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读读小说 > 月白无常 > 第二十二章 心中有鬼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二十二章 心中有鬼

小说:月白无常作者:二哈啃沙发字数:2781更新时间 : 2020-06-19 23:59:38
    “石爷,这香囊务必交到段之临手中,只要段之临见到这香囊,他便会明白,所以今日我留你一条性命,日后倘若被我发现你继续陷害司马月白,我便会派人杀了你,这其中的厉害之处,你自己大可想个清楚便是。”

    石锁当真是一头雾水,本是来酒楼喝酒,怎么就会被这疯女子所害,石锁拖着受伤的腿倚靠在身后的壁画上。

    石锁因在赌坊厮混数日,内力早已耗尽半分,此时饥肠辘辘,就算是内力十足,恐怕也难逃疯女子之手。

    石锁脸上的横肉抽搐着,他颤颤巍巍地接过红衣女子手中的香囊,香囊之中散发出阵阵幽香,只不过这香气似乎在哪里闻到过,石锁哪敢迟疑,不假思索的将香囊放在怀中。

    石锁脸色一板道:“姑娘就不怕石锁半路离开,将这香囊丢弃吗?”

    红衣女子轻蔑道:“你不会,你只是段之临的一条狗,那段之临可是在你最危难之时救过你?包括此时此刻。”

    石锁听红衣女子这般说来,登时心中一凛,但转念一想,这定是红衣女子挑拨离间之术。

    “还请姑娘放石锁回去,这样方可将香囊带回辰北,姑娘也不希望时辰被耽搁下去罢。”

    红衣女子并未说话,只是打个手势,那彪形大汉便架起石锁的胳膊,将石锁扔出窗外。

    石锁有伤在身,他狼狈地趴在地上,仰头看着前面的包子铺,石锁凝目细瞧,见那包子铺关上门来,方才片刻,那包子铺的伙计同自己说笑,这当怎会无人来应。

    石锁奋力坐起身来,他盯着自己受伤的腿,又想起方才那红衣女子说过的话,竟觉得后背凉风聚聚。

    不知何时,石锁身旁蹲下一个人来,那人伸出手摆在石锁眼前。

    石锁愣神间,竟鬼使神差般踉跄着站起身来,拖着受伤的腿,蹒跚着步子,跟在那人身后,渐渐消失在喧嚣的长街上。

    当石锁清醒过来,便发现自己眼前站着一个身着月白衣衫的公子,腰间的黛绿色腰带垂落下来。犹如那竹林中的清凉,一瞬之间,便清醒过来,石锁眼神游离不定,四下打量着周遭的一切,眼前之景,梦中都未曾见过,这究竟是何处?

    石锁忽地心中大惊,江湖之中,身着月白色长衫,黛绿色腰带之人,不正是紫苏山庄庄主,司马月白吗?难道?

    司马月白无须多问,便已知晓方才石锁是如何受伤的,司马月白幽幽说道:“你便是石锁罢。”

    石锁摇摇头,云雾踏上一步,拔出长剑,直挺挺地横在石锁面前,石锁面如土色,惊骇道:“我是石锁,不知庄主?”

    司马月白轻轻推开横在石锁面前的长剑,望着窗外摇曳的竹林,兀自说道:“你可知段之临违背本庄主的命令,坏事做绝,而你,却同那段之临一般无二,在官道之上,打着本庄主的名讳,为非作歹,好生快活。”

    石锁双手撑起身子,长揖到地,埋头道:“庄主恕罪,小的受命于段掌门,只是倘若违背段掌门,那小的就只有死路一条呀!小的万分罪过,今日起,小的只听庄主一人差遣。”

    司马月白寒森森道:“你当真是叫人放心不过,你这般动摇,不知回到辰北派,段之临会不会了结你的一条命。我司马月白已在江湖之中身败名裂,昔日本庄主不同他们来计较,只是因果之责,让本庄主不得不杀进江湖之中的歹人。”

    石锁将司马月白的一番话,真真切切记在心中,只是两主之命,究竟该偏袒于何方。

    石锁决意狠下一条心来,故作声泪俱下道:“段之临受命于庄主,那小的必然听命于庄主,既然石锁今日有幸在紫苏山庄,那石锁必会在庄主身旁伺候着,任庄主差遣。至于段之临,小的怕是难以复命。”

    石锁忽地想起什么,弓着身子,在怀中摸索出那个香囊,然后双手呈在司马月白眼前。

    云雾收回长剑,将石锁手上的香囊取过,司马月白定眼一瞧,见香囊上面娟秀着两个字,段盈。司马月白恍然大悟,原来这段盈是段之临的女儿,段之临为人狡诈,段盈便决意离开父亲,她心中信奉的便是江湖中的道义,只可惜父亲害人无数,竟无半分悔意,当下,段盈便同段之临断绝血缘,一时之间,便是陌路。

    石锁抬起头,小心翼翼道:“这香囊是一个红衣女子让小的带回辰北派,说是交给段之临,而且,那女子告诫小的,日后不准打着庄主的名讳,在江湖之中害人。”

    司马月白轻轻叹上一口气道:“你果真是不可信任之人,这般贵重的香囊,你竟然为了活命,将那女子出卖。心中可否有江湖道义。”

    石锁还未向司马月白请罪,便听见门外弟子朗声道:“启禀庄主,辰北派掌门,段之临求见。”

    司马月白阴冷的眼神在石锁心虚的表情中一闪而过,司马月白故作惊愕道:“段之临?巧的很。”

    云雾走出屋子,不出片刻,便将段之临迎进屋子内,段之临踏进屋子内,双脚还未站定,便见石锁哭丧着一张脸,老老实实地跪在地上,段之临惊诧之余,倒没有失了礼数,躬身行礼道:“小的见过庄主,小的恐怕是惊扰了庄主,小的这就退下。”

    “段掌门留步,本庄主只不过是惩戒这打着本庄主的名讳,在官道之上杀人越货之徒,不巧让段掌门看笑话,当真是不合时宜。”

    “庄主无须多虑,是小的眼拙,小的这就退下,改日必会登门拜访。”

    “既然段掌门登门而来,本庄主哪有拒之门外的道理,段掌门说,是与不是?”

    段之临不再言语,只是侍立在原地,不敢向前一步,哪怕只是短短的一小步,对段之临来说,那便是万劫不复。

    石锁忽地匍匐着爬向段之临,司马月白看在眼里,却并未阻拦,这一主一仆,当真是不值得可怜。

    段之临连连退后几步,可石锁如上弦的弓箭,拼命地爬向段之临,段之临斜身闪开,倏地纵身而出,稳稳地站在司马月白身旁。

    石锁狂怒道:“段之临,是你唆使我打着庄主的名讳,在官道上害人性命,一切都是你所为,今日庄主断然不会放过你,段之临,你大限将至,快快受死罢。”

    石锁登时在靴子内取出一把短匕首,只见白光闪动,忽闪着冲向段之临。段之临暗器在手,直挺挺击落石锁手中的匕首,匕首落在地上,发出簌簌的响声。

    云雾脚法奇快,登时脚尖滑向匕首,旋转着脚尖,匕首便稳稳落在云雾的脚背之上,转瞬之间,匕首便倏地甩向窗外。

    顷刻之间,段之临额头上生出细密的冷汗来,这石锁怎会落入庄主手中,石锁又怎会忽然生变,陷自己于不义。

    段之临不敢正视司马月白的眼睛,只是斜着眼偷偷看着司马月白的脚下。

    司马月白忽地向前踏上一步,同段之临当真是近在咫尺。司马月白寒森森道:“抬起你的头来,段掌门怎么不说话了?难不成是心中有鬼,才会在本掌门面前变得这般规矩起来。石锁可是将段掌门所做之事,如实禀告过了,段掌门可是还有何见解?”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aidudu.com。来读读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aid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