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读读小说 > 月白无常 > 第十八章 龙若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十八章 龙若

小说:月白无常作者:二哈啃沙发字数:2817更新时间 : 2020-06-19 23:59:38
    莫冰举起手中的酒杯,推至蔺兰面前,蔺兰心中欢喜,便举起酒杯同莫冰连二连三的喝将起来。

    蔺兰微微有些醉意,但却清醒异常,玄东同西宿联姻,当初是两派之间的联合,但今日一见莫白薇,对父亲的怨气转而烟消云散,白薇当真就是自己心目中的佳人,得此佳人,无怨无悔。

    白薇频频为两个人斟酒,自己倒是没有饮下杯中的美酒,白薇心道:“也许今生注定错过真真正正爱慕的良人,眼前这为公子,却不是心中所爱,可是为了给师父报仇,纵使心中有再大的冤屈,也可以默默藏到心中,即使当作父亲联姻的借口,也大可不必来计较生事。

    月上树梢,夜色便悄然而至,蔺兰被带到客房内休息,留下白薇一个人在院子里仰头看着冷清的月光,忽如悲从中来,想着心中的良人,不觉翩翩起舞,清冷的泪伴着旋转的衫裙一滴滴落下来。

    当白薇停将下来,便见蔺兰站在一侧,痴痴地望着独自伤怀的白薇。

    蔺兰走上前来,眼角似乎带笑道:“莫姑娘,果真舞姿优美,竟让蔺兰如痴如醉。”

    方才还喝醉的蔺兰,此刻竟这般清醒地站在自己面前,白薇秀眉微蹙,可还是定定心神道:“蔺公子醉酒可是好些?夜色冷清,蔺公子是父亲请来的贵客,还是回去好生歇息才是。”

    蔺兰歪头笑道:“劳莫姑娘挂念,蔺兰此时清醒至极,方才见莫姑娘舞姿卓越,不如蔺兰萧声伴轻舞,不知莫姑娘意下如何?”

    白薇低头含蓄道:“那,那蔺公子请。”

    蔺兰取出腰间的玉箫,款款爱慕之音顿时洒满整个院子,白薇随着玉箫之音缓缓起舞,一颦一笑装在蔺兰心中。

    月色伴佳人,玉箫痴良人。

    终究还是错付。

    白薇兀自停下来,缓缓走到蔺兰面前,以衣袖遮挡脸颊道:“恕白薇冒昧,请问蔺公子心中可否有那倾心的佳人?白薇心中住着一位故人,可是西宿同玄东联姻,白薇不得不从,不知蔺公子?”

    蔺兰缓缓放下手中的玉箫,沉吟半晌道:“蔺兰心中住着莫姑娘,不管西宿同玄东以何缘由联姻,蔺兰都会对莫姑娘好,不管莫姑娘心中故人姓甚名谁,蔺兰定会一生一世对莫姑娘好,直到莫姑娘心属蔺兰。”

    白薇放下衣袖,冷清着一张脸,忽地跪在蔺兰面前。蔺兰心中大惊,慌忙搀扶起白薇。眼下四目相对,可是良人有意,佳人无心。

    白薇落下泪来,楚楚可怜的模样,蔺兰看在眼中,疼在心里。

    蔺兰急切道:“莫姑娘这是何意?莫姑娘尽管放心,蔺兰不是那般好色淫贼,莫姑娘流泪,蔺兰着实心疼至极。”

    蔺兰的一字一句,白薇听得心酸,蔺兰越发这般善解人意,白薇心中便会更加难过。

    白薇哽咽道:“只是白薇怕是辜负了蔺公子的一往情深,蔺公子当真这般,白薇不值得蔺公子如此。”

    蔺兰会心一笑,柔声道:“莫姑娘多心了,江湖之中,又身处乱世,莫姑娘同蔺兰一般都是可怜之人,莫姑娘是心善之人,并未对蔺兰有所隐瞒,所以,莫姑娘的深情,蔺兰定会珍惜。”

    蔺兰含情脉脉地看着白薇,然后将泪眼朦胧的白薇紧紧拥入怀中,白薇并未挣脱,只是心中五味杂陈,说不出的难过。

    暮秋派近日以来,在江湖之中兴风作浪,自从龙葵夺得掌门之位,暮秋派上上下下小心翼翼,生怕惹得新掌门动怒。

    龙葵如今稳坐掌门之位,俨然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断然就不会将江湖其他门派放在眼中。

    可是在龙葵万万不会想到,白薇竟是西宿派掌门的千金,磨破心思也不会料到,玄东派同西宿派联姻,白薇有朝一日定会杀了龙葵,以慰师父的在天之灵。

    龙葵坐在卧房中,翻看着古籍,此时响起叩门的声音,龙葵皱紧眉头。

    大声呵斥道:“胆敢惊扰本掌门歇息,当真是不要命了吗?”

    门外叩门之声并未停止,反而愈敲愈烈,龙葵掌心向外,只是一介内力,便将房门大肆敞开来。

    龙葵纹丝不动,弟子本就没这般放肆,到底是谁?跑到这里兴风作浪。

    龙葵登时心神不宁起来,速速起身,疾步来到门外,可房门外空空如也。似乎叩门之音尚在。

    龙葵狂怒道:“究竟是谁?胆敢跑到暮秋派惹是生非!还不快快现身!”

    龙葵话毕,身后便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龙葵旋即回转过身来,可是身后并未有人现身。

    “看来龙掌门心虚至极,叶掌门之死,究竟为何?想必只有龙掌门心里再清楚不过了。”

    龙葵心下大慌,师父死在自己手中,这究竟是谁说出去的,自己可是从未告诉过任何一个人。

    登时一个男人身着月白色衣衫飘然而至,龙葵怒视着眼前这个不速之客。

    取下缠在秀发之上的杨柳长鞭,狠狠地握在手里。龙葵冷森森道:“你究竟是何人?胆敢擅自闯入我暮秋派。”

    来人正是司马月白,他蔑视着龙葵手中的长鞭,冷笑道:“龙掌门不必知晓我是谁?我只是想请教龙掌门是如何毒死叶掌门,又是如何将这罪名强加到白薇姑娘头上的。”

    龙葵心中一动,心道:“此人究竟是谁?乱我龙葵的好事。”

    闻声赶来的女弟子们已然真真切切听到司马月白方才说出的那些骇人的话。女弟子们个个眼中铺满愤恨,他们不知这男子的话是真是假,可是叶掌门之死,至今令她们不解。

    龙葵怒火中烧,怒吼道:“暮秋派的女弟子们听着,此人妖言惑众,师父是被白薇那个死丫头毒死的,私下休要妄议。违背本掌门之令者,死。”

    女弟子们忽地跪下来,异口同声道:“弟子们不敢。”

    龙葵退后一步,甩来手中的杨柳长鞭,长鞭重重的打在司马月白脚下,惊起的风吹开司马月白的衣角。

    龙葵愤恨道:“本掌门不管你是谁?今日是你送上门来,就休要怪本掌门手下无情。”

    杨柳长鞭时起时落,长鞭在司马月白眼前生出诸多招数,司马月白斜身闪开,今日前来,本就告诫龙葵休要放肆成性,对一个女子下手,司马月白还从未看在眼里。

    司马月白掌心向外,牢牢抓住龙葵甩出的长鞭,龙葵动弹不得,龙葵用力不得,只得放开手中的长鞭,任由司马月白抢了去。

    龙葵劈出一掌,直奔司马月白面门,司马月白甩开手中的长鞭,青龙摆尾般的长鞭便死死绑紧龙葵,龙葵挣脱不得。却又不甘心被长鞭所束缚。

    龙葵咬紧双唇,生生将双唇逼出鲜血来,她仰天长啸道:“混账,众弟子听命,今日给我杀了眼前这个淫贼,快呀!”

    众弟子惧怕龙葵的威严,也生怕违背龙葵就会性命难保,所以众弟子拔剑相向,齐齐直奔者司马月白而去。司马月白只是一掌,在众弟子身旁旋出一股劲风,众弟子手中的长剑纷纷落在地上,她们强撑不过,一时间纷纷跌坐在龙葵身后。

    龙葵怒不可遏道:“一群没用的东西,速速起身,否则本掌门绝不留你们这群废物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aidudu.com。来读读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aid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