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读读小说 > 恐怖邮差 > 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鬼市剧变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鬼市剧变

小说:恐怖邮差作者:过水看娇字数:5813更新时间 : 2019-07-11 23:31:09
    天空逐渐化作白昼。

    赵客也好,大萨满也好,两人没有前往联盟那边去观看今天罪钵罗的挑战。

    格旯坞已经死了,夜里被接走的格旯坞,只是赵客临时制作的一具肉身,在次日一早就已经无声无息的溶解掉。

    先是乌吉,后是格旯坞,这样做势必会令罪钵罗更加的恼火。

    不过当萨满教的长老赶回来的时候,结果却令赵客深感意外。

    古泰尔死了!

    这件事令人震惊。

    古泰尔在被张志敬安置在全真教里疗伤,不曾想次日一早,却被人发现古泰尔的头颅已经不见了。

    这件事令张志敬几乎快要被气疯了。

    简直就是**裸的打他的脸皮。

    古泰尔就在全真教被杀,如果不知道的人,甚至会怀疑,这是自己故意而为之。

    关键是,这件事张志敬是有口难言,怎么都解释不清楚。

    据说今天摩尼教主看张志敬的眼神都变了。

    前脚自己做了好人,后脚就把古泰尔给宰了。

    说是别人干的,谁信啊?

    且不说张志敬的实力,全真教那么多弟子和长老,甚至已经在赵客的帮助下改变了地貌,犹如铁桶江山的情况下。

    古泰尔居然被杀了。

    最诡异古泰尔的死亡,罪钵罗居然没有任何追究的意思,甚至直接跳过了古泰尔的名单。

    点了下一位夜魔的名字。

    直到格旯坞消失的讯息传来,罪钵罗的眉头才微微皱起。

    不过并未对此大为恼火,就这样结束了今天的挑战。

    一时现在外面每个人的心思都不一样。

    古泰尔被杀,格旯坞消失。

    名单上的人消失了两人,但罪钵罗对此神情暖味的态度,令众人有些吃不准了。

    至于今天被挑战的夜魔,被罪钵罗一根手指点破,他的阴阳魔功后,当场暴毙,这件事反而无人关注。

    “这家伙!”

    赵客得知消息后,心中惊讶之余,更是对罪钵罗感到忌惮。

    显然罪钵罗似乎已经察觉到了,有人想要搅局。

    既然他无力去阻止,就干脆破棋破下。

    你偷我的马,我就顺走你的炮,你拿走了我的炮,我就继续偷你的车。

    最终将整个棋局变成一副残棋来下。

    只要将这盘棋局一直推行下去,罪钵罗的任务就完成了。

    至于两边谁损失的棋子多一点,谁损失的棋子少一点,罪钵罗已经做到了最大程度上的平衡。

    “你要破棋,人家现在要残棋,接下来你该怎么走?”

    大萨满抬头看着赵客,若有所思的追问道。

    赵客沉默少许后,非但没有感到为难,反而咧嘴一笑,展露出自己整齐的白牙。

    “他要残棋,就给他残棋好了。”.

    赵客说着伸了个懒腰,打算去找个地方好好休息一下。

    至于接下来几天,怕是有的自己要忙的时候了。

    赵客的乐观,令大萨满感到惊讶,不过转念一想,突然觉得少了点什么。

    “大萨满,您不是说好的,今天要他脱裤子还债么??”

    一旁老萨满小声提醒道。

    “哎呀!小子,你别跑,说好的三分钟来着!”

    大萨满一拍额头,急忙追过去。

    …………

    接下来的两天里。

    赵客没有再出手,事实上也不需要他再出手了。

    经过前面乌吉、格旯坞两人的成功案例,现在已经不是人人自危,而是你不动手,我可能就活不过今晚。

    于是乎在第一晚就爆发了几个驻地混战的消息。

    第二天更是全部陷入了一片混战中。

    罪钵罗则根据名单,一家一家的找,如果前面这个人死亡了,罪钵罗会根据自己的需要来判断是否找下一个。

    导致第二天夜里,混战彻底爆发。

    于是乎就导致了一个有趣的事情。

    佛道两家没打起来,本来是援助佛门的这些西域宗派,自己打的热火朝天。

    在大夏鼎里,天谕得知消息后,不禁长叹口气。

    自己辛苦组建起来的联盟,哪怕只是一个工具,却不想最后居然会在这么短暂的时间里土崩瓦解。

    虽然这是必然的结果。

    但终究有自己付出的心血。

    “你不制止一下么?我看你这两天似乎挺忙的样子。”

    黑卓不禁向着赵客追问道。

    赵客撇了黑卓一眼,这家伙的实力和脑子是呈正比的。

    手掌张开,就见两具尸体被赵客从邮册里扔出来。

    天谕看到两人后,不禁皱起眉头:“第九位的玄兵剑,第十二位的孤鸿刀,你杀的?”

    赵客摇摇头:“当然不是,我只负责收尸。”

    只见赵客说着,把两人的魂珠拿出来,笑道:“他们这场混乱杀的难分难解,我倒是剩下了不少力气。”

    “你到底要做什么??”

    黑卓不明白,赵客究竟是打算做什么。

    “做什么?嘿嘿,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

    赵客保持着神秘,不肯多说,倒是天谕看着赵客手上的魂珠,倒是若有所思起来。

    把屠夫之盒从邮册里唤出来。

    这次两具尸体,可不比格旯坞那样又老又丑,各个都是年轻力壮,肌肉疙瘩发达的牛筋肉。

    一时令屠夫之盒喜笑颜开,目光看向赵客的眼神一时都变了。

    两只眼睛溜溜打转,凑到赵客脚边讨好道。

    【?′?`?】:“能加热么??”

    ……………………

    争霸赛变成了一场大乱斗,身在鬼市的一众人也是看的头晕眼花。

    杨万财更是一阵头大。

    看这手上最新的报表,这段时间鬼市经济已经开始呈现出疲软的状态。

    之前的几波韭菜,显然是割的太狠了。

    现在鬼市里大部分的邮差都选择离开鬼市,打算短暂告别这个伤心的地方。

    听说一些邮差在现实中,自暴自弃惹出了不少麻烦。

    杨万财甚至可以预想到,当这次争霸之后,整个鬼市将会陷入很长很长的一段经济低迷期。

    “也不知道红婆婆究竟为什么,一定要三千万邮分!”

    杨万财对于红婆婆的做法至今感到很困惑,明知道这样快速的集中鬼市财富,势必会导致鬼市出现很大的不稳定。

    甚至在未来,可能为鬼市埋下巨大的隐患。

    但红婆婆却依旧要自己想尽办法的去敛财。

    “不想了,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我也去休息,没什么事情不要来打扰我。”

    杨万财手指轻柔在额头,吩咐好下属后,目光又看了一眼远处观赏席上,那位已经看似像昏厥过去的老太太,杨万财微微拱手后,转身退场。

    杨万财离开后不久。

    重新坐回椅子上的虚暗与恒者,目光相对彼此微微颔首。

    看着眼前乱象,虚暗深吸口气,从椅子上缓缓站起来后,很快又重新坐回椅子上。

    反复了两次后,让下面的邮差,怀疑虚暗大人是不是痔疮犯了。

    见状一旁恒者终于快要受不了:“行不行,不行我来。”

    “行行行……等下,我腿麻了。”

    虚暗挥手说着,反复了在椅子上坐起两次后。

    待看到始终没有动作的红婆婆,虚暗总算是提起了勇气,猛的从椅子上跳起来。

    “诸位,我看这次争霸,未必会是最好的结果,我想有一个提议。”

    话音落下,时间与空间两人目光不禁锁定在虚暗的身上。

    神圣和先知以及混乱三人则置若未闻,完全没有要理会虚暗的意思。

    见状虚暗隐藏在黑暗中的身影,一时有些不悦起来。

    迈步走到红婆婆的身旁:“红婆婆,我觉得这场无聊的争霸赛已经可以结束了,每次都这样选,实在没有意义,既然你撑的这么辛苦,我提议废除寂灭的位置,鬼市重新回到,九大执掌的时代。”

    “虚暗,你是不是失心疯了!”

    混乱,暴君子翘起二郎腿,像是看小丑一样的打量着虚暗。

    然而虚暗对于暴君子的挑衅,没有理会,反而伸出手掌,缓缓抓向红婆婆的肩膀。

    一时整个空间仿佛都被凝固,就连始终闭目不言的神圣,双眼也不禁逐渐睁开,目不转睛的看着虚暗的手掌。

    “咕咚!”

    看着自己的手距离红婆婆越来越近,虚暗的额头上开始渗出豆大的汗珠,看似一个简单的动作,却是令他拼尽全力去维持自己的手掌不去颤抖。

    这样紧张的感觉,虚暗已经记不清楚,上一次如此紧张,是在多少年之前。

    直至他的手掌轻轻触摸到红婆婆的肩膀时。

    入手的骨感,令虚暗嗅到了红婆婆身上浓烈的死气。

    骤然心中的恐惧,瞬间烟消云散。

    长吐口气的同时,虚暗的身体不由自主的抖动起来,心中涌出无法形容的兴奋,黑暗混沌的影子中,展露出虚暗本来的面目,双眼直勾勾的盯着红婆婆。

    “老伙伴、你果然已经要撑不住了!”

    即便他能够感受到,红婆婆体内那股恐怖的力量,但她的身体实在是太衰老了。

    无论是骨头、还是她的肌肉。

    都已经衰败到了连普通人都不如的程度。

    如果要动手,怕是都用不着自己动手,这个老太婆就要先暴毙而亡。

    仅剩下的一口气,气若悬丝,虚暗甚至觉得,再等一会,这个老太婆怕是也要完蛋。

    “虚暗,你过分了!”

    暴君子从座椅上站起来,怒不可歇的要走上前。

    可这时,暴君子周围的时间,突然开始迅速凝固。

    “时间!”

    暴君子脸色骤变,在周围时间凝固的刹那,不再又丝毫犹豫,掌心摊开,一把推上去。

    顿时眼前时间混乱,无法继续凝固。

    可在这时候,却见始终不动的神圣缓缓抬起手掌,一把按在了暴君子的肩头:“混乱,这件事由不得你!”

    “你!”

    看着身后长须白发的神圣老人,暴君子胸前一息,眼睛瞪圆,简直不敢相信。

    旋即暴君子迅速将目光看向一旁的先知。

    这种事情,绝不可能瞒过他才对,为什么之前会一点警示都没有?

    难道……

    先知察觉到暴君子的目光,微微摇头,只叹息道:“大势所趋!”

    “哈哈哈哈!暴君子,你别傻了,真以为人人都向你一样,死忠到底么?”虚暗大笑着,将目光看向最后一人。

    代表着空间的阴阳老人。

    “不服气,现在投票啊,我们五个人,你们两个,就算是加上这个半死不活的老太婆,也只有三票。”

    虚暗脸上扬起得意的笑意,正如先知说的那样,大势所趋,这是谁都改不了的结果。

    “暴君子,九大掌管鬼市,这本来就是最初的计划,如果不是当年出现了意外,怎么可能要平白多出来一个人。”

    恒者上前,苦口婆心的劝慰道。

    暴君子想动手,可看到虚暗的手还放在红婆婆的肩膀上时,一时又犹豫起来。

    “红婆婆,你也快撑不住了,既然你还有时间,不妨就先带我们去看看鬼市之心吧。”

    只见虚暗说着,一股黑色的雾气从虚暗的身上涌出,笼罩在红婆婆的身上。

    这团黑雾游走在红婆婆的周围,最终化作一个黑色娃娃,双手操弄密密麻麻的丝线,像是在操控木偶一样,令红婆婆从椅子上站起来。

    “空间,你还在犹豫什么!我知道,当年为了追逐空间的位置,你的小女友用生命诅咒术,帮你击杀了竞争者。

    作为代价她的灵魂就会永远在时间碎片中被放逐。

    这些年,你不一直在找寻那段时间么?有了鬼市之心,难道还怕找不到?”

    阴阳老人眉角微动,看了一眼红婆婆和暴君子后,最终漠然点头,算是默认了虚暗的建议。

    “走吧!”

    见状虚暗双眼一时眯成一条缝隙,心头一动,就见悬在红婆婆头顶的黑色娃娃,缓缓操控起手上的丝线,令红婆婆逐渐站起身,带这他们走出观赏席。

    走出观赏席的房间后,众人推开大门,始终在外面等候的宁独缺。

    红婆婆答应过他,让他看到鬼市之心。

    但却从未告诉过他什么时候给他看。

    于是他就只能站在这里等。

    此时看到红婆婆一行人走出来后,宁独缺先是一愣,旋即就察觉到有些不对劲。

    目光看向红婆婆头顶的娃娃,心头一震,一种不好的预感袭上心头。

    “咦,这小子也在啊!”

    恒者目光注意到了宁独缺,眼神一时冷峻下来。

    “是他!”

    宁独缺听到声音的第一时间,脑海里嗡的一声,上次在神秘之地,一道惊雷破开空间,击中荡沉,令荡沉遭受重创,才会有了红婆婆斩杀他的机会。

    这个人当时并未出现,但听到声音,宁独缺认出来了,当时出手的,正是恒者本人。

    “嘶!”

    想通到此后,宁独缺一时心头泛起刺骨的冰寒。

    而在这时,红婆婆似是沉睡的眼睛缓缓睁开了一道缝隙,手指无力的指了指宁独缺:“背我!”

    “啊!”

    宁独缺一愣,但很快就明白过来,立即上前将红婆婆背起来。

    “你没能完全操控她?”恒者回头看向虚暗。

    虚暗摇摇头:“半操控,完全操控她的身体受不了。”

    “呵,算这小子有福气,我们熬了这么久还没见过鬼市之心,他倒好,这么快就能看到。”

    恒者似笑非笑的开着玩笑说道。

    “走吧,多个苦力也不是坏事,不过小子,老实点!”

    警告了宁独缺后,一众人按照红婆婆指引的方向,推开一扇又一扇的大门。

    待来到最后一扇大门前。

    虚暗用力一推,房门推开,巨大的雪山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laidudu.com。来读读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aid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