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读读小说 > 月白无常 > 第十九章 醋意微浓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十九章 醋意微浓

小说:月白无常作者:二哈啃沙发字数:2737更新时间 : 2020-06-19 23:59:38
    司马月白手中握住的长鞭便又加上几分力道,龙葵苦苦地闭上眼睛。

    “你究竟是何人?本掌门同你远无冤,近无仇,为何要害我!”

    司马月白冷笑道:“不知龙掌门可否认得白薇?”

    龙葵听见白薇这个名字,便倏地睁开眼睛,瞳孔中满是震惊。龙葵颤声道:“认得如何?不认得又如何?这同你有何瓜葛?”

    司马月白登时放开手中的长鞭,龙葵便犹众弟子般重重的跌坐在地上。

    司马月白在袖口中取出月白色方巾,不疾不徐地擦拭着纤长的手指。徐徐抬眼看向龙葵道:“那白薇是西宿派掌门人的千金,用不上几日,白薇同玄东派二公子成婚,龙掌门不会不知这其中的厉害之处吧。”

    龙葵心下大骇,龙葵颤抖着身子,却还故作镇静道:“那又如何?白薇是本派的祸害,是她毒死师父,这份罪过,就够她受一辈子。”

    司马月白慢慢走近龙葵,登时,一个身影飘落在司马月白面前。

    来人朗声说道:“还请月白放过龙葵罢。”

    司马月白定眼一瞧,眼前之人正是云雾,司马月白严肃着一张脸道:“云雾,休得胡闹。”

    云雾郑重其事道:“月白,这其中的原委曲折,云雾回去同你讲清楚,今日还请月白放过龙葵,日后,云雾自会惩戒龙葵。”

    司马月白听云雾这般说来,便深知这其中定是有着千丝万缕的渊源。

    云雾是司马月白的软肋,云雾的劝告,司马月白不得不听,司马月白将手中的方巾放在云雾怀里,云雾二话没说,便将方巾藏进袖口中。

    司马月白朗声道:“龙掌门,今日便放过你,日后胆敢再祸害江湖,就休怪我司马月白无情。”

    龙葵颤抖着身子,吞吞吐吐道:“你便是那江湖中,人人闻风丧胆的杀人魔头,司马月白?”

    司马月白拉过云雾,转身边走,云雾回首,见龙葵惨白着一张脸,心中有说不尽的心酸。

    司马月白停住脚步,打个手势道:“正是。”

    龙葵不知云雾为何会救下自己,亦不知自己同云雾之间究竟隔着一层怎样的血缘。

    一路无话,回到紫苏山庄,司马月白便急不可待地质问起云雾来。

    云雾从未这般冷静,他看着司马月白的眼睛,叹下一口气道:“龙葵,便是云雾失散多年的妹妹,方才之景,云雾怎会袖手旁观,月白,这世上云雾唯一对不起的便是自己的妹妹。爹娘早早离世,妹妹便是云雾唯一的至亲,可是,云雾无用,少时同妹妹走失,直至前些时日,云雾才知道,原来暮秋派的龙葵便是云雾的亲妹妹。”

    司马月白听得黯然神伤,他任性般打断云雾接下来要说出的话。

    司马月白赌气道:“妹妹是云雾唯一的至亲,那么月白呢?难不成是云雾最不会放在心上的人吗?”

    云雾见月白生气,才知道自己方才说出的话,失了分寸,没能顾及到月白的感受。

    云雾柔声道:“云雾对妹妹只有数不尽的歉意,妹妹是云雾的至亲不假,可是月白才是云雾一生一世要保护的人呀!妹妹同月白都是云雾生命中不能割舍的。”

    司马月白甩开袖子,嗫嚅道:“原来月白竟比不得云雾的妹妹?那我月白到底是什么?难不成是云雾尘世中的过客吗?”

    云雾心中难过,听月白这般不明是非,便匆匆离开月白的屋子。云雾摆动的衣袖,将月白的方巾遗失在地上,月白弯身拾起地上的方巾,不由得落下一滴泪来。

    接连几日,云雾都不见踪影,月白便失心疯般到处寻找云雾。

    月白接连几日浑浑噩噩地度过,直至一日,月白才知自己的错,他踱着步子来到药师云轴子的房间。司马月白慢慢掀开竹帘,云轴子便迎上前来,恭恭敬敬道:“见过庄主。”

    司马月白微微点头,然后走进屋子内,云轴子似乎有话要说,司马月白见云轴子欲言又止,便停下脚步道:“药师可是有话要说?”

    云轴子躬身行礼道:“庄主,云雾已沾染风寒几日有余,这几日便在小的这里住下,云雾在睡去的时候,嘴里还一遍遍喊着庄主的名字,庄主,云雾是个忠心之人。”

    云轴子的每一句话,司马月白都听在心里,他疾步走到里屋,见云雾躺在床上,司马月白坐在云雾身旁,云雾微闭着眼睛。

    司马月白抬起衣袖,轻轻为云雾擦拭额头上的汗珠,云雾口中喊着月白的名字。司马月白将云雾的双手放在手心里,云雾感受到温暖,便虚弱地睁开眼睛,见是月白坐在自己身旁。嘴角一动,微微笑着,所有的言语,此刻在这个时候显得甚是微弱,一个眼神,一个微笑,便已明了对方的心思。

    蔺兰回到玄东派,每日每夜脑海中浮现的都是莫姑娘的身影,还有那莫姑娘的一颦一笑。

    蔺兰只要想到莫姑娘,便如坐针毡,他前去找父亲商议,大婚之日何时到来。

    蔺兰来到父亲的卧房外,轻声敲门道:“爹,蔺兰有事同爹商议。”

    蔺四海在房间内喝着茯苓汤药,听见蔺兰的声音,便将茯苓汤药藏起来,然后稳稳心神,将房门打开。

    蔺兰在房门外静候,见父亲打开门来,便小心翼翼道:“爹,蔺兰有事同爹商议。”

    蔺四海当然知晓蔺兰所为何事,便开门见山道:“蔺兰当真喜欢那莫白薇?”

    蔺兰只要听见莫白微三个字,便心生欢喜,他低着头道:“爹,蔺兰当真是喜欢莫姑娘,莫姑娘善解人意,已是蔺兰心中所属,不知爹将大婚之日定在何时?”

    蔺四海朗声笑道:“难不成蔺兰等不及?今日就要将莫白微娶进玄东派吗?”

    蔺兰脸颊绯红,可还是故作镇静道:“爹,玄东同西宿联姻,合了爹的心愿,便也圆了蔺兰的心思,二者相依,何乐不为呢?”

    蔺兰寥寥数语,便让蔺四海对蔺兰刮目相看,这蔺兰数年之后,便可接玄东派掌门大任。

    蔺四海道:“蔺兰不必心急,为父已为你选好良辰吉日,三日之后,便是我儿大喜之日,这般可好?”

    蔺兰满心欢喜道:“蔺兰感念爹的恩情,爹,蔺兰这就准备下去。”

    蔺四海打个手势,缓缓说道:“休要心急,蔺兰,你可知两派联姻的缘由。”

    蔺四海见蔺兰城府尚浅,便兀自叹上一口气道:“你下去罢。”

    里跪上两日蔺兰心中惦念着莫姑娘,自然不去理会父亲话中的深意。

    紫苏山庄内,司马月白同云雾两个人在竹林中下棋对弈甚欢。

    这时杜氏房中的侍女匆匆而来。侍女不敢上前擅自叨扰庄主,便侍立在司马月白身旁,可是夫人的吩咐不敢不从,司马月白看出侍女手足无措,便将手中的棋子放在桌子上,开门见山道:“夫人有何吩咐?”

    侍女低着头,轻声道:“夫人请庄主前去。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aidudu.com。来读读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aid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