你一起离开麒麟骨冢,事实摆在眼前,难道,你还想狡辩?”

    轻纱遮面,温和的朱丹红唇中吐出一丝愤怒的香气,洛诗尘寒目流转,紧紧瞪着楚歌,冰冷的寒月娇脸上闪过一丝怨恨的杀意,她觉得自己被不同的男人,狠耍了两次。

    “宗主!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我连这古老黑剑是冥泉尸剑我都不知道,更何况,我根本就没有将它拔出来?”楚歌看到洛诗尘的眼神有些不对劲,心底惧怕,黑赤瞳孔中满是无辜的苦笑,这其间的事情,他确实是不知道原由。

    “好!你喜欢演戏,我也不拦你!但是,你别想再糊弄我?”洛诗尘语气冰冷,看到冥泉尸剑和骨冢骷髅想要跟楚歌离开,她心中已经笃定了楚歌便是陈风的弟子。

    阴尸寒芒深藏,柳腰生辉,洛诗尘还想迫问下楚歌,但是看到太古尸冢外微微有些发亮的辰光,想起了与青莲子的约定,美眸冷凝,对着楚歌冷声斥道:“我答应了青莲子护法,辰时之前将你送回去,如今已是辰时末刻,你走吧!但,我会再找你的。”

    话语刚落,洛诗尘素手轻抬,一道紫色的玉棺符在手中凌空而现,强悍的紫色符力在符中缠绕,随后,她将符箓拍入楚歌的法棺之中,咻的一声,法棺极速地飘转起来。

    裙袖轻轻一挥,楚歌连着九尸法棺随洛诗尘飞出麒麟骨冢外,随后,符光一闪,九尸法棺连着楚歌,化作一道紫色的流光,向着槐尸峰,青莲谷的方向遁去。

    冥泉尸剑与人形骷髅被楚歌带出麒麟骨冢的那一刻,嗡的一声巨响从麒麟骨冢中传出,在骨冢深处的祭坛瞬间向幽黑无尽的大地深处沉去,不知其归处。

    在太古尸冢中的神罚锁链,再次相互勾连,转动,锁链上的古经铭文在这一刻,化作一具麒麟神兽的虚影,在半空中来回飞转。

    十三座古老宫殿上方的紫色大玄金铜钟,同时咚咚咚地响了起来,一连响了九次,没有间断,钟响声在槐尸峰深处回荡,经久不息…

    楚歌走后,太古尸冢边缘处的简清灵往自己的楠木法棺中一踏,身形一转,落入到洛诗尘的凤凰法棺之中,柳眉一戚,翠衣迎风飘扬,简清灵稚嫩的翠花脸庞上掠过一抹浓重的疑惑:“师傅,那小气鬼这样算将冥泉尸剑拔出来了么?那具人形骷髅又是何物?”

    青丝如墨,款步如莲,洛诗尘轻声回道:“冥泉尸剑并没有被他拔出,不过却选择了与他离开麒麟骨冢,至于那人形骷髅?那是远古时期某位尸祖的骨骸,关于骨骸的事情,我也不太清楚!”

    “那只怪异的大手,又是何物,长着一只幽黑发冷的紫眼睛,怪下人的?”简清灵不解,问道。

    听到简清灵的话语,洛诗尘青霜眉一凝,凤凰美眸中闪烁奇异之光:“那应该是麒麟骨臂!这或许都是陈风师祖给这青衣小子的尸道造化!”

    “尸道?造化?”简清灵小嘴微嘟,依旧不解。

    ……

    ……

    辰时,朝阳初升,阳光和暖,万物新生。

    尸傀宗,槐尸峰,青莲谷!

    尸气飘渺,符影点点,淡紫色的虚幻灵气掺杂着丹液药水的奇怪味道,在青莲谷洞中飘散,弥漫。

    楚歌早已回到了青莲谷中,此时的他正端坐在青龙符阵的蓝色槐木桶中,进行断臂重续的符水浸泡。符文闪烁,紫雾缭绕,奇异磅礴的灵气在楚歌身上冒腾,涌动。

    凝神静气,楚歌运转术灵力炼化着空气中漂浮的符文灵力。符文飘转,光华四射,在楚歌宽厚的左肩断臂处,一层层绿色的生机气雾在迅速凝结,随后,慢慢渗入到楚歌的断臂中,融入到他全身的四肢百骸与术脉经络中。

    豆大的璀璨汗珠从脸颊滑落,楚歌极力克制着药水浸泡断臂产生的钻心痛楚,虽然,他已经有数次的心理准备,但依旧被药水侵身的煎熬痛楚,折磨得脸色青白难耐…

    在蓝色槐木桶的不远处,楚歌的九尸法棺赫然竖立在其中,那人形骷髅与冥泉尸剑也依旧镶嵌在法棺的棺盖浅处,只是,那只怪异的骨手却并不在其中….

    ……

    在青龙符阵外,青莲子正坐在青莲谷洞的一座茶桌前,凝神沉思,饱经世事的沧桑眼神中,透着一丝莫名的岁月精光,异常深邃虚无。

    咻的一声,一道紫衣身影,从洞外凌空而来,一口六虎牙剑,一口紫青色的白虎法棺,长须过心,花白如雪,紫色的灵气缭绕,不是木舟子,又是何人?

    “青莲子,青老怪?发动青龙纸鬼将我极速叫来,有何要事?莫非是我那爱徒将滴仙带回来了?”木舟子刚落入槐木茶座下,就自己倒了一口紫莲清茶,饮了起来,边饮边摸着花白的长须,轻声问道。

    “不是,是有比滴仙更重要的事情!”青莲子脸上阴晴不定,也不直接说是何事,只是灵动的眼神往茶桌上的一只玉质宝盒中深深地一暼。

    “哦哼?比滴仙更重要的事情?”顺着青莲子的眼神,木舟子布满雪花的老脸上露着一丝诧异,也不说些什么,苍老的双手拿起玉质宝盒,随意打了开来。

    寒光一闪,一只怪异的骨手从玉质宝盒中竖力起来,一只幽冷深邃的紫色眼睛突兀地,在手掌的掌心中浮现,一脸森然地审视着四方,然后,奋力挣扎。

    只是,那玉质宝盒中有着某种规则禁止,使它不能越矩半分…

    雪花笼盖的苍老脸庞猛地一僵,青筋在两颊浮动,木舟子淡然的瞳孔迅速缩聚,历经沧桑的昏花老眼中突然迸发出一丝难以掩盖的震惊,微微有些颤抖的双手将玉质宝盒,迅速合上,惊呼道:“麒麟骨臂,变异的,有鬼眼寄生的麒麟骨臂!”

    “正是!若论价值,此等神物,价值不亚于滴仙!”青莲子颔首轻点,也拿起了一杯紫莲清茶喝了起来,苍老的皱纹脸上假装平淡,心中却在偷乐着。

    “麒麟骨臂,乃是太古神兽麒麟的断臂,其中蕴含神力,对我等问道修士,有着铭经证道的巨大作用。若能炼化,不管是护道还是证道,都是一种可以逆天的保命法宝!”木舟子恢复了下心情,隐晦地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只是,这等神物从何得来?我今早听到了太古尸冢深处,传来了麒麟铭经,玄钟九鸣的异像,这骨手莫非是从陈风尸祖的麒麟骨冢中拿出?”木舟子想起今日辰时在槐尸峰看到的尸冢异像,苍老的瞳孔闪烁道义灵光,似在深思。

    “不错,此物乃是三儿从麒麟骨冢中拿出,就连冥泉尸剑与太古五祖的尸骸也一并带了出来。”淡然一笑,青莲子托起一被清茶,一饮而尽,凝神的双目中闪过一抹期待的精光。

    “什么?你是说辰时的异像是楚三儿引起的?他还带出了冥泉尸剑和五祖尸骸?我还以为是洛丫头将陈风尸祖的剑取了出来才产生的异像!”木舟子瞳孔再次一缩,颤抖的语气中透着无比的激动,只是被他极力压制着。

    “木师弟,可曾记得师父临走时的嘱咐?”微微一笑,青莲子看向谷洞神处的青龙符阵,转了转手中的茶杯,历经岁月的眼神中闪过一丝缅怀的涟漪。

    “当然记得,血雨降,南蛮乱,九尸现,尸傀兴,秋分后,尸傀大出…”

    木舟子饮了一杯清茶,面色略有动容,回忆着世相老人的话语,说着说着,木舟子身躯猛然一震,眉头极速地跳动起来,隐晦地看向谷洞中的符阵深处,青色的瞳孔中迸发出一丝震惊的寒芒:

    “莫非…莫非师兄是想将麒麟骨臂,炼化融入到楚三儿的断臂之处…”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laidudu.com。来读读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aid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