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四十四

小说:冥冥之中何来天意作者:笔下吴枫字数:3736更新时间 : 2020-06-21 17:12:35
    金不换在临死前天真的以为,或许,魏不凡能够带领赤眉走向壮大,他还是太低估了魏不凡的野心。

    不费一兵一卒,兵不血刃地解决两个入境中期地修行者,虽然听起来很不可思议,但张扬和金不换死在魏不凡的计谋之中其实一点都不冤。

    别说是两个入境,就连王北洛和樊安两个通境都快要折在魏不凡地手上。

    前面就是树林,这座山上树木本身就比较多,再加上魏不凡在这些树上事先涂抹了油脂,所以哪怕前天经历了大雨,火势也瞬间就起来了。

    由于先前那些箭射过来的时候众人的精力用来防御这些燃烧的箭了,所以虽然王北洛等人出于警惕并没有进入树林,但现在也已经被火焰包围了。

    “走!”王北洛大喊一声。

    “魏不凡!王八蛋!”樊安愤怒的喊道。

    赤眉是樊安一手建立起来的,现在连这么山都被烧了,可以想象樊安此时的愤怒。

    “土河奔流!”王北洛一拳砸在地上,顿时整个地面像海面一样起了波浪,而后两条土龙为众人开出了一条路。

    “走!维持不了太长时间!”王北洛喊道。

    连续两次操控大量的元素,现在的王北洛状态其实已经非常不佳。

    众人虽然不甘心,但也只能向山下退去。

    “还好有瞎子在后面断后。”王北洛心想道。

    由于火势实在太猛而且蔓延的距离比较长,王北洛拼尽全力维持着土龙的状态才将众人从火海中带了出来。

    这是到达通境之后,王北洛第一次感到力竭。

    好不容易从火海中逃出来,甚至众人中最强的王北洛已经没有再战之力了,但众人依旧还是得继续战斗。

    “唉……”王北洛叹了口气。

    樊安握紧了双拳,体内的真气不断地翻滚着。

    王五咬破了自己的嘴唇才没让自己失去意识。

    李成提起木棍向山下冲去:“魏不凡!出来与我决一死战!”

    这边的山火终于引起了周边村庄的注意。

    吴枫看着升腾的火光说道:“果然出事了!”

    朱兴宗问道:“怎么办师兄?”

    吴枫咬着牙想了想,现在他也有些手足无措,现在赶往赤眉为时已晚,而且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现在只能祈求王北洛能够保全众人的性命,只要能或者回来,那么一切都好说。

    刘双也开始分析,这种程度地山火必然会引起合肥那边的注意,等这些官道的人来了之后事情只会更加麻烦,现在王家庄村子里的这些官兵也很可疑,指名道姓地要找王北洛。

    王北洛在龙虎山修行十年,这才刚回来几天?再说了,合肥的府军怎么知道王北洛这个人的?从王北洛回来的第一天就基本跟吴枫这些人在一块,唯一能牵扯到合肥县城的也就是村长所说的“县城那个姑娘”,而且村长的描述是这姑娘家里在合肥也是排得上号的。能够调动府军的相比只有合肥县尹,别说排得上号,哪怕是第二号人物都不行,最重要的是现在被村长牵制在村长家里的这些府军怎么看都不像是有什么好事。

    那么这些突然要找王北洛的府军是出于什么原因?

    所有的疑点都在指向赤眉,但他魏不凡有必要做到赶尽杀绝吗?再说了,他魏不凡凭什么能跟合肥县尹合作?他哪来的筹码?

    “难道是赤眉这些年攒下的钱粮?”

    刘双刚冒出这个想法,但随即就自己否定了,他一个小小的赤眉就凭着从附近村子里收取的每人每月一钱银子就像打动合肥县尹?不现实!

    “究竟发生了什么?”

    不管发生了什么,刘双认为合肥已经不能在呆下去了,必须尽快转移,而且得尽量把王北洛等人拉上,有这么强的战力充当“保镖”怎么看都是稳赚不赔的生意。

    “不行!必须得做点什么!”

    吴枫现在坐立难安,对朱兴宗说道:“走!”

    朱兴宗问道:“去哪啊师兄?是不是要去帮洛哥他们?”

    现在要想赶去赤眉怎么看都不是明智之举,先不说来不来得及,就凭吴枫和朱兴宗的实力去了其实也帮不上什么忙。

    “村长家!”吴枫冷冷地说道。

    村长也早已注意到远处的火光,但并没有多想,怎么想,也不会把这山火跟自己的儿子王北洛联系到一起,只是疑惑地说了一句:“这不刚下过雨吗?哪来这么大的山火?八成是哪家的猎户在山上烤野味造成的!真是造孽啊!”

    听到村长这句话,正在喝酒吃肉的几个府军瞬间酒就醒了一大半,才猛然醒悟自己来王家庄是干嘛的,现在那边已经动手,自己这边要是再无功而返回去难免遭受皮肉之苦。

    “啪”的一声,其中一人就掀翻了桌子。

    村长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连忙问道:“军爷这……是饭菜不合胃口吗?怎么突然就……”

    那人吐了口唾沫,大喝道:“呸!大胆刁民!吾等奉命前来办案,你这刁民却妄图用钱财酒肉收买吾等!你是何居心?”

    村长一时语塞,喃喃道:“这……这……大人冤枉啊!”

    这些官兵依旧不依不饶。

    “现在严重怀疑你包庇罪犯!”

    “快说!这王北洛身在何方?”

    村长在心中破口大骂,心想:“这帮龟孙提上裤子就不认账了!老夫好酒好肉好茶伺候着,你们倒好,翻脸比翻书还快!”

    “噌”的一声,一把刀就架在了村长脖子上。

    “老头!我警告你,别耍花招!快说,王北洛到底在哪?”

    村长支支吾吾了好半天,就是说不出个所以然。

    “敬酒不吃吃罚酒!给这老小子拷上!”

    说罢便有人抽出铁链把村长捆了起来。

    在门外偷偷注视着这一切的村长夫人被吓坏了,连忙跑去别院把几个小孩子藏好,然后去村口找王二叔,刚出家门就与吴枫朱兴宗碰了个照面。

    “您老这慌里慌张的干啥去啊?”吴枫连忙扶住村长夫人关切地问道。

    村长夫人一看是这两个曾经帮王家庄出头的僧人,依稀记得他们俩也是有大能耐的人,便一五一十的把情况说了出来。

    吴枫听完大怒,但还是尽量保持冷静,轻声让村长夫人去准备一些绳索,然后带着朱兴宗进去了。

    很明显,这些府军来找王北洛却是不是为了什么好事,但这种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行为令吴枫很不爽,反正本来就是来解决这些人的,那就不要再客气了。

    六个骑兵,六个没有战马的骑兵,六个喝醉酒的骑兵,刘双对吴枫还是很自信的,吴枫的实力至少相当于初境巅峰甚至更强,当初王五就不是吴枫的对手。刚好呢,现在也能磨练一下朱兴宗,看看这初境入境双境界的真实战力究竟如何。

    保险起见,吴枫和朱兴宗还是一人拿了把铁锹一人拿了把锄头,然后一脚踹开了那几个府军喝酒那间房的门。

    “谁?”迎面而来的阳光刺得这几个官兵很不适应,眯着眼睛问道。

    吴枫一直都不是什么君子,说是小人都替全天下的小人有些不耻,所以趁着这些人眼睛不适应,趁他病就要他命!

    “上!”吴枫大喊一声,先是一把抢过来被绑的村长,然后抡起铁锹就打向这几个官兵。

    朱兴宗反应过来后也跟着吴枫抡起锄头便大,竟是忘记了催动真气,完全凭蛮力。

    一个照面,六名府军就倒了三个,躺在地上不断**,其中甚至有一个因为刚喝多了酒,边吐边**,画面不敢太美。

    另外三人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抽出腰间的佩刀,摆出防御的架势,向后退去。

    “这屋就这么大,你们还能退到哪去?”吴枫出言嘲讽道。

    这三人向后退当然不是为了逃,是为了适应光线,同时调整状态。

    待得看清吴枫二人的模样之后大吃一惊,问道:“和尚?”

    吴枫和朱兴宗还穿着僧衣,加上朱兴宗虽然头上长出了可以忽略不计的青丝,所以这三人才推断吴枫二人应该是过路的和尚。毕竟合肥周边并没有什么佛寺,一定是别处来的。

    “我警告你们!别多管闲事!不然佛祖也留不住你们,我说的!”

    刘双听着这句话,说不出的熟悉。

    吴枫笑着说道:“看来你们还是有些搞不清楚状况啊!小朱!上!”

    说罢,吴枫再次抡起铁锹砸去。

    朱兴宗也不甘落后,抡起锄头便砸。

    比起官刀,铁锹、锄头已经算得上是重武器了,加上这几人状态不佳,便只能被动防守。

    不过,毕竟铁锹锄头这些还是工具,比起制式官刀,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咔咔”两声,吴枫朱兴宗两人的“武器”就被斩断。

    吴枫大吃一惊,问道:“我的也就算了,小朱你没用真气吗?”

    朱兴宗幡然醒悟,大喊一声:“哎呀我忘了!”

    刘双现在如果可以的话真想出门右转表示不认识这俩二货。

    这时,已经退到房间角落的三人开始扬眉吐气了。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

    “袭击朝廷命军,这可是杀头的罪过!”

    “你们俩想怎么死?”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laidudu.com。来读读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aid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