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读读小说 > 肆海青云之新硎初试 > 第五十六章 缘的羁绊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五十六章 缘的羁绊

小说:肆海青云之新硎初试作者:茶茶徐字数:3566更新时间 : 2020-03-26 12:32:22
    林辉听完白璃说的话,回道:“白庄主所说的必然是要事,否则也不至于和彭三庄主亲自来到丰城。”

    “确实是有一些私事,与章墨谦副帮主息息相关,不得不前来叨扰。”白璃点了点头,说道。

    “哦?是何事,如果敝帮能解决白庄主的疑惑,那自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林辉连忙答道。

    白璃对余重点了点头,余重心领神会,起身抱拳问道:“那我便冒昧直言了,敢问贵帮章墨谦副帮主,是否右手有六指,且所擅长的武功是以掌力所精通?”

    “正如徐兄弟所言,蔽帮章副帮主,人称红帮怪手,右手确实六指,所习的正是我们红帮历任帮主嫡传的镇帮绝学,十八式断雷掌和三十六式裂地拳。”林辉不知道余重为何要问这些问题,但还是据实以告。

    “接下来我要说的话,可能多有冒犯,还请林堂主和诸位堂主见谅。”余重站起身来行了个礼,接着说道:“白庄主的父亲,就是当年的武林盟主白天均,白老前辈当年全家遇害,震惊武林,不知道大家可有所闻。”

    “原来白庄主竟是白盟主的后人,此事当年确实震惊武林,我虽然那时年纪尚轻,但也略有耳闻,可这不知与我帮章副帮主又有何关系?”林辉疑惑地回道,堂下的诸位堂主也都纷纷交头接耳。

    “我们得知,当年皇城司接手此案后,重新验尸,白老前辈的后背显现一枚六指的右手掌印,这一掌致白老前辈重伤,而十年前,能有此功力,又符合这右手六指特征的,恐怕只有贵帮的章副帮主一人。”余重一边慢慢的说道,一边注意着红帮众人的表情反应。

    林辉明显被余重的这番话震惊了,呆滞了好一会,长舒了一口气,说道:“不知道徐兄弟说的这些,可有证据,要知道你的这些话,可大可小,如果是捏造诬告,恐怕你们今天走不出这屋子了。”

    此时堂下的其他红帮的堂主和弟子,已是满脸愤怒之色。彭兆年见状,连忙站出来说道:“各位稍安勿躁,大家都不要意气用事,其实敝庄梁老庄主遇害,也与此事有关,如果毫无证据,以我彭兆年的为人,岂会跟着年轻人一起胡闹呢?”

    彭兆年行走江湖多年,威名赫赫,这一番话起到了一些效果,红帮的众人刚欲发作,听了这番话,暂时压下了自己的愤怒。

    “彭三庄主言之有理,那么还请白庄主和徐兄弟明言,究竟有何证据。”林辉黑着脸问道。

    白璃默默的拿出两封信,放在了桌上,说道:“这里有两封信,一封是我家门客诚叔的信,一封是梁伯伯的遗信,林堂主可以过目一下。”

    林辉拿起两封信,细细的读了起来,表情也在不断的变化,他放下信后说道:“白庄主,这两封信中言之凿凿,却缺乏铁证,信中所言皇城司的案卷,亦不是我们江湖中人能看到的,如果仅凭这两封信,就想让我相信这件事,恐怕也过于儿戏了。”

    “林堂主,如果铁证如山,我们有何必前来讨教呢?白庄主身世凄惨,她只是想寻找事情背后的真相,并非要与贵帮为敌。”

    余重顿了顿,又接着说道:“此事牵连甚广,如梁老庄主信中所言,当年的凶手皆已离奇死亡,恐怕是有人想掩盖事实的真相,我们难道不该行侠义之道,把这凶手给揪出来么?”

    听了余重这番话,林堂似有所触动,也陷入了深深的沉思:“如果真如这信中所言,章副帮主与此事有关,恐怕这一年来红帮的离奇凶案,也有了新的调查方向,只是……”

    “哼,你们虎啸山庄欺人太甚,我看八成章副帮主和这么多堂主遇害,就是你们干的,你们可知,林堂主是什么人,他可是章副帮主从小收养的唯一的关门弟子。”突然,一名堂主猛地站起身大声说道。

    其余的堂主也纷纷附和道,眼见就乱成了一锅粥,红帮众人随时都可能动手,而林辉此时却坐在那发着呆,仿佛眼前的一切都没看到,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余重和彭兆年等人也暗暗的将手摸到了自己的兵器之上,他们知道此时的情况很可能随时失控,如若对方出手,自己必须第一时间制服这堂上的所有人,不能让白璃受到伤害。

    “都安静一下。”林辉厉声说道,在场的人顿时全都安静了下来,余重和彭兆年的手也离开了自己的兵器。

    “白庄主,彭三庄主,此事事关重大,这堂上人多嘴杂,不如诸位随我到后堂一叙。”林辉平静的说道。

    彭兆年心中不禁暗暗感叹:“白姑娘拿出这两封信,确实很难服众,如果他死不承认,我们也毫无办法,而且此事关乎红帮与他师傅的名声,他还能如此保持冷静的思考,真是个大将之材。”

    一行人随着林辉,来到了后堂。

    “诸位请坐,在回答你们的疑问之前,你们可否听我讲一个故事。”林辉也慢慢的坐了下来,神情中不禁透出了悲伤之色。

    那是十五年前的一个寒冬,凛冽的北风吹在人的脸上,如同刀割一般。

    一名少年在风雪中狂奔,在他的身后,是一群张牙舞爪的土匪,而不远处的雪地里,躺着一对夫妻,不停流出的鲜血染红了雪白的大地,还有一名土匪也面目狰狞,一身血迹的躺在雪里。

    “臭小子,站住!”土匪们在后面舞着刀,疯狂地嘶吼着。小孩子哪里跑得过这些成年人,不一会这少年便被土匪们追上,一把拽倒,重重的摔进了雪里。

    “哼,臭小子还挺狠,竟然杀了我们一个弟兄,看老子不把你碎尸万段。”一名穷凶极恶的土匪搞搞扬起了手中的刀。

    少年闭上了自己的双眼,土匪的刀也落了下来,但是并没有落在少年的头上,而是落在了地上,几名土匪也无声无息的倒了下去,雪还在下着,只有北风还在呼呼的发出嚎叫。

    少年缓缓睁开了双眼,映入眼帘的是一个伟岸的身影,只是奇怪的是,这人的右手,有六根手指。

    “孩子,你叫说什么?”来人和蔼的问道。

    “林辉……”少年怯生生的说道。

    “很好,跟我走吧,我叫章墨谦。”

    这个名字从此与林辉的命运紧紧联系在了一起,他跟着章墨谦生活习武,进了红帮。

    他们一起同宿同眠,也一起下河捞鱼;他们一起追捕过江洋大盗,也一起当街逮过小偷扒手;他们一起祸福与共,也一起出生入死。

    章墨谦当堂主的时候,他是小卒,章墨谦当副帮主的时候,他当了副堂主。如今他是堂主了,但是章墨谦已经不在了。

    “诸位,在我的回忆里,章墨谦这三个字,就是我的性命,是三十万红帮弟兄的榜样,他平生从未做过一件违背侠义之道的事,我敢以我林某的向上人头担保。”林辉信誓旦旦的说道。

    林辉突然又话锋一转:“但是,我相信以白庄主和彭三庄主的江湖地位,和已故的梁老庄主之尊,不至于无中生有。”

    “那林堂主你的意思是?”白璃问道。

    “敢问白庄主,令尊遇害之日,可是十年前的清明前后?”林辉说道。

    “没错。”白璃回忆起当年那个凄惨的日子,悲从中来。

    “师傅每次离帮办事,我都一定跟随在身边,只有那一次,他没有带上我。”林辉慢慢地说着这句话,内心却在不停的挣扎,表情显得十分痛苦。

    “那章副帮主有没有提他去哪,和什么人一起?”余重连忙问道。

    “我记得他收到了一封书函,后来他便说他要去办一件大事,事关武林的未来。”林辉努力回忆着当年的情形。

    “书函?什么样的书函?”白璃急切的问道。

    “书函的内容,我无从得知,我亲眼看到,他完后,就在烛火上把信烧了,但是突然令狐帮主找我师傅有事,那封信还没烧尽,他就离开了,我看到未烧尽的那部分,印有一个图章。”林辉说道。

    “图章?林堂主可以画出来吗?”余重问道,他心中有一种预感,这个图章就是真正的凶手所盖。

    “我依稀能回忆起一个轮廓,我尽量吧。”林辉拿来一张白纸,执笔开始在纸上描绘着。

    “这个图案好奇怪啊?”余飞燕好奇的看了看,嘟囔着。

    “彭三庄主你也看看。”余重将图案递给了彭兆年。

    彭兆年皱着眉头辨认了一会,也认不出是个什么东西,众人传阅了一边,无一人能认出这图案的来源。

    “后来好几年,其实我一直都有留意这个图案,可惜我也并没有再遇见过这样的图案了,如果不是你们今日来问,这事儿我可能就忘记了。”林辉说道。

    “多谢林堂主,这已经是很重要的线索了。”白璃深深的鞠了一躬。

    “白庄主言重,我也希望能弄清楚当年的真相,还死去的人一个公道。”林辉此话余重听在耳里,知道他是语带双关。

    “我在想一个问题,章副帮主和贵帮十一位分堂堂主之死,会不会也和此事有关?”彭兆年说道,心里只觉得自己好像卷入了一件不得了的大事件里。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laidudu.com。来读读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aid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