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读读小说 >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 第404章 司无涯的弱点(2和3合一,求订阅)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404章 司无涯的弱点(2和3合一,求订阅)

小说: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作者:谋生任转蓬字数:6324更新时间 : 2020-04-13 13:19:20
    项烈的脾气倒是和端木生有几分相似,看起来异常火爆。

    他用元气轰出的音浪,也不管在场的人能否承受,只顾自己的爽快。

    以至于下方的将士,不得不战战兢兢,捂着耳朵。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了那飞辇上……等待着飞辇的回应。

    他们越发得感觉到,于正海可能不在。若是他在的话,又岂会受这种围堵的窝囊气?

    就在华重阳准备开口的时候——

    刘秉战辇之中,响起轻柔而动听的声音:

    “项叔叔。”

    项烈眉头一皱,看向刘秉所在的战辇。

    众人的目光从项烈的身上转移到了战辇,很明显,那声音来自一名女子,练色娱目,流声悦耳。

    “永宁?”

    一位优雅而别致的女子,踏空走出战辇。她红衣罩体,鬓珠作衬,乃具双目如星复作月。

    这便是大炎永宁公主刘文君。

    看到永宁公主的出现,阁楼中暗中观察的小鸢儿笑嘻嘻道:“师父,永宁姐姐真漂亮呢。”

    陆州随手一挥,一道微弱的罡气屏障挡住三人。

    这般说话,很容易惊动高手,还是小心为妙。

    永宁公主朝着项烈行礼。

    但这番行礼,着实吓坏了项烈。君君臣臣,子子父父,嘴上尊重,岂敢真的让公主行大礼。项链连忙降低高度,单掌一抬,一股罡气将永宁公主拖住,说道:“公主折煞我了。”

    永宁公主淡淡一笑,如沐春华,说道:“项叔叔,您不是去了益州吗?”

    “恰巧路过。”

    这个路过用的真生硬。

    梁州在益州的北方,怎么也不是路过的地方。

    “原来是永宁公主……”柔利首领哈洛朝着永宁行礼,右手臂放在左侧肩膀上躬身笑道。

    这时,刘秉说道:

    “永宁,今天不是你唠家常的时候。”

    永宁公主说道:

    “真要打吗?”

    项烈眉头一皱说道:“永宁,你要是想替幽冥教求情,那就算了……你让开,否则打了起来,没人顾得上你。”

    刘秉看着永宁说道:“知道父皇为什么让我带你来?”

    永宁又岂会不知道。

    但她一点也不气也不恼,语气平静道:“不用管我……“

    这话像是对刘秉说的,又像是对飞辇中的人说的。

    “带她下去!”刘秉一挥手,两位将军将永宁带回战辇。

    ……

    语落的瞬间,华重阳先发制人——

    一道八九丈之高的法身膨胀开来:“白玉清,与我并肩作战。”

    “好!”

    白玉清没有开启法身,两人朝着刘秉的方向闪电般进攻。

    飞辇倒飞,六位将军面色一沉,迎了上去。

    双方立时激斗在了一起,罡气交错!

    下方的士兵,不断后退!

    砰砰砰!

    尽是法身碰撞的声音!

    令人眼花撩乱!

    哈洛再度开启狼王法身,嘴角划过冷笑,他朝着飞辇上看了过去。

    “哈洛,你的对手是我……”

    杨炎和狄青二人从飞辇上跃出,扑向异族人的巨大方阵。

    飞辇上四大护法尽数离开。

    幽冥教飞辇周围的所有修行者汇聚在一起,同时调动元气,形成巨大的屏障,包裹住巨辇。

    项烈哈哈大笑:“天意如此,你的四名手下都没机会保护你!于正海……受死!”

    抬手便是一掌!

    一道巨大的符印,朝着巨辇飘了过去。

    轰!

    符印落在飞辇上的,消散不见。

    “嗯?”项烈眉头一皱,看向飞辇上的纹路,惊讶道,“天师道的阵纹?”

    与此同时。

    杨炎和狄青也和异族人大战在了起来。

    整个梁州城,仿佛都被法身占据。

    但凡在梁州城内的修行者,无不抬起头,仰天观望这华丽的一战。

    四大护法应对的两股势力,尚且能一一战。

    那么剩下的巨辇,如何抵挡八叶高手项烈的进攻?

    飞辇之中……

    显得异常安静。

    幽冥教的弟子们拱卫飞辇,锲而不舍。

    他们相信飞辇上的人,哪怕以死相博。

    项烈说道:“于正海,我倒是小瞧了你,你打算躲在龟壳里一辈子?”

    辇中没有回应。

    阁楼中。

    陆州没有关注四大护法的战斗,而是将注意力都放在了飞辇上。

    他也在想,于正海,到底在不在飞辇里?

    这个局势,只有于正海能逆转!

    项烈哈哈大笑,再次抬起手掌,朝着飞辇打了过去。

    一张巨大的道门进攻符印,刺眼夺目。

    轰!

    飞辇出现了摇晃。

    咯吱,咯吱……阵纹也有所裂开。

    “糟糕,教主……快走!”青龙殿二首座于洪跳了上去。

    华重阳和白玉清二人占据优势,华重阳回头看一眼:“白玉清回去支援,我来顶!”

    “好!”

    白玉清调动浩然天罡,于半空之中,朝着项烈进攻而去。

    华重阳顿时压力骤增,以一第六!

    六座法身,就像是围棋似的,将他团团围住。

    惊雷似的碰撞声,不绝于耳。

    这种战斗,已经无暇顾及下方的建筑物……梁州城下方,已成废墟一片。

    ……

    白玉清横向进攻而来,项烈却冷笑道:“七叶终究是七叶……”

    双掌叠放,掐动手势。

    数十道印符,朝着白玉清扑了过去。

    白玉清面色一惊,浩然天罡开启……轰!轰轰轰……

    始终是境界有差距,白玉清倒飞了出去,吐出一口鲜血。

    “灭了幽冥教四大护法!于正海并不在辇上!”项烈已经笃定……他多么的了解于正海。

    于正海若是真在,早就出来主宰局势,何必畏畏缩缩。

    项烈的声音响彻全场。

    哈洛跟着冷笑了起来,狼王法身突然膨胀了变大。

    “杨炎,狄青……你真以为,六叶能带队?”

    嗡!

    狼王法身四蹄之下的金莲,也跟着变大。

    金莲的一角,咔擦……多出了一叶。

    七片叶子,围绕金莲旋转。

    在那方阵之中,哈洛更是变得强横无比!

    轰,轰!

    杨炎和狄青顿时被狼王击飞,法身消失的刹那,两人亦是吐出一口鲜血。

    华重阳显然也支撑不了多久。

    项烈满意点头,朝着飞辇上俯冲了下去。

    轰!

    阵纹再次皲裂。

    轰!

    阵纹激荡,犹如玻璃似的支离破碎。

    幽冥教一千多名修行者被项烈连续两次进攻,罡气横扫之下,尽数下坠。

    项烈落在飞辇上。

    元气涌动,从丹田气海传遍脚步,在传遍飞辇全身。

    项烈控制住了幽冥教的飞辇!

    “果然是空的。”

    就在项烈准备脚踩巨辇,转身对付华重阳的时候——

    咻!

    飞辇之中,一道身影宛若闪电般冲击项烈的后背。

    项烈何许人也,感受到了背部来的危险。

    当即开启护体罡气。

    “晚了。”

    砰!

    项烈向前扑了出去……一股诡异的力量,轻易破开了他的护体罡气,噗,一口鲜血向下吐出。

    “项叔叔!”刘秉驾驭战辇悬空,看到了这一幕,露出惊骇之色,他连忙转移视线,看向飞辇上之人——

    出现的……不是于正海。

    而是,魔天阁第七弟子,司无涯。

    司无涯收起双掌,手心里数道纸符尽数燃起火焰,消失于天地之间。

    于洪强忍着疼痛跃上飞辇,控制飞行。

    “七先生!您成功了!”

    司无涯一步一个脚印,面色平静,走到了巨辇舵盘之前,俯瞰项烈,朗声道:“你很倒霉,我研究了这么的天师道神咒,去没想到会用在你身上。”

    天下万物相生相克,八叶,也不是没有弱点。

    为了破开师父的神咒,那段时间,他兢兢业业,刻苦研读天师道神咒。除此之外,大师兄为了帮忙解开神咒,更是不惜一切代价,从各大道门找了一堆的符纸。

    这些符纸积累在一起,只用了一次,便没了。

    但是一次,就够了。

    轰!

    项烈砸在了地面上。

    司无涯知道他没死,不过能重创项烈,已经够了。

    杨炎狄青,还有白玉清,负伤返回。

    只剩下华重阳苦苦支撑。

    司无涯看向刘秉,说道:“刘秉……自从你踏入梁州城的那一刻,你已经输了。”

    “嗯?”

    “项烈算是一个小小意外。可你有没有想过,梁州城的阵法,一直是完好无损的?”司无涯的话,让刘秉的将士们面面相觑。

    “你故意的?”刘秉眉头紧皱。

    “算是吧……还有这帮异族,从始至终,他们在我眼里,不过是一群未开化的动物罢了。”司无涯一字一句,字字珠心。

    哈洛闻言,暴怒了起来。

    狼王法身再次膨胀。

    哈哈哈哈……

    可能是被司无涯的言语激怒。

    巫术方阵内的两千名修行者,同时仰天,身上冒起浓烈的紫色雾气。

    狼王法身不断地汲取那些紫色雾气。

    身形越来越大。

    哈洛朗声道:“你真以为你一切算尽?”

    白玉清连忙来到了司无涯的身边,说道:“七先生,属下请求撤离。计划已经成了,只要撤离,哈洛一定会拿刘秉开刀!”

    杨炎和狄青亦是躬身。

    司无涯哪里不知道哈洛会留手,这么多年,只有他和于正海才知道,他们有多了解这帮异族。

    撤?

    按计划行事?

    刘秉单手一抓……

    永宁公主被悬空束缚。

    他没得选了!

    “司无涯,你敢走?想要坐收渔翁之利,不可能!”

    “永宁?!”司无涯眉头一皱。

    三大护法再次躬身:“七先生!请按计划行事!”

    司无涯看着悬空的永宁公主。

    永宁面色平静,不慌不闹,甚至还带着暖暖的笑意,看着立于飞辇上的司无涯。

    她的嘴角,露出一丝满意的微笑。

    似乎,这就够了。

    永宁右手微微抬起,一道剑罡出现在手心里。

    “请继续,你的计划……”

    永宁抓住剑罡,朝着自己的胸口,猛然刺了过去——

    人在最不确定自己想要什么的时候,往往就很容易陷入抉择的困境。真正当一切爆发的时候,所有的选择又变得荒唐可笑,又无从选择。

    司无涯的眼睛里折射着那道剑罡扬起的样子。

    像是某种东西,触动了他的心脏似的……

    他脚下一点,身如离弦之箭,朝着永宁飞了过去。

    “苦命鸳鸯……魔天阁七先生,不过如此!”

    哈洛在移动的巫术大阵之中,将狼王法身强行提升到了八叶……八叶的狼王,朝着司无涯飞了过去。

    “七先生!”

    尽管永宁很想保持冷静,很想保持平静。

    可当她看到司无涯朝着自己飞来的时候……表情变得不可控制。

    “为什么?”

    永宁依旧没有留手,剑罡捅了下去。

    司无涯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冷血动物,从来不会被任何东西触动。可当那一剑罡刺下去的时候,他感觉到仿佛是刺到了他的心脏之中。

    鲜血散开。

    侵染衣襟。

    司无涯疯狂拍出无数掌印,将刘秉的战辇击飞,一把揽住永宁!

    可惜的是……狼王法身一爪子,重击在了他的后背上。

    砰!

    司无涯上身衣着尽碎,抱紧永宁公主,像是断线的风筝一样,朝着远处的建筑群坠去。

    哈洛高兴极了:“哈哈哈……看来,今天我才是最大赢家!”

    他大手一挥。

    方阵解开。

    巫术修行者们无法强行维持八叶法身太久。

    战局已定,剩下的,只需要慢慢收尾即可。

    巫术修行者们,往地面上的幽冥教弟子俯冲而去

    华重阳终究抵挡不住的,被六位将军合拢击飞!

    一切尘埃落定?

    废墟之中。

    司无涯单臂扶着永宁公主,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他的脸色很难看……

    就这么一直保持着扶着的姿势,片刻过去,再也无法控制体内翻滚的气血,弯下腰去,噗,鲜血吐出!

    他不得不撒开手,双掌撑着地面。

    就在永宁要倒下去的时候,司无涯奋力起身,再次扶着永宁,抬头仰望战局——

    一切的计划,终究因为自己的任性,失败了?

    幽冥教的一千多名弟子,顷刻间被刘秉的人马和楼兰人,柔利人团团围住。

    ……

    永宁微微睁开眼睛,抬起沾满鲜血的右手,抓住了司无涯的手臂,孱弱地问道:“为什么?”

    司无涯摇摇头,五官没有血色,他不知道……他也不想回答……他只知道,现在的他,心脏像是被巨石堵住似的难受!

    他一如既往的无情冷漠。

    就像是没有感情的机械似的。

    砰!

    天空中,巨辇碎了。

    “你,快,逃。”

    “逃不了了……”司无涯摇了摇头,语气多少显得很无奈。

    没了飞辇,又怎么能逃跑呢?

    在这一瞬间,司无涯感觉自己愧对所有人,四大护法,幽冥教的兄弟,还有愿意为他赴死的永宁……

    司无涯自诩掌控全局。

    在这一刻,他失去了办法。

    永宁的鲜血侵染他的手臂,让他完全无法凝聚心神思考应对之策。

    他不仅难受,还很烦躁。

    可他必须要保持冷静。

    怎么办?

    真要眼睁睁地看着所有人都去死?

    咯吱。

    咯吱。

    一道苍老而有精神的身影,出现在司无涯的身边。

    司无涯眉头一皱,缓缓抬头。

    不禁浑身巨颤。

    双目之中充满不可置信!

    那老人面色淡然,一手抚须,一手负在身后……跟在他身边的,还有一个小丫头,一个看起来很紧张的中年男人。

    世界仿佛安静了下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司无涯才用颤抖的声音道:“师……师父?!”

    陆州摇了摇头,叹息道:

    “孽徒。”

    “我……徒儿……”司无涯竟然完全说不出来,嗓子的声带像是被割断了似的。

    PS:2章合一,尽管如此,写得粗糙了。哎……晚上还有的。

    阅读网址:n.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laidudu.com。来读读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aid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