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读读小说 > 月白无常 > 第十七章 联姻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十七章 联姻

小说:月白无常作者:二哈啃沙发字数:3697更新时间 : 2020-06-19 23:59:38
    玄东派同西宿派联姻之事,江湖之中已然人尽皆知,辰北派掌门人,段之临是个难得一见的清闲之人,每日习练太极,培育花草,倒也乐的自在。他不问江湖中事,同道中人便也忘了辰北派在江湖之中的地位。

    段之临门下弟子寥寥可数,可却都是一等一的武林高手,用人不在多,而在精。

    江湖之中盛传的便是段之临武功寡陋,全是仰仗着门下高手,方可撑起整个辰北派。

    段之临的花园之中,百花争奇斗艳,就连段之临的夫人一介女流之辈,也不及段之临这般心思细腻。

    段之临一个人在花园之中,品尝着清茶,将这花园之中的美景尽收眼底。

    忽地牡丹花丛深处,闪现出一个人影,段之临手中的茶碗便倏地对着那人影掷去。可是却未听见半点声响。段之临不慌不忙地走到牡丹花丛前站定,双手叉腰道:“又是这般鬼鬼祟祟,快些出来吧。”

    那人影便在牡丹花丛后面走将出来,一身月白色衣衫,清秀的脸庞却是带着一丝顽劣。

    此人正是司马月白。

    司马月白咧嘴笑道:“小儿拜见父亲大人,父亲近日身子可好?”

    段之临见到司马月白顿时心中晴朗,笑吟吟道:“快些将那茶碗还我,可不要偷偷藏了去。”

    司马月白在伸开手掌,袖珍般大小的茶碗出现在段之临眼前。段之临毫不客气,将茶碗取回,反而藏在怀中,生怕司马月白偷偷拿回紫苏山庄去。

    段之临盯住司马月白的臂膀来看,司马月白转过身去,恰巧挡住臂膀处的伤。

    段之临抬眼一笑道:“我这里有上好的膏药,离开之时,记得取走。”

    司马月白满不在乎道:“只是一般的外伤,无妨无妨,劳父亲挂念,倒是父亲花园中百花齐放,牵着月白的心。”

    段之临指着司马月白道:“油嘴滑舌,我儿该是到了娶妻的年纪,不去娶妻,倒跑到我这花园之中赏花,醉翁之意不在酒乎,我儿倒不是还将那云雾放在心里吧。你同那云雾倒是超出兄弟与知己之情啊!“

    段之临寥寥数语,却已将司马月白的心里摸了个清清楚楚。

    司马月白轻轻叹气道:“父亲,云雾曾救月白于危难之中,月白同云雾两人已然变得不可分离。”

    段之临自会料到司马月白不会轻易说出真话来,便也不再追问下去。

    段之临转过方才的那番话,朗声道:“我儿今日到此,当真不是来赏花的?”

    司马月白转而笑吟吟道:“爹,月白在江湖之中是那杀人的魔头,可是乱世之中的是非对错,却无论也说不清楚。王爷死在月白手中,这便是月白报复江湖中人的第一步。”

    段之临早已料到,王爷之死,必会是月白所为,段之临活到这般年岁,却也模糊了在这江湖之人,是保全自己,杀进天下人,还是做个一等一的心善之人。”

    段之临悠悠叹气道:“冤有头债有主,但是我儿万万记得,不可滥杀无辜才是啊!”

    司马月白心中自有分寸,便认真回答道:“父亲教训的是。月白记在心里。”

    司马月白走到牡丹花丛处站定,闻着牡丹花香,倒也心情舒畅,司马月白回首道:“不知父亲可否将这牡丹花瓣赠予月白。月白近日心神不宁,闻上这牡丹花瓣的清香,倒也心情大好。”

    段之临大笑道:“哈哈,我儿当真不是来看我这糙老头子的,看来是为父自作多情。”

    司马月白忙赔笑道:“月白真真是来拜访父亲的,顺势讨上一些牡丹花瓣。”

    段之临转身走出花园,司马月白便跟在身后,随着父亲来到书房之中。

    段之临将书房的门关上个严严实实,就连阳光也无法透进一丝一毫。

    段之临忽地跪倒在司马月白面前,叩首道:“小的拜见庄主。”

    司马月白悠悠笑道:“方才之景,是做给旁人看的,万万不可当真。”

    段之临斩钉截铁道:“小的谨记庄主的教诲,庄主放心,小的绝不会暴露身份来。”

    司马月白点头道:“如此便好。”

    段之临小心翼翼地抬起头来,毕恭毕敬道:“不知今日庄主有何暗令?倒要亲自让庄主来到小人这里?”

    司马月白诡异一笑,阴森森道:“石之金开,锁命无情,段之临呀!段之临,石锁在官道之上坏事做尽,留下我紫苏山庄的蛊毒,这本是你指使的,对吧。”

    段之临听庄主这般说来,身子微微晃动,显然心思所动,说到了他的软肋。段之临畏惧司马月白的毒蛊,即使他熟记蛊毒之术,却从未在司马月白面前露出一丝破绽。难道今日庄主是来治自己的罪?

    段之临抬起的头忽而磕头如捣蒜,慌慌张张道:“庄主,小的不敢,小的一直谨慎做事,万万没有违背庄主的命令,石锁的确是小的手下,可是小的并未指使石锁在那官道上害人性命啊!小的当真是冤枉啊!”

    司马月白登时抬起右腿,在段之临的肩膀处猛然一坠,段之临便呲牙咧嘴般跌坐在司马月白面前。段之临不敢轻举妄动,肩膀处的疼痛俨然侵入筋脉,段之临愈要重新跪下身来,却因为肩膀处的痛楚难以起身。

    司马月白旋即紧紧捏住段之临的下颚,扯下他胸前佩戴的紫檀珠子,紫檀珠子被司马月白握在手心里,司马月白忽而轻轻一扬,手中的紫檀珠子便如那尘土般喧嚣着落在段之临的眼前。

    司马月白的脸上带着笑,只不过这笑中藏刀,似笑非笑的模样让人心惊胆战。

    司马月白一字一顿道:“段之临,你可知我背叛我司马月白的下场是何等的心酸?本庄主就再给你一个机会,今日过后,如若再让本庄主抓住你的把柄,那么明年的今日便是你段之临的忌日,你可记住了?”

    段之临早已被司马月白吓破了胆,嘴里含着鲜血,拼命地点头道:“庄主的教诲,小的记住了,小的日后定会谨慎做事,还请庄主放心。”

    司马月白继续道:“将那石锁关进水牢,没有本庄主的命令,任何人不得擅自作主将他放出来。”

    段之临此时肩胛处传来刺骨的痛,段之临咬紧牙关道:“小的记住了,还请庄主放下心来便是。”

    司马月白拂袖而去,半开的房门打开来,一束阳光恰巧照在段之临的脸上。痛楚且无奈。

    莫白薇修养上几日,身子便无大碍,莫白薇盼望着玄东派的花轿早日登门而来,莫白薇心中唯一的念想便是为师父报仇,有朝一日,自己嫁入玄东派,利用蔺兰之力,便可轻而易举的杀了龙葵,以慰师父在天之灵。

    莫冰命下人在白薇的屋子里备上一桌子丰盛的酒菜,莫白薇心中自然知晓父亲的意图,不过就是劝白薇嫁入那玄东派,为了一己私利,也为了壮大西宿派。

    莫白薇早已换上崭新的墨绿色衫裙,在紫苏山庄,白薇见司马月白对墨绿色的喜爱,便也将司马月白的喜好偷偷记在心里,莫白薇心中的如意郎君便是司马月白,可是司马月白心中自有欢喜之人,自己又如何入得他的眼,住进他的心,莫白薇在被司马月白救下的那一刻便心有所属。只可惜造物弄人,只可惜一切没那般容易。

    莫白薇想到师父的死,想到阴毒至极的龙葵,白薇便将儿女之情瞬间抛之脑后,等待她的是好是坏,亦或是风光无限,只是尚无可知。

    莫冰踏着步子来到白薇的屋子,当然随着莫冰入内的还有一位谦谦公子,低眉顺目,英气明朗,便是对这公子的一面之见。

    白薇见父亲进入屋子,便嫣然一笑,微微行礼道:“白薇恭候父亲多时。”

    莫冰看了看那位公子,便拉住那位公子的手臂朗声道:“这位公子便是玄东派少主,蔺兰公子。”

    白薇心中大概猜到半分,便笑吟吟道:“白薇见过蔺公子。”

    蔺兰眼前便是那温柔如水的佳人,蔺兰一时间疏神,倒是忘了回白薇的礼。

    莫冰心中窃喜,看来以小女的姿色,配他玄东派的少主,倒也不亏。莫冰朗声笑道:“蔺公子不必拘束,日后玄东同西宿便是一家人,蔺公子是贵客,请上座。”

    蔺兰方才回过神来,躬身行礼道:“见过莫姑娘,方才……。”

    白薇上前握住蔺兰手臂,柔声道:“蔺公子不必拘束,白薇并不是那豺狼野兽,倒让蔺公子不自在起来。”

    蔺兰低下头,痴痴地盯着白薇握住自己的手臂,登时红了脸颊。蔺兰心中大乱,自己从未被任何一个女子这般握住手臂来。

    白薇扑哧笑出声音来,佳人一笑,让蔺兰登时回过神来,蔺兰满脸歉意道:“方才……方才是蔺兰失礼,还请莫姑娘见谅。”

    莫冰爽朗一笑道:“蔺公子,请。

    入座之后,白薇亲自为父亲同蔺公子斟酒,莫冰沉吟半晌道:“白薇,不知爹为你寻这郎君,是否合了心意?”

    白薇心道:“父亲那日在自己屋子外说的那些薄情的话,还似乎回荡在耳旁,今日的父亲倒是变了一副面孔,自己只要顺其心意,顺水推舟即可。

    白薇莞尔一笑,故作娇羞道:“父亲为女儿寻得蔺公子,是女儿前世修来的福气,女儿心甘情愿嫁入玄东派。”

    白薇轻而易举的谎话,便让坐在对面的蔺兰心花怒放,心中的涟漪激荡起层层爱意,转也转不过弯。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aidudu.com。来读读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aid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