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一章委屈

小说:皇家团宠:我坑殿下的那些年作者:浅羽暮字数:3841更新时间 : 2020-05-23 09:06:54
    “不,你太小看这个女人了,她不会起义的。”顾纲乾此刻忧心重重,可又对自己的判断自信满满。

    “她现在做慈善,那么多的灾民,吃穿用度全是靠她一个人撑着,而且还无以为报,换作是你,你会这么做吗?”底下的人想了想摇了摇头。

    他见到那些灾民甚至都懒得搭理一眼,更别说倾其所有的帮助他们了。

    “没错,是个正常人都不会这么做,但是她不仅这么做了,而且还在为他们的将来打算,别人看到的是她的爱心,而我看到的,却是她一直在想办法,快速的花钱。”

    底下的人细细想来,的确是如顾纲乾所说的那样。

    “我刚才所说的,这是其中一种情况,要是真的靠她那的学堂,培养出一批又一批拥护她的人才,那需要过上十几年的时间。”

    顾纲乾说着看向屋外,太阳正慢慢落下。

    “那些贱民的孩子能有什么慧根,一百个人里能出一个,已经算是不错的了,想要靠他们打赢胜仗,这几率十分渺茫。她是商人,这点肯定比我更清楚。”

    然而,这就到了顾纲乾最讨厌姜软言的地方了,她要是贪污点钱,那倒还只是小事。

    可偏偏在做慈善的这件事情上,姜软言分文未取,根本就没有钻过空子,而且据他派去的人回来报告说,姜软言甚至有时候,自掏腰包来填补空缺。

    这让顾纲乾不怀疑她都难。

    “殿下,那你的意思是……”底下的人似乎猜到了,顾纲乾所想要说的事情,但是他不敢说出口。

    “没错,掏空国库,比前面所说的要来得快多了,而且想想看,到时候她是全国最有名气,也最有爱心的人,就算我们不求于她,百姓也会自发的跟着她去的,那时,皇室还怎么掌管天下?”

    说完这话,顾纲乾长叹了一口气,他把所有人都支开,和自己的眼线说了这些,心里也才舒畅一些,要不然太多的事情憋在心里了。

    “立马去通知那些大臣们,明天一早在朝堂上加大对姜软言的抨击,另外一旦皇上提起办学的事情,必须极力反对。“

    “是!”底下的人回答的铿锵有力。

    而另外一边,姜软言回到济世堂之后,还乐呵呵的,根本不知道有危险正在靠近

    冰月看见,倒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你真的是去皇宫了吗?”

    她还是第一次,见姜软言从宫里回来的之后,还能如此有精神的。

    “是啊,按照平日的规律,你不都是活蹦乱跳的进去,然后像被烫熟的韭菜一样。回来吗?怎么今天怎么不一样啊?”

    “去去,你才烫熟的韭菜呢。”姜软言一听这比喻就来气,她哪像韭菜。

    不过她今天心情好,不打算和她们计较。

    “说吧,皇上都和你说什么了?”冰月切入主题。

    “没说什么,就说让我赶快把计划书做好,到时候他看着合适,给我批就是了。了”

    姜软言说着,边若无其事的端起了旁边的茶水,假装自己丝毫不激动的样子,平静的喝了一口茶。

    “呦呦,瞧你得意的,你是不是忘记皇上后边那句话了,到时候他看着合适,才会给你批的。”白若观又强调了一遍。

    “那怎么啦?反正是有希望。”姜软言才不管那么多呢,皇上批不批,那是另外一回事,但至少她这一次进宫去还挺顺利的。

    又没有被为难,还不允许她多说一会儿了?

    “白若观,我看软言没得意忘形,反倒是你了,别以为她回来,就有人帮你,赶紧说,怎么赔偿我。”

    刚才耀武扬威的白若观,听冰月这么一说,立马安静下来,像做了错事的小孩一样,小心翼翼的。

    “哎呀,冰月,我不都跟你说了,我不是故意的,说起来,这事儿也不能全赖我呀……”

    姜软言凑近看两人,意思这后面是有故事啊。

    “还不怪你?不怪你,能怪谁?怪我吗?”冰月说起就来气。

    “你们俩说啥呢?”姜软言终于鼓着勇气上前打断了。

    “还有你,你也跑不了。”

    然而姜软言这一问,却也被冰月逮着正着。

    “我怎么了?”姜软言满头问号。

    她这才刚从宫里回来,冰月和白若观说什么她都不知道,怎么还有她的事儿了?

    “要不是你之前一直撺掇着西泽给我送礼物,现在能有那么多事吗?”

    “嗯?”姜软言脑袋里的问号更多了。

    西泽要主动送冰月礼物,这是她撺掇的吗?她怎么不记得了?

    不过立马她就反应过来,冰月这么生气,想必是西泽又送了她奇葩的礼物吧。

    “西泽又送了你什么?你跟我说说,实在不合适我回去批评他。”

    看到姜软言笑盈盈的样子,冰月就想打她,两个人又不是第一天认识了,她难道还不知道,姜软言就是想听笑话吗?

    但是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谁让她有一个这么耿直的追求者呢。

    “前两天,我不是因为那些果农的事情,睡不着觉吗?躺在床上,一直都睡不着觉,我就想着起来看会书,但是黑灯瞎火的,脚一不小心就撞在了桌子上。”

    姜软言一想到那画面,立刻呲起了牙,就好像是她撞到了一般,“可疼了吧?”她的脸都挤到了一块儿。

    “当然了,结果第二天,不知道西泽那家伙是从哪听来的消息,就迅速研发了一个感应灯给我放在床旁边。”

    冰月向姜软言描述着,“只要我一踩上去,它感觉到了重量,灯就会亮起来,而且会持续一段时间,这段时间足够我去拿床旁边的蜡烛了。”

    姜软言偏着脑袋想,“那听起来很有用啊。”

    “有用过有用,但是也得分情况呀,最大的问题,就是它每天十二个时辰不休息,可以一直工作。”

    姜软言听完就更热情了,“那不正好嘛,随时都能保护你的安全,再说了那感应灯也就亮一会儿,又不会浪费太多的资源,你担心个啥?”

    姜软言说完,冰月的脸色都不大好了。

    其实姜软言也知道,西泽正常情况下,研发出来的东西那都不错,但是就像着了魔咒似的,只要是送给冰月的礼物,就保准出问题。

    刚才冰月的描述,听上去一切都很好,可这反而不太正常了。

    “结果呢,昨天晚上我回房的时候,才开门,那灯突然自己就亮了。”

    和刚才开玩笑的气氛俨然不同,此时姜软言只觉得后背一凉。

    “我当时还没有多想,就以为可能是他做的太快了,有些细节部分没有处理好,所以灯自己就亮了,可我心里害怕呀,我只想赶紧把房间的蜡烛点上。”

    此时的冰月看起来比姜软言镇定多了。

    “然后呢?”姜软言接着问道。

    “然后就巧了,我在去拿蜡烛的过程当中,那灯又亮了,而且这一次我看到,它再亮起来的那一刻,有一个黑影,从我的床面前一晃而过。”

    姜软言倒吸一口凉气。

    “我努力的平复自己的心情,以最快的速度冲到了桌边,点燃了蜡烛,然后将房间里其他的蜡烛都点上,终于亮了一些,这时候我在缓缓的走向我的床边,那盏灯看起来非常正常……”

    姜软言是由衷的佩服冰月的胆量啊,这要换作她,早就都跑出来了,居然还敢在房间里呆着。

    “我站在稍微远一点的位置,虽然现在房间亮了,但是刚才一晃而过的那黑影,我却还没有找到,心里实在是有些害怕。所以就站在离床,大概两三丈远的位置等着。”

    姜软言的心也跟着紧张起来。

    “可是好一段时间过去了,什么都没有发生。”

    姜软言以为事情就此平息了,可谁知冰月突然提高了音量。

    “就在我以为是那东西走了的时候,突然一个毛茸茸的东西蹿了出来!我定睛一看,居然是只白猫。”

    冰月的眼神,此时已经从姜软言身上,转移到了白若观身上。

    姜软言这才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这是要吓死我啊,不过咱们济世堂什么时候有猫咪啊?”

    要知道这冰天雪地的,可不是小动物们外出玩耍的好时间,这突然有只猫咪,姜软言还觉得挺奇怪的。

    “这就要问问我们的白姑娘了呀。”冰月的眼神里越加的发火,看得出来她因为这事儿挺生气的。

    可生气归生气,这猫和白若观有什么关系啊?姜软言一时间没太搞明白,望着白若观,“你打算养猫了呀?”

    “没有啊,那是我送给江晨的礼物。”白若观开始有些害羞,低下头玩起了手指。

    “你送给江晨的礼物,居然是一只猫!”姜软言怎么也没有想到,白若观会送出这样的礼物。

    “那怎么跑到冰月的房间里去了?”而且礼物还惹怒了冰山美人。

    “那小猫太活泼了,不可控嘛,当然就到处跑到处玩了,我也是后来才知道,她是那么活泼的。”

    白若观觉得自己也很冤枉啊,本来只是想送给,心上人一份比较特别的礼物,可是没想到,它那么爱乱跑,还冰月给吓了一跳。

    “哎呀,冰月你就原谅我吧,我也不知情呀,我买的时候人家还和我说,猫都怕冷,这个季节传递都窝在房间里睡觉的,但是我忘记它年纪还小,精力太充沛,所以即便天气冷,他也那么爱动……”

    白若观越说越小声,因为她感觉自己的话,并没有为她辩解多少。

    记住皇家团宠:我坑殿下的那些年永久地址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laidudu.com。来读读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aid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