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四十七

小说:冥冥之中何来天意作者:笔下吴枫字数:3476更新时间 : 2020-06-23 17:00:42
    吴枫距离樊安已经越来越近了。

    现在天地气息已经非常的浓郁了,甚至已经带有一定的压迫感。

    来到山脚下,映入眼帘的就是黑压压的人群,全都是呈跪拜姿势——这些都是合肥的府军。

    没有人敢起身,甚至没有人敢抬头,一方面是对鬼神的敬畏,或者说是对樊安现在这个状态的敬畏,另一方面就是由于大量天地气息汇聚到此处产生的威压。

    即使是身体强度异于常人的吴枫都明显有了吃力的感觉,每一步都像是走在泥沼里。

    看到这些府军,刘双就大致推算出了事情的经过。

    魏不凡不知道是用了什么手段,联合合肥县尹设下了埋伏。只能是合肥的县尹才能直接调动这些府军,看来之前的担心不无道理。

    最令刘双吃惊的是,就连王北洛加上樊安两名通境的大修行者都不能与军队抗衡,看来军队的作用还是要明显优于修行者的,毕竟组建一直军队的消耗甚至都比培养一名大修行者的消耗还要低。当然如果是天赋异禀的比如樊安,虽然不会消耗大量的资源,但如果想要拉拢一名大修行者,付出的代价还是很大。

    吴枫不会关心这些问题,他现在只关心怎么解决樊安现在的状况。

    樊安依旧悬停在空中,背后的火球越来越大。可能是火光的反射,也可能是别的原因,樊安的身体上出现了一些暗金色的纹路,如果刘双能看到的话,一定会惊奇的发现这些纹路和樊安经脉的纹路几乎一模一样。可惜的是,没人能看到,这种强度的光亮,肉眼根本扛不住,就连放出神识感知都不行,在距离还很远刘双就尝试着感知了一下,缺差点被灼伤了神识。

    眼下正是最好的机会,现在周围的天地气息十分浓郁,火元素的数量以及精纯度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正是吴枫开辟经脉的大好时机。

    虽然吴枫很想帮主樊安,但他现在连修行世界的大门都还没有踏入,自然是帮不上什么忙,反而如果成功开辟经脉,或许还有一线希望。

    吴枫低着头眯着眼向山上走去,光芒太过刺眼,在这种情况下呆久了眼睛肯定会受伤,但这种机会也不可能会出现第二次了。

    来到山顶之后,周围的一切几乎都被焚烧干净,留下一地的灰。

    吴枫闭上眼睛就地坐下,然后开始感知周围的火元素。

    这里火元素的数量已经相当惊人,不过大部分仍在向上方汇聚。

    刘双其实也不确定能不能成功,能不能成功地从樊安手下抢夺足够数量的火元素来帮助吴枫开辟经脉。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终于,开始有一些火元素向吴枫这里汇聚。樊安造成的天地气息的这个大漩涡也出现了一道“支流”,就像是江河的支流一样。

    比起以往吴枫召集火元素的过程,这次明显的要顺利很多,从第一缕火元素到现在吴枫手上的一团火焰才不过只是十数息的时间。

    “开始吧。”刘双的声音有些颤抖,是激动,是希冀,还有一些不确定,一些……恐惧。

    开辟经脉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行为,经脉这种东西是天生的,从出生就注定了的,从来没有人想过改变,更不会有人尝试改变。那些不能修行的普通人不一样也是度过了一生,经历了一生,只不过没看到修行世界的风景,但修行者未尝不是体会不到普通人的那种安宁。

    吴枫将右手的火焰吸入手臂。

    人类的奇经八脉的是以胸口心窝为中心分布的,但刘双却并不打算在哪里开辟经脉。吴枫是经脉不通,也就是说吴枫也是有经脉的,所以只能另辟别处。刘双的选择就是右臂,因为吴枫的右臂不一般——有冥帝的无相骨。

    来到人间之后,刘双不知道反复查看了多少次无相骨,但始终没有所获,也曾让吴枫尝试着使用无相骨,这跟骨头却依旧不为所动。既然主动的不行那就试着让这跟骨头被动的发挥作用,最主要的是,万一开辟经脉失败,右臂至少还有无相骨可以保护一下。

    火焰入体之后,吴枫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疼痛,忍着剧痛,在刘双的指示下,按照樊安经脉的纹路开始模拟。

    这就像是在自己的身体里作画一样,而这些火焰就是画画的墨。这幅画比刘双想象中的还要难画,第一笔还没完成,墨水就用光了。

    吴枫只好再次凝聚火焰。

    不知道重复了多少次,这第一笔总算是画完了。

    吴枫尝试着让这些火元素在里面运转一下,发现居然好像真的可以,便马上开始准备画第二笔。

    之后是第三笔、第四笔、第五笔……吴枫凝聚火元素的速度越来越快,甚至那些已经模拟完毕的“经脉”已经可以暂时储存火元素了,于是落笔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刘双的全部神识都落在了吴枫体内,仔细地感受着吴枫落下的每一笔,他现在甚至有些同情吴枫。在他的世界里,有一种文化叫做刺青,刺青的过程就是比较痛的,更何况吴枫是直接用火焰在身体里作画。

    另一边。

    王北洛一直走到了距离王家庄都不过几十丈的距离,周围的天地气息才没有被樊安所影响。擦了把汗,王北洛没有盘坐,没有端坐,而是直接躺下,没有一点修道之人的模样,就这么躺着调息——他实在是太累了。

    由于体内已经没有一点真气了,王北洛只能使用最原始的方法调息,所以哪怕他已经很尽力了,却依旧还是达不到想要的速度,于是他决定放手一搏,重新“开悟”。自然不是像初入修行世界的人那样开悟,而是以精血“饲养”经脉达到全力激活经脉的做法,这样会暂时提升吸取天地气息的速度,但是对经脉会有所损伤,甚至有可能会影响日后的修行,有可能会直接影响到寿命。

    “北洛,你已学有所成,此番下山必然不可堕了我龙虎山的威名。”

    “记住,我们修道之人,有所为,有所不为。”

    “道门,是天下的道门。”

    “天下,是苍生的天下。”

    “啊!”王北洛用精血饲养了经脉,周围的天地气息疯狂的涌入他的身体,在经脉内运转。

    现在的王北洛就像是开悟时的朱兴宗,七窍逐渐开始流血,皮肤变得赤红无比。

    随着体内真气逐渐充盈,王北洛的气息也逐渐强盛,已经渐渐的恢复了全部实力,但他却没有丝毫停下的打算。

    “这口精血可不能白白浪费了!王北洛!给我继续冲!”

    在心中呐喊一声,召集全部的真气再度提升经脉运转的速度。

    朱兴宗现在有些手足无措,吴枫和王北洛向着不同的方向离开了,把神志不清的王五和已经残缺的瞎子的尸体留给他自己,他不知道现在自己该怎么办,但他有不像什么都不干,急得直跺脚。

    “哐当”一声,王五终于昏迷倒地。

    在当初王北洛去了龙虎山之后,王五就在这一带成了地痞流氓,后来樊安的出现,让王五找到了生活的意义,不再只是为了活着而活着,每天的追求也不再只是为了填饱肚子,还因此解释了很多人。

    寡言少语心思却十分细腻的老大哥瞎子,把所有人都当作亲兄弟。嚣张跋扈却豪爽仗义的张扬大哥,虽然看起来很凶但其实心底还是很善良的。还有金不换大哥,经常会给大家买些酒肉回来,虽然说话不好听,但其实跟张扬大哥是一类人,刀子嘴豆腐心。可这些人都死了。

    为什么呢?

    前几天大家都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死了呢。

    王五不明白,怎么想都想不明白。

    朱兴宗连忙跑到王五身边,坐在地上把王五抱在怀里查探了一下王五的气息。发现还活着,应该只是昏迷了,便松了口气。

    刚把王五放下,朱兴宗就发现自己的衣服上全是血迹,把王五重新扶起来,这才发现,王五的背后插着一支断箭。

    朱兴宗顿时就慌了神了,强迫自己保持冷静,但双手止不住的颤抖,然后就这么一双颤抖的手,小心翼翼地脱下王五的衣服,然后用力的将断箭拔了出来。

    血还在流,朱兴宗的手还在抖。

    不知不觉,天色已近傍晚。

    樊安所造成的天地气息的波动逐渐变小,应该是樊安也已经快达到极限了。

    那些跪地祈祷的合肥府军早已撑不住威压,昏迷过去大半了,剩下的少数没有昏迷的甚至也有些不清晰。

    普通人很难在天地气息非常浓郁的地方久待,所以那些宗门大派所在的名川宝地也不会担心世俗权力的袭扰。甚至于很多掌控着世俗权力的人也是出身于这些宗门大派,更不会干这种欺师灭祖的行径。

    没人注意到,已经半日不见的魏不凡又悄然回到了山下,恨恨地盯着悬停在半空中的樊安。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laidudu.com。来读读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aid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