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读读小说 > 皓玉真仙 > 第七百三十七章 死玄要术,第一深情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七百三十七章 死玄要术,第一深情

小说:皓玉真仙作者:小道不讲武德字数:10291更新时间 : 2022-08-05 18:09:07
    千载之前,舒穆妃就曾言明,阴阳玄黄气的诞生远不止双修一种途径。

    另外阴阳所指的范畴也不仅限于男女之分。

    不过,彼时此女的记忆还未完全解封。

    今日却一语道破颜仙纱的来历,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阳仙辰下界的圣女都不认得此宝。

    表明舒穆妃本体的存活岁月与见识超过了前者一大截。

    甚至亲眼见过太一门的道子!

    “她已不是本座认识的那位阵法天才。”

    陈平心中泛起一股陌生与隔离之感,对待她自然没有什么好语气了。

    何况此女一直守身如玉。

    三番五次拒绝他的双修之请。

    着实令他恼怒异常。

    而今自己的神通已抵至一界巅峰,行事不需像往常一般瞻前顾后。

    ……

    水底。

    两人间的气氛凝固了几息。

    对方目光静娴的望着他,忽然展颜浅笑。

    “本座像是在与你嬉皮笑脸?”

    陈平瓮声瓮气的道。

    此女估计还没认清自己目前的处境。

    “芝麻大点的救命之恩,陈道友还放在心上?”

    舒穆妃似笑非笑的道。

    她不觉记起当年在极昼宝域,此人嘴上说不求报酬,可着实讨走了不少好处。

    “陈某这回冒着风险斩杀鹏天殿的鬼族巨头,使你避免了被魔婆泉吞噬的下场,道友不表示一下说不过去吧。”

    陈平终于不再装模作样,直白的道。

    “以拓跋鲲的实力,普通后期的化神都难彻底灭杀,陈道友短短一千五百多年修出此种神通,在月仙辰也十分罕见了。”

    舒穆妃眼神中迸射一丝玄异之光,轻移莲步,一下与陈平近在咫尺。

    “灵泉道友请自重!”

    浩瀚的纯净水灵力迎面扑来,陈平屈指一弹,一层护盾挡于身前。

    让他警惕的无非是此女释放的气息。

    与极昼宝域中的那条太幽玄泉太相似了。

    “那我如何报答你?”

    舒穆妃的声音充斥着一股委屈之意。

    “主动出击,此女性情大变!”

    瞳孔一缩,陈平淡淡的道:“陈某组建了一个超级势力,名曰通天阁。”

    “假以时日,鹏天殿和玉山都得向本座臣服。”

    “现在,整个大千界也就陈某有能力并亦有诚意庇护你。”

    “不过,通天阁只收手艺人。”

    “如果舒道友能炼制阴阳玄黄气,陈某愿把副阁主之位拱手相送。”

    他不惜夸大其辞。

    但部分所言并不假。

    阳仙辰圣女觊觎舒穆妃,绝不会轻易罢休。

    试问整个大千界,谁敢得罪圣女?

    要不是早就和圣女结了生死大仇,陈平也不可能接纳此女。

    “手艺人?”

    舒穆妃眉角一弯,道:“我的阵法天赋凤毛麟角,投身通天阁想必满足要求。”

    “而且,冥魂山的玄虻道友还在被圣武族追杀,时间一久定凶多吉少。”

    闻言,陈平不慌不忙的道:“圣武族杀不死玄虻。”

    和蜚蛭龙虫扯上关系的家伙,岂是一个圣武族能够灭杀的!

    正好他也想见识一下玄虻的潜能。

    倒是不急着救援。

    灵根神通停滞了数百年。

    如今,他满脑子都是阴阳玄黄气。

    “张嘴。”

    见陈平态度强硬,舒穆妃微咬嘴唇,道。

    “本座警告你不要乱来。”

    依言,陈平张开了嘴巴。

    舒穆妃没好气的一白眼,双眸中迸射出两滴紫青水珠。

    接着,那水珠又迅速幻化成一个窈窕的人影。

    从陈平口中一射而入。

    此过程,他一直在锁定着泉珠人影。

    一旦有任何的异动,休怪他不惦记往日的恩情。

    “嗡”

    下一刻,两人身上传出频率相同的颤鸣。

    那道泉影与数百滴散发纯粹阳力的精血一融合,竟开始发生剧烈的改变。

    陈平全神贯注的凝视,满怀期待。

    不久,他的精血与泉珠彻彻底底的结合在一起。

    一缕缕暗黄色的光点随即蒸腾而出。

    “玄黄气!”

    喜色一闪,陈平来回扫了数遍。

    最终确定这就是纯粹的阴阳玄黄气。

    损失三百滴精血,换了整整三十缕玄黄气!

    过程也只用时片刻。

    这等买卖,简直比金珠还要良心。

    陈平迫不及待地把新生的玄黄气引入灵根。

    接着,一股不加掩饰的欣喜浮于脸庞。

    捡到宝了!

    这种方式凝练的玄黄气,居然和金珠里的双修宝玉,以及玄女颠凤功是一样的效果!

    “穆妃,继续。”

    陈平双目精光四射,眼前的人儿在他心里愈发珍贵起来。

    此乃他成道的基石之一啊!

    “好。”

    舒穆妃点点头,面色的血气退散了大半。

    将这变化看在眼里,陈平虽有点心疼,可在玄黄气的诱惑下,也未去细问。

    一阵功夫后。

    他得到了三百缕玄黄气。

    “主人,不可!”

    就在这时,一朵雷电随身的灵花从舒穆妃的胸前浮现。

    正是当年那朵克制鬼族的雷阳凰花!

    “陈平,主人的本体还未归一,一直动用泉灵之精,这样下去她会陨落!”

    灵花中,传递出一股焦急的意念。

    同时,舒穆妃的身子一软,倒在了陈平的怀里。

    “你和宝域里的太幽玄泉是何关系。”

    陈平冷冷的道。

    他早察觉舒穆妃炼制玄黄气的代价奇大。

    但此女自己不说,他干脆也装作视若无睹。

    “主人曾是月仙辰的灵泉圣女,她的本体被灵心雷宫截断,约莫三成的部分封入了极昼宝域,培养对付太一门的恶娑族!”

    花灵见隐瞒不住,急忙出声解释。

    “果然是一体双生。”

    眼睛一眯,陈平不露情绪的道:“吞噬了宝域中的灵泉,是不是就可稳定的产出阴阳玄黄气?”

    “主人本体归一后,便能在泉灵之精与玄黄气中构建一个循环,对你双方都有大利!”

    花灵如实的道。

    它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主人被竭泽而渔。

    而且,刚好能借助陈平的神通收拾那条已经产生独立意志的太幽玄泉。

    “你早点言明即可,本座的性格你知道的,何必硬挺着。”

    凑近舒穆妃的耳畔,陈平叹了一声。

    若花灵不出来阻止,此女本源耗尽,恐怕天底下无人可救了。

    很多年前,舒穆妃就预言了大千界会发生的滔天劫难。

    如今一想,必是指两界融合,导致生灵覆灭。

    此女带着使命下界,难道已做好牺牲自己的打算?

    “我将助陈道友修完灵根神通,希望你能阻止阳仙辰魔婆泉淹杀大千界。”

    舒穆妃的眼中闪过一丝冀望。

    “抱歉,你选错人了。”

    面无表情的摇摇头,陈平话锋一转的道:“不过,圣女分身与我结怨至深,她免不了一死!”

    “其余的事,陈某无法答应。”

    他从来没想当救世主。

    舒穆妃把希望寄托于他,等于是套上了一层枷锁。

    “熬到本座化神后期再说!”

    观女子还有开口的迹象,陈平不耐的打断。

    阴阳玄黄气进度停滞,让他非常不满。

    但以舒穆妃的状态,确实不能继续凝练了。

    当务之急,尽快让她的本体归一。

    ……

    “圣武族投靠了鹏天殿。”

    接着,从舒穆妃的讲述中,陈平知晓了她和玄虻被追杀的来龙去脉。

    竟和他脱不开干系。

    那回用道子分身重创圣女后,鹏天殿在大千界发布了通缉令。

    而玄虻与他曾是主仆关系。

    圣武族人和鹏天殿巨头拓跋鲲在中央海域将其堵截。

    玄虻边反抗边逃窜,途中偶遇舒穆妃。

    由于圣女的交代,拓跋鲲一眼就辨认出舒穆妃的跟脚。

    当即喜不自胜的朝她出手。

    玄虻、舒穆妃二人只好暂时联手,以求自保。

    双方一追一逃了数月,闯进了京云修炼界。

    玄虻施展空间神通带着舒穆妃甩开拓跋鲲。

    但圣武族人却精通空间术,如附骨之疽般的紧追不舍。

    缠斗中,鬼族也赶了过来。

    玄虻、舒穆妃只能分开逃跑。

    圣武族选择继续追杀玄虻。

    而舒穆妃则被拓跋鲲逼入了这里。

    幸亏她牵引湖泊之力抵挡了许久。

    否则压根等不到陈平支援,就要遭遇不测。

    “本座恰在京云游历,看来冥冥中我俩缘分不浅。”

    陈平淡笑的道。

    他发现自己方才的态度有点过了,于是随口补救一二。

    舒穆妃事关太初神通的进阶,如果能培养出感情,自然极妙。

    “不过……”

    一转折,陈平狐疑的道:“舒道友好歹也是月仙辰的灵泉转世,怎的未给自己留一些后手?”

    想当初,阳仙辰的圣女分身都能差点杀了他。

    舒穆妃的前世境界难道还不如圣女?

    毕竟转世是从头开始修炼,前途叵测。

    换做是他的话,起码准备个十件、八件的底牌。

    不至于在化神初期还被一头中期的鬼族欺负。

    “金珠……”

    说到这里,陈平自个蓦然一惊。

    此物不会是他前世留给自己的底牌吧?

    观金珠横扫太一门、雷宫的强人作风,似乎真和他有点相像。

    “月仙辰失去祖树的加持,规则之力早已不再完善。”

    “从月仙辰降下的所有转世生灵,都会遗失大部分的神通。”

    舒穆妃的脸蛋上划过一丝无奈之色。

    而且,她转世的是人身。

    底蕴比本体天生差了一筹。

    “舒道友原来在月仙辰是何境界呢?”

    陈平拱拱手,试探的问道。

    “七阶中期。”

    舒穆妃淡淡的回复道。

    “嘶……”

    牙齿冰冷的一咯噔,陈平尴尬的松开怀里的女子。

    七阶中期。

    相当于炼虚中期的修士。

    他突然有种仰视的感觉。

    “转世生灵几乎不可能修回乃至超过原本的境界,以陈道友的机缘和速度,超过我是迟早的事情。”

    舒穆妃轻笑的道。

    欺软怕硬也好,恃强凌弱也罢。

    她颇喜欢对方流露的真实一面。

    “月仙辰最辉煌的时候,同一代有多少名七阶生灵?”

    陈平紧张的问道。

    “一掌之数至多,而且,从未出过八阶的生灵,阳仙辰则稍微强一点。”

    舒穆妃看透了陈平的内心,笑着道:“即使你现在飞升,也能称霸一方了。”

    “月仙辰的修炼水平不高。”

    陈平松了口气。

    他决定执行自己早年的计划。

    化神巅峰再图谋飞升。

    一入星辰界便冲击炼虚,让自己在上界拥有一定的自保之力。

    “舒道友,无相阵宗已灭,本座答应你,合适的时机会为阵宗修士报仇雪恨。”

    陈平咬牙切齿的道:“本座一回皓玉海就宰了太易仙宗的化神,可不是嘴上说说的。”

    继而,他死死盯住舒穆妃的表情。

    令他失望的是,此女脸上并无多少的哀色。

    果不其然。

    今世区区一千多年的经历,在前世庞大记忆的洗刷下,已经微不足道!

    换而言之,此女不再是他初识的阵宗元婴舒穆妃了。

    “收留我,陈道友就要和鹏天殿,甚至阳仙辰对立。”

    舒穆妃目光灼灼的道。

    “通天阁欢迎你。”

    陈平不以为意的说着,伸出一只手掌。

    撇开玄黄气不提,舒穆妃前世活了十数万载,履历之丰富,眼界之开阔,将能给他带来无法想象的帮助!

    不管用何方式,此女必须掌握在自己的手里。

    ……

    很快,一束剑芒射离湖面,离开了接近干涸的湖泊。

    遁光中,陈平捏着一枚玉瓶,神情若有所思。

    目前,舒穆妃的真身正在瓶内疗伤。

    与他的猜测一致,此女化神后已逐渐脱离了人族的特征。

    开始朝泉灵蜕变。

    待吞噬了宝域里的部分本体,她便将重新变为灵泉之身。

    “我老陈家的血脉居然还有遗留!”

    陈平暗暗振奋的道。

    舒穆妃告诉他,当年无相阵宗突遭灭门大祸。

    危急关头,胥道青安排了一批修士转移。

    她、沈绾绾等人也在当中。

    后来,一行人汇合,惊险避过太易仙宗的清剿,在中央海域的一个偏僻地带安家落脚。

    其中就包括了两名陈族嫡系修士。

    经过数百年的繁衍,陈家的族人已达千名之多。

    但为防引起太易仙宗的注意,舒穆妃布置了一座隐迹阵法,围了千里海域让陈家与世隔绝。

    “待处理完手头上的急事再回家族看看。”

    陈平心中寻思道。

    虽然他不是真正的陈氏血脉。

    可如果陈家安稳的传承下去,想必文叔的在天之灵也能得以安息。

    ……

    半个月后。

    陈平目露疲惫的止住身形。

    方圆百万里都仔仔细细的搜索了几遍。

    可玄虻和圣武族人仿佛凭空不见了一般踪迹全无!

    这两者皆擅长空间术。

    弄不好打出了京云修炼界都不一定。

    斟酌一番,陈平果断的放弃追踪。

    圣武族人虽也是六阶中期,但玄虻来头甚大,双方拼到最后,前者必无活路。

    “拓跋鲲陨落,鹏天殿的人怕是会入京云附近查询真相。”

    隐隐感觉不久会和鹏天殿的诸多巨头对上,陈平面色一沉,找了个荒山野岭落下遁光。

    开辟了一座临时洞府,他召出几头傀儡护在身边。

    接着,他在舒穆妃藏身的瓶身上增加了密密麻麻的禁制。

    “大灰,一有异动即刻发动禁制。”

    将玉瓶朝大灰嘴里一抛,陈平独自步入一间密室。

    “唧唧,我才是主人最信任的虫腿子!”

    大灰神气扬扬,兴奋嘶鸣。

    ……

    金珠空间。

    神魂小人周身环绕着十股矿石精华,缓缓走向一座光罩。

    此罩内,只有一物。

    一本六寸大小的黑皮书籍静静悬浮。

    “死玄天书仿制品……”

    一段简短的信息涌入识海。

    不错,需十块七阶矿石兑换的,正是一件蕴含死之规则的法宝。

    而死玄天书则是规则的烙印之一,代表二蜕的死之规则。

    如果此时陈平知晓规则九蜕,就能联想到死玄天书里的死之规则,在整个星辰界都位列前十。

    但即使是不知情,也不妨碍他心中的火热。

    “去!”

    屈指连弹,十枚珍贵的矿石精华打向地罩。

    只听轰的一声巨响。

    黑皮书籍径直飞入手里。

    此书光芒耀目,一时无法看清表面的内容。

    他没有急着退出金珠。

    余光看向地罩下方。

    那里,还摆着一块巴掌大小的玉简。

    摄来一查,他的表情变得万分精彩起来。

    “死玄要术!”

    陈平心脏砰砰直跳。

    一口气把玉简里的内容记录扫了一遍,牢记在心。

    这门死玄要术竟是一门瑰宝级别的主修功法!

    练气、筑基、元丹……合道!

    包含了八大境界。

    也就是说,死玄要术可修炼到第八境。

    “本座……本座感谢……”

    陈平惊鄂且狂喜,拿着玉简和法宝退离金珠空间。

    ……

    日夜交替。

    足足二十几日后,陈平颓丧的睁开眼睛。

    瑰宝法,死玄要术。

    此法是脱胎于死玄天书的功法,由哪位大能创造目前不知。

    可创法者起码是合道修士。

    否则不可能修到第八境。

    死玄要术的主属性是死之规则,副属性为火。

    极其的适合他转修!

    但摆在面前的难题同样不小。

    死之规则、火之规则双一蜕竟只是修炼死玄要术的门槛之一!

    另外还要准备一件承载死气的至宝。

    有死玄天书的仿制品在,第二个条件已经满足。

    可死、火规则一蜕是要到何年何月?

    “此法绝对是专为大能转修所创造。”

    陈平口中笃定的道。

    毕竟寻常元婴修士,在化神前都掌握不了一道规则。

    况且还是一蜕!

    “为什么不安排金纹法叶!”

    陈平暗地里埋怨。

    火之规则一蜕还大有希望。

    但死之规则的话,现在连边角都没触及。

    他甚至怀疑以大千界的资源都无法突破一蜕。

    无可奈何下,他暂时把死玄要术抛在一边,打量起了黑皮书籍。

    此宝有千斤之沉。

    当陈平双目微闭,片刻后猛一睁开。

    结果瞳孔剑芒涌动,终于再也不惧黑芒闪烁的看清楚了表面。

    只见这件仿制品中遍布密密麻麻,样式奇特的黑色符文。

    符文有大有小。

    大的仿佛一座巨峰,给他一种压抑内心的可怕感觉。

    而小的却仅仅半寸。

    一眼望去,连书籍上的纹路都看的一清二楚,犹如近在咫尺。

    如此密集的符文栩栩如生,千万变化。

    陈平眼珠死死望着仿制品,身形一动不动。

    仅仅十几息的功夫,他忽然一声闷哼的剧烈咳嗽,同时,面庞浮现一抹不正常的殷红。

    继而,肉身仿佛遭到了一股力量的入侵,浑身长满黑斑。

    他马上掐断覆盖在书籍上的神识,一脸的惊骇。

    感悟法宝中的死之规则十几个呼吸功夫,竟削去了他大约三载的寿元!

    以他的天赋,再强行观看下去,恐怕没多久就不知不觉的坐化了。

    “死之规则还未入门,本座不能直接参悟仿制品里的力量。”

    体内灵力在经脉中疯狂运转一圈后,身体异样消失,但陈平仍然心悸不已。

    他已经发现症结所在。

    修炼是由浅入深,循环渐进的过程。

    他妄图一步登天,自然遭受反噬。

    “先从丹仙图残片里相对温和的死之规则入门,再感悟仿制品中的规则。”

    “最后散功重修死玄要术!”

    陈平制定了一个合理的步骤。

    可以预想,这条路对一名在规则方面天赋普通的修士而言,必定艰辛坎坷万分。

    但死玄要术的强大,足以令他忽略一切困境。

    单单此法自带的,能增加两成渡劫概率晋级炼虚的窍门,就让人无法放弃。

    而且,死玄要术里记载的几门道术一个比一个强力。

    这是他将来纵横炼虚境的资本!

    ……

    后续数月,陈平沉浸在打造傀儡的过程中。

    一头头的六阶傀儡完美出炉。

    并统一打入了自爆禁制。

    唯一的麻烦是处理鬼族拓跋鲲时,寸步难行。

    没有肉身,单用本命鬼气为材料,实在超出了他当前的傀儡术水平。

    “不若将本命鬼气和原有的仙裔傀儡结合?”

    陈平皱着眉头思索道。

    本命傀一定得更换了。

    只不过,一直没有寻到让他满意的替代品。

    一流始祖的血脉、七色瓣仙裔等等都在他的考虑之内。

    另外,待许无咎集齐丹仙图残片,或能提纯出九道纹的丹药。

    以丹药为本命傀也是一条可行的路子。

    “更换本命傀极为麻烦,争取一步到位。”

    陈平说着,灵兽镯中传出一股波动。

    他眉毛一挑,立刻飞离洞府,来到一片山林上空。

    ……

    天雷肆虐了三天三夜,终于平息。

    漫天的尘埃中,一条百丈长的雷蛟遍体鳞伤。

    “老子也有五阶的一天!”

    虽然伤痕累累,但雷蛟再也压制不住心里的兴奋,口吐雷光的狂啸起来。

    一时间,方圆百里的生灵颤抖惊惧,匍匐在地不敢动弹。

    “闭嘴。”

    这时,一名男子显露在它身边,淡漠的道。

    “小雷能有今日,全靠主人的投喂。”

    雷蛟翻转躯体,恭敬拜下。

    “舒道友瞧瞧,此蛟是在元燕群岛就跟着本座的低劣生灵,如今也顺利五阶了。”

    陈平转身,冲一旁的舒穆妃炫耀道。

    妖族的寿元比人族漫长。

    这雷蛟五阶后起码有四、五千年可活。

    “一心一意的追随本座,好处自然少不了。”

    接着,陈平直白的道。

    舒穆妃则不言不语,淡笑的看着他。

    “下次出来放风就是在星辰界。”

    说罢,陈平把雷蛟收回了灵兽镯。

    ……

    久别重逢的两人,在一处绵柳依依的河畔边散步闲聊。

    “咳咳。”

    陈平提点了一下,然后勾住女子冰凉的玉手。

    温暖袭来,舒穆妃表情一怔,象征性的挣脱。

    但发现对方的手上居然施加了法力后,不禁哭笑不得。

    “本座虽是传统的人,可也不会固执的在乎种族之分。”

    止住脚步,陈平开门见山的道:“穆妃,双修吧。”

    “……”

    闻言,舒穆妃的身子立刻僵硬起来。

    “本座是体修,即将迈入六阶之境,纵然你的真身灌溉星辰庞大无比,也能勉强驾驭。”

    陈平脸色淡然,自我感觉良好的道。

    “你快别说了。”

    低头一拢秀发,舒穆妃罕见的露出一丝娇羞。

    前世存活了十数万载。

    她还没见过如此厚颜无耻的修士。

    好歹是大千界的顶级人物,竟无一点的风范。

    “今日你也知我内心了。”

    陈平目光诚恳,流露真情的道:“穆妃,本座从练气期就开始惦记你,前后两次的救命之恩还不够让我得逞一回吗?”

    听罢,舒穆妃身子微微一颤,面色趋于温和。

    “你在元燕群岛有个流传甚广的绰号。”

    女子语气揶揄的道。

    “胜邪么,一群小辈胡言乱语罢了。”

    陈平不屑一顾的道。

    “不是。”

    上前半步,主动搂住他的腰肢,舒穆妃闭眼笑道:“元燕第一深情……”

    ……

    接下来的几日。

    香甜的泉液灌满洞府。

    连续几天泡在纯净的水中,陈平劳累不已。

    总算抽了个空隙,挣扎的爬上岸边。

    他再回首,却是满目的心悸和骇然。

    “穆妃,停一停,我等高阶修士不可过分的沉浸此道!”

    陈平苦笑的连连摆手。

    他纵然做足了准备,但还是小瞧了灵泉之身吞吐天下的威力。

    饶是五阶巅峰的肉身也差点崩溃瘫痪。

    “哗啦”

    只听泉液往中心一汇聚,舒穆妃幻化出来,花容绽放。

    “为夫服气了。”

    陈平拱拱手,叹道。

    肉身不入六阶,根本降不住此女。

    亏得他之前还托人带话,劝告舒穆妃增强肉身境界。

    “你要法体双修?”

    陈平接下来的一句话令舒穆妃黛眉大皱。

    “违背规则引发的双生杀劫,据说就算合道境修士的嫡传弟子都承受不住!”

    “太一门某位自命不凡的道子,便是死在第二次双生杀劫的轰杀下。”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aidudu.com。来读读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aid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