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读读小说 > 还政于朝之归魏 > 第一卷 还政于朝 第七十六章 群雄会许都 上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一卷 还政于朝 第七十六章 群雄会许都 上

小说:还政于朝之归魏作者:楼顶字数:3526更新时间 : 2022-05-19 00:38:15
    幽州刺史.毌[guàn]丘俭,字仲恭。

    年龄与诸葛诞相差无几,也是颇有威名的少年英才,他与驻守幽州的征虏将军.夏侯玄,世人称之为“幽州双虎”。西虎.夏侯玄,威震上谷、渔阳、涿州、右北平等幽州西部数郡,而东虎.毌丘俭,则在辽东、辽西、玄菟[tú]、乐浪等幽州东部数郡声名赫赫。

    毌丘俭此人,虽然是一员武将,但是博闻多才,精于诗文,此等难得的文武双全,因此也颇得曹氏三兄弟的喜爱。现任幽州刺史一职,此次夏侯玄随军征讨匈奴,他更是没有半分不满,而是驻守后方,以免去了对幽州的后顾之忧。

    因此,此次进京朝觐,就换成了夏侯玄镇守,而他进京面圣。

    徐州刺史.王凌,字彦云。

    王凌出身显贵,乃是名门望族太原王氏的后人,故司徒王允之侄。举孝廉出身,历任多地县令、太守,皆有功绩,而且颇得军民之欢心,现任徐州刺史。

    以将近花甲之年担任刺史,自然也是这三位刺史当中最名不见经传的一位。但这并不代表者王凌是个庸人,相反他却颇为内秀。当初曹仁中计,败于东吴陆抗之手,险些丧命,正是王凌率兵前去营救,才使其免于危难,因此也颇得曹氏一族的信任。

    平时保皇派和曹氏一派还能相对的平安无事,可是现如今临近年关,天下一十三州的封疆大吏齐赴许都,再加上刚刚北征归来的一众有功将士。

    恐怕免不了又有一番争斗了,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

    陈泰跟着曹彰一行回昨日腊月十二才堪堪返回许都,他在路上自然也听说张氏兄弟的事情了。略微一思索之后,今日便携手礼来拜会他那授业恩师.荀令君。

    门房一看到陈泰驱马车前来,不待他说话,就已经一溜烟的进府禀报去了。许都城内,人人皆知陈泰是荀彧的得意门生,更何况陈泰又刚刚从北征匈奴的战场上打了大胜仗回来。

    当站在荀府外面之时,不禁感慨万千,没想到短短一年时间,帝国竟然发生了如此多的事情。

    就在他愣神之时,府内有一人已然出门迎接了。只见那人,身长八尺有余,面如重枣,身姿唯美,走起路来雍容尔雅,正是那荀彧长子荀恽。

    荀恽[yùn],字长倩,现年三十九岁。现在征南大将军.曹植麾下,任江夏太守。

    说来也怪,人人皆知,陈泰与其父陈群政见不和,却与保皇派的荀彧走的很近,而且还得到了荀彧的倾囊相授。

    可荀家长子荀恽,却又与曹氏一族的曹子健关系匪浅。只是不为人知的是,陈泰跟他父亲的不和,是有意的假不和。

    而荀恽与荀彧的不和却是真的,要不然曹植也不会把荆州东进扬州的军事重镇江夏,交到他的手里,更不会在年关进京拜会天子的时候带他来。

    只见荀恽快步走将出来,满面春风作揖道,“见过玄伯(陈泰,字玄伯)兄。”

    陈泰随即回礼道,“见过长倩兄。”

    荀恽微微一笑道,“父亲已在府内等候多时了,玄伯兄请。”

    待得二人走进府内,陈泰自然免不了又是一番作揖、行礼。

    而坐于中堂的荀彧,捋着胡子,笑眯眯的坦然接受着自己这位弟子的行礼和拜会。接近年关,有无数有心和无心之人,都争相恐后的来拜会这位皇帝面前的大红人,即便是可是益州刺史.费祎和扬州刺史.陆抗的拜会,荀彧都一一拒绝了。并派人传话,让他们到尚书台拜会。

    唯有自己的这位弟子前来,他大开府门,更是让自家长子前去迎接。这也是近几个月来,唯一一件让荀彧开心一点的事情了。

    而荀恽也很识趣的走开了,虽然他是荀家长子,但荀彧或许也不希望他在场吧。

    待得入座,荀彧笑呵呵的开口了,“玄伯一路奔波,颇为辛苦。在家中歇息上几日再来拜会为师,也无妨嘛。”荀彧虽然嘴巴里这么说着,可是心里对自己这个弟子的尊师重道还是很满意的。

    陈泰随即说道,“不辛苦,不辛苦。弟子这番在北境立功,还要感谢老师多年来的谆谆教诲呢。”

    荀彧闻言哈哈大笑,并没有拒绝,随后说道,“为师听说,此次北征,那大单于.师弘邪乃是你生擒的。”

    陈泰略有羞涩的说道,“回老师的话,正是弟子擒获,不过也纯属侥幸罢了。”

    荀彧看着眼前这位弟子,打心眼里高兴,连连摆手说道,“在沙场之上,侥幸也是实力的一种啊。今天腊月十三,五日之后,天子要为所有的北征有功将士,论功行赏。如今朝内大司农一职空缺,届时为师将保举你做大司农,行镇北将军,节制司隶、雍凉地区的屯田事宜。”

    “可是...”,不带陈泰有所回话,荀彧便又伸手将他的话打断了,“吾徒放心,凭你的这份功劳,做那九卿之一的大司农绰绰有余了。数年之内,‘开荒屯田’的这份国策是不会变的。仅短短一年,荆州、扬州、益州等其余各州府,屯田已经小有成效。就连那蛮荒之地的交州,也已经开始了。

    如今,只剩下司隶、雍凉、并州、幽州地区,因为匈奴祸乱,并未开始。此一战过后,北方胡虏之患暂不足为虑,那征北大将军的府邸也肯定要北移到并州州府.晋阳城。你再无掣肘,可在关中、雍凉尽心施为便是。”

    陈泰看着眼前这个为自己倾心的老师,有那么一瞬间他都想说出实话了,可终究还是忍住了。

    只见荀彧接着说道,“老夫此番作为,一是为了自己的私心,更多的是为了我大汉的江山社稷着想。举贤不避亲,更何况玄伯本就有才,再加上这次北征的功劳,想必魏王他们也说不出来什么。”

    说到这里,荀彧稍微停顿了一下,随后坚定的说道,“无论将来这江山走势如何。老师都希望你可以成为一个,上马安邦,下马治国,着实有益于天下百姓的国士啊。”

    荀彧此时心中也是颇为无奈。

    张郃已经战死,他的几个儿子虽然可用,但又全部自尽了。刘晔虽在,可他如今神智不清,也不愿再次出山了。刘陶虽然有才,但品行不好,又不堪重用。其余跟自己同时代的大臣,老死的老死,致仕的致仕,要么就在魏王曹氏那一旁,因此也只能将心思放在青壮一代的身上了。

    自己的儿子倒是自己很像,但却自幼与那曹子健交好,已然不用考虑。好在从小跟着自己学习的这个弟子颇为争气,并没有让自己失望。要不然啊,自己真的孤掌难鸣了,因此对这位爱徒确实抱有厚望。

    看着老师那满是希翼的眼神,陈泰站起身来,郑重的向着荀彧深深一揖道,“弟子,定不负老师重托。”

    ......

    与荀府这里的冷冷清清不同的是,此时魏王府里宾朋满座,人声鼎沸。

    只见那坐在主位的自然是魏王.曹操,他身旁的俨然是太傅.钟繇。左侧为首的乃是卫尉.曹洪,其后分别是曹丕、曹植、曹彰、夏侯尚等一干曹氏夏侯氏的宗臣子弟。右侧坐着的乃是侍中.辛毗,御史中丞.陈群,京兆尹.司马懿,成都侯.钟会,徐州刺史.王凌,青州刺史.诸葛诞,幽州刺史.毌丘俭等一干朝廷众臣和封疆大吏。

    曹操坐在首位,挨个听着堂下一众人汇报各州府今年来的各项事宜,待得他们讲完之后,又一一做了点评,和提醒。

    “幽州,乐浪公孙康、乌桓部、高句[gōu]丽部等,向来不服王庭教化,如今乃是臣服,乃是被逼无奈之举,毌[guàn]丘刺史还是要多加小心啊。”

    “谨遵魏王教诲。”

    “青州,泰山郡一带好出山贼。今天下方定,人口凋零,实不宜再动干戈,还烦请诸葛刺史多做安抚,招揽他们回乡种田方为上策。”

    “遵魏王令。”

    “徐州,乃是北上南下毕竟之路,王凌刺史还要多加珍重啊。”

    “请魏王放心。”

    “夏侯侄儿。”

    一旁的夏侯尚闻言,急忙站起身来,曹操随即挥手示意他坐下。

    夏侯尚,字伯仁。平日里名不见经传,其实乃是曹氏、夏侯氏一族中的中流砥柱。如今到了即将知天命之年,任镇东将军,屯守扬州,其实更多的是为了制衡刺史.陆抗。

    对了,刚刚在北地打了大胜仗,扫平匈奴右贤王.楼利后又西行千里助曹彰灭匈的少年将军夏侯玄,乃是他的长子。正可谓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

    看着眼前的这个中年将军,曹操略有歉意的说道,“此次,回京年拜,没让泰初(夏侯玄,字泰初)那小子前来,伯仁你不会怪我无情吧。”

    夏侯尚闻言,急忙抱拳回复道,“魏王严重了,我父子二人受您和朝廷的恩典,担此重任。吾儿更是以方才加冠之年,便担任了征虏将军,已是莫大的殊荣。赴汤蹈火,尚不能报您万一知遇之恩,又怎会心生不满呢。”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aidudu.com。来读读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aidudu.com