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读读小说 > 庶女当道 > 后续发展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后续发展

小说:庶女当道作者:可爱桃子字数:2792更新时间 : 2020-01-13 07:08:11
    今年十五岁的如善,正式到了及笄的年纪,李氏亲自替她主持了及笄礼,请了较好的亲戚贵妇在家中,团团坐了六张桌子。李氏这回倒也没有亏待如善,亲自拿了一绽足足有三两的黄金,拿到外边打造了一对沉甸甸的梅花簪。如美倒也不含糊,送了一副名贵的赤金盘螭璎珞项圈。李氏母女送的不可谓不贵重。

    如情虽然感叹这对母女忽然转性儿了,又耐着性子继续往下看,哦,总算知道原因了。

    原来,如美已选定了婆家,居然是庆昌侯爷的弟弟杨启泰。这杨启泰虽然没能承袭侯府爵位,但此人也算是实权在手的人物,掌管着京中十二团营,堂堂正三品参将官。如美嫁过去,也是吃穿不愁,穿金戴银,并威风八面了。

    何氏在信中说道:虽还未正式下聘,但双方父母已达成了初步意见,只等如美及笄后,就正式下聘,迎娶如美。

    如美嫁得如意郎君,李氏有了如此优秀的乘龙快婿,可谓是喜气洋洋,精神百倍,对如善也就大方了。

    但是……

    如情继续往下看!

    如善在及笄礼过后不久,又逢靖王五十大寿,随老太君及李氏一道去靖王府向老王爷祝寿时,不知怎的,居然与庆安公主在王府后院不知发生了什么争执,被庆安公主一巴掌轰进了水池里,如善被淋成落汤鸡,在丫环的带领下,去了王府厢房里更换衣裳,可不知怎的,就在这时候,豫郡王世子李掠却闯了进来……

    看到这里后,如情再度睁大了眼,把这一行字左看右看,看了数遍,确定自己没有眼花,如善在王府厢房里更换衣裳时,身子却被无意闯入的李掠瞧到。

    如情心里一紧,觉得她担心的事仍是不可控制地发生了。

    后边何氏说的很是委婉,用词也很是保守含畜,却仍是给如情一种欲盖弥彰的嫌疑。

    何氏是这样写的:“此事发生后,皆感震惊。二妹哭成泪一般人儿,李掠则一味跳脚言之上当,并大骂李骁。老太君遂让豫郡王府给其交代。豫郡王妃数度冷笑,与之唇枪舌战,只肯以妾礼待之,老太君自是不肯,双方僵持不下,靖太王妃出面作主,亲自与二妹保了媒,二妹与李掠便定下婚事。婚期定于次年腊月。此事虽了结,然,风波却未平息,外头都传言吾家姑娘心计深重,方府家教不严,门风败坏。公爹很是震怒,严查此事,最后杖毙参与此事的丫头及婆子四人。二妹也受罚颇重。”

    何氏每一字每一句都说得隐晦委婉,却给如情一种透不过气来的感觉,总算看完了这一篇,只觉通体透着寒气,如善……她真的不知该说她什么好了。

    首先,就算如善在靖王府与刁蛮的庆安公主发生了争势,被轰到水里去,又去厢房换衣裳,但王府这种门弟森严女眷居住的地方,居然会出现李掠这种外人,这是疑点之一。其二,事情发生后,李掠也一个劲儿地嚷着上了当,并大骂李骁。如善让他上得当么?那还不至于。估计王府里的还有他人推波助澜。其三,豫郡王妃死活不肯负起这个责,偏靖太王妃出面便同意了,这事儿无不透着古怪。京里谁人不知豫郡王妃最是看不顺眼靖太王妃,这回去买她的账,有些不可思议。

    再来,如善已经及了笄,按理,及了笄的姑娘是可以立即披上嫁衣成亲,为何要等到到明年呢?并且还是腊月。

    以如情对如善的了解,她的目标应该是李骁的,可惜,阴差阳错之下,居然变成了李掠。不过她也并未吃什么亏,豫郡王府虽只是二字王,但总归是亲皇亲国戚,如善嫁过去,也是正儿八经的王妃了。比如美还要威风呢。

    如情再来一个大胆的假设,或许李骁知道如善的计谋,所以拿李掠顶包,以李骁的阴险,这事儿也大有可能。

    不过,如善以这样不光彩的手段嫁给李掠,如情也为她未来的日子担忧,这个人呀,还真不让人省心。唉……更可恨的是,她一人却连累了整个方家,这回方敬澜不知要气到什么程度。

    何氏这回的信很长,只简单提了如善的事发生后,老太君震怒,方敬澜气得几乎一夜白了头,李氏暴跳如雷外,便没其他了。

    不过,何氏还是挺了解如情的,如情也了解她,接下来,何氏又附上了方家未来二女婿李掠的生平事迹,年方二十有一,一直未娶嫡妻,然屋子里已有四名妾室,数名通房丫头,及两个庶子,一个庶女。另,豫郡王妃跟前还养着个千娇百媚的姑娘,据闻是江浙地区的二品布政使司的千金。

    何氏说话也挺有艺术性的,懂得把握跌宕起伏的情节,在紧要关头,却卖个关子,逼得看信之人急得抓耳骚腮,却又无可耐何。

    如情看到一半,心里痒得难受,忍不住咒骂何氏,真乃害人精是也。

    咒骂完毕,又情不自禁地番到第三页,这第三页是京城如今最流行的火热话题——靖王李骁,这一回又在众目睦睦之下,再一次闹了个大笑话。

    一见是李骁出糗,如情便全身都是劲儿,忍不住坐直了身子,逐字逐句地看了起来。

    “……宏国寺主持圆善大师忽然驾临靖王府,声称李骁今年有水劫,要小心行事,最好离水远些,以免不测。靖太王妃深信不疑,连夜命人把王府后院那一方三亩地宽的湖水抽干。被李骁阻下,并扬言江湖术士之话,不可信也。然。这番争执却把令国公世子给挤兑下水,令国公世子不谱水性,李骁本想下水救人,太王妃死命相拦,一番耽搁,待世子救上岸来,世子已然晕迷不醒。众人大急,遂拼命施救,仍不见醒转,一护卫自告奋勇上前,称亲唇能救人。李骁大窘,不肯就犯,但禁不过护卫一番斩钉截铁保证,遂咬牙附身,吻上令国公世子双唇,好一番亲吻,仍不见效果。李骁大怒,正待发作,护卫又称,需得一盏茶时间,李骁半信半疑之下,果真足足亲了国公世子一盏茶时光。见世子仍未转醒,大怒,拨剑就要砍杀护卫。众护卫跪地哭求,并声称亲嘴确能救人。除此之外,别无他法。李骁怒及反笑,曰:汝等竖子胆敢戏弄本王,不杀汝等难消吾心头之恨。数护卫拼命上前拦下李骁宝剑,恰在这时,太医赶到,世子被救,并留下‘亲嘴也能救人?此乃老夫这辈子听到的最大笑话’后,扬长而去。令国公世子闻得此事,好一番咬牙切齿。李骁最终怒拨宝剑,扬言要杀掉这群戏弄他之人。一护卫挺身上前,一番耳语,李骁脸色悠变,面上阴晴不定,最终认可亲嘴也能救人。此事传出,王府顿为全京中笑柄。每每闻得亲嘴也能救人这句传言,听众无不忍俊不禁,前伏后倒,眼泪飞溅。此仍今年京城最俱笑料秩事,与妹妹分享,望笑纳。”

    如情确实笑倒在床上,不停的翻滚,想着李骁在大庭广众,又众目睽睽之下,并还当着他老娘的面,亲令国公世子,还足足亲了一盏茶时间,想着那张画面,再想着他老娘一副下巴掉地上,其他人也是石化的表情,就忍不住笑得肚子抽痛。

    何氏说话确有水平,文字里根本看不出任何笑料,很是正儿八经,并且实是求是,简洁明了,但就是因为这一板一眼的描述,确有其冷笑话的功效,更让她笑倒在床上,捂着肚子唉哟唉哟地乱叫着。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laidudu.com。来读读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aid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